文丨梁明珠(暨南大学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旅游研究所所长)

广东作为沿海地区,乡村旅游起步较早,以珠三角城市的工业发展带动了服务行业的发展,也带动了对于旅游的需求,乡村旅游应运而生。经过多年的发展,在广东全省范围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的乡村旅游产品体系。

在我们看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汽车的逐步普及,以及交通路网的逐步完善,广东省乡村旅游的发展充满了机遇;广东的乡村旅游早已走出了“观光游”、简单的“玩农家乐、吃农家菜”等初级阶段,而是已经逐渐走出独特的路子,如古村古镇主题、民俗文化艺术主题、水果蔬菜农庄主题、岭南水乡主题、滨海海洋风情主题、少数民族主题等,形成了丰富的产品和业态。

当下,广东大地上美丽乡村建设画卷已悄然展开,为农村改革发展、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而广东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亟待我们进一步建设与推广。

1、广东乡村旅游的可塑性非常强  

前段时间,我带领暨南大学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团队主持编制了《广州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调查走访了数十个广州市的村落,总体感觉,我们广东乡村的好山好水一点都不亚于一些中国已经很出名的乡村。我们也到过江浙一带比较著名的乡村去调研,比如莫干山,也考察了他们的民宿等等,我们发现在中国乡村旅游做得很好的地方,其山水资源并不见得就比我们广东好,其乡村也并不都是比我们美丽。但是为什么只有人家的乡村旅游能做得特别出名,市场效应也特别好?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虽然广东有非常好的乡村旅游资源,但是广东的乡村旅游开发在全国范围内还进不了第一梯队。

广东乡村旅游的规划与开发首先要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广东乡村旅游的可塑性非常强,现在对于乡村旅游和乡村发展有两个派系,第一个派系是规划先行,要强干预,第二个是要微干预,不要太多地去赋予外界先导性的东西。我们现在在谈乡村开发的时候一方面希望能够深入介入,但是又担心介入过深,这就需要在介入规划乡村开发的过程中要找到一个平衡。

乡村旅游要保持乡野氛围,要保持乡村的氛围,让人们去追寻乡愁,但同时又不能过多地把城市开发的做法搬到乡村,这是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最需要得到控制的部分,也就是说既要使其提升,但是又不能过多地干预,但是完全不干预乡村旅游产业是做不起来的。

广东的乡村旅游在适当干预方面,包括政府的引导性干预、社会资本干预还有社会智力干预,目前还不是很到位。我们在做这样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有针对性,我个人的看法是不是每一个村都可以去搞乡村旅游,乡村旅游不适合遍地开花。正确的做法还是要选择性地去引导乡村旅游,让合适的、资源丰富的村落去做旅游,而有些不适合的、资源匮乏的村落就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说,有些村子的生态环境很脆弱,承载不了旅游开发和外部资源导入,有些村子的人文环境和民俗受到过多地旅游开发而导致变味。目前广州乡村旅游开发现状是点小而分散的。

所谓点小而分散,并不是说每一个点都去搞旅游开发,所以我们在《广州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里面提出了“乡村旅游集群”的概念,以此作为发展和开发的指导。也就是说选择一个重点区域的村落,政府发挥其引导性并投入一部分资金,然后吸纳社会资本介入,获得社会智力的支持,集中地把几个片区的村子整合起来高规格开发。尤其是公共服务配套,因为不是每一个村都具备很完善地配套和公共服务。这些必须由政府来主导完成,而政府不可能搞定每一个区域和乡村,所以必须要有选择、有重点,所以我们提出以集群的方式去开发。

在《广州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中,经过层层筛选,我们为在广州市规划了10个乡村旅游集群,这些集群大都是相对资源比较优越、基础设施比较完备的地方,通过政府先期引导、社会资本介入、社会智力支持等方面,先把这些带有示范性的区域做起来,然后以此作为增长极去拉动整个地区的乡村旅游的发展,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路。

2、广东乡村文旅资源亟待拯救

广州整个地域可以分为三个片区,各有不同的特点,一种旅游产品不可能全部概括。广州的北部是山区,位于城市中间、城市近郊这一块的乡村其历史文化积淀是特别厚重的。

往南去,是水乡,一直绵延到珠江的出海口,南边的这种水乡其特点特别的突出。在广东人描述乡村的时候,通常北方人是很不理解的,会觉得连量词都用错,比如说广州南部讲村子是叫一条村子,北方人听起来这是不可理解的,为什么叫一条村,从量词用法上讲是说不通的,其实一点没错,因为广东的村子大都是沿着河流条状分布的,这就是广东南边乡村的特点。

水乡自有水乡的特点,尤其是老的水乡跟江南水乡是有一些共同点的,比如说每一户人家的正门都是开发陆地上,后门是可以划小船的,这就是水乡典型的生活习俗。

江浙一带已经把江南水乡做出了很大名头,做出了很多名镇名乡,比如乌镇。与之相反,广东尤其是珠三角这一带对这方面的挖掘却是有一定困惑,这是因为我们社会发展得太快了,我们对于旧东西改造的速度太快了,来不及细想,这些很完整的精彩的东西就已经不存在了。

我曾主持了沙湾古镇的旅游规划,在做的过程中去梳理沙湾古镇的时候就觉得其文化特别精彩,比如说广东音乐的一些精髓都在那里,广东音乐最出名的几首曲子都是那个镇的音乐人创作出来的,但是现如今,那个镇已经看不到水了,原来的水都被广东有很多很好的历史文化名村,特别是广公路覆盖住了,这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水乡最能够保留人们记忆的东西、最精彩的那一部分现在正以极快的速度消亡,这是广东的尴尬。

府地区,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建筑各有特色。广东省有三大建筑文化圈,一是客家地区的客家围,客家围是汉族客家文化中著名的特色民居建筑;二世潮汕地区的民居和寺庙,四点金、下山虎、四马拖车;第三就是珠三角地区的祠堂,这些具有文化内涵的祠堂相当多都是省级保护单位,都很精彩。这些东西就是不同地域文化所表达出来的区别。

其实无论是在广州北部的山区、亦或南部的水乡,还有城市的周边,都有有各自独特精彩的东西,就是山、水、城的乡村资源都是很丰富的。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由于经济发展速度太快,不管是文化遗产还是山水资源,其消亡的速度比全国其他地方要来得快,所以我们要保护的东西更多,需要及时地去抢救、拯救,时不我待,这是广东乡村的一大特点。

我个人也希望广东的乡村旅游能够把最精彩的村子做出来,能够把最精彩的最具代表性的小镇做出来,这是乡村旅游最核心的支撑点。

(注:本文是根据作者在2017广东乡村旅游建设与发展主题沙龙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本次沙龙由广东省旅游局主办,方塘智库作为支持单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