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三十八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我记得,第一次去怀来,是三年前的时候。当时是因为有个项目,就是现在的“万悦广场”。

当时,我第一次接触这个项目时,他们告诉我,要在怀来做一个30万平的商业综合体,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觉得,这个太疯狂了,别说在一个县城里面来做,哪怕是在很大的一线城市里面做一个30万平方的商业综合体,挑战都是很大的,也就是说,消费的承载力能不能去支撑一个商业综合体。

其实,怀来在我心目中有一个符号,就是葡萄酒。我去了以后才发现,怀来不管是从历史上也好,还是从现实的交往中也好,它和北京城之间是有密切的互动的。现在很清楚就是,2022年冬奥会将在张家口举办,使得这个地方在未来这几年之内,它的交通、人流客流,包括产业的转移之间,发生了大幅度的转变。

现在可以看到,比如新能源、大数据,包括与冬奥会有关的运动装备制造业等等,都开始往那里落地。但是,在几年前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可能想象在这个地方,会有如此快速的成长。

后来,我去了怀来以后,见了万悦广场的操盘人——高建英,他原来参与过西单大悦城的项目。在此期间,我们就产生了一个辩论,我觉得在怀来这个地方做这种项目其实是很艰难的。但是,他当时就讲,它的理由里面有几个逻辑,这就要回到今天我们所要讨论的主题:怀来的春天。

首先,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而言,体量最大和最先进的企业基本上都在一线城市或者二线城市。但是,别忘了,对于中国的人口结构和人口分布而言,其实中国目前最大规模的人口,还是在县域里面,也就是说,在县域里其实有庞大的消费基数,只是之前的消费水平和档次是相对较低的。

那么,接下来就需要我们去挖掘或者培养在县域里面大量的这种消费潜能。一方面是靠所谓的教育,或者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影响来完成;但同时,也需要像类似于在县域里面布局一系列的优秀的商业综合体,或者消费场景去启蒙消费者。我觉得,这可能是万悦广场在进入县域市场里的很重要的依托。

其次,现在人的购物或者消费习惯也在往郊区化转移。包括万达广场现在的业态调整也是非常剧烈,在它内部调整的同时,我们看到,其实很多的城市或者都市型的购物也在往郊区转。其实,高先生在选择怀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看到北京的家庭购物和消费习惯,以及包括周末娱乐的习惯,都开始往郊区转的趋势。所以,他看到了怀来的价值,再加上大城市周边的消费开始往郊区化转,两者的叠加,就在这个地方产生了一个战略性的预判。

另外,接下来如果真的希望能够获得快速的发展,当时我们也有一系列的讨论,对于一个县域经济而言,首先要考虑在这个地方既有的产业结构里面,或者既有的产业禀赋里面,怎么样去完成它的转型升级。在我看来,对于怀来而言,有以下几点: 

第一,要立足于葡萄酒产业。但同时,要让传统的葡萄酒产业链进一步往上提升,有时候我就经常提一个建议,比如在怀来,完全可以做一个中国的面向世界的葡萄酒博物馆。然后用博物馆或者面向全球的展销中心,打通中国的葡萄酒产业和全球直接互联互通。在这样的平台上,使它得到信息的、品牌的、物流的集散,也是确立让怀来在中国看似很普通的县域,能够和世界对话的一个很重要的产业载体、平台载体、信息载体。

第二,万悦广场30万平的商业综合体的修建,其实已经具备了一个城市的公共空间的价值。要在空间里面完成什么事?首先,要完成本地的老百姓和外部的对话,以及包括自信心的建设,要在这个地方找到连接。另外,还应该让外部的消费力量或者外部的资源,、要素在落地怀来这个县域的时候,找到一个通道,这个通道也应该在这个地方节点来实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怀来才真正的能够迎来所谓的一个春天。也就是,怀来要立足于自身既有的资源禀赋和新创设的一个项目平台,一个商业,一个城市公共空间,来完成它的塑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