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书社主笔)

1、衰败或许是下一个春天的开始

“如果必须生一千次,我愿意生在这个地方;如果必须死一千次,我也愿意死在这个地方。”

当合上《东北游记》的最后一页时,禁不住想起这句话。此语是当年主政深圳五年之久的梁湘,在离职时对深圳的深切表达。南城,北地,因着人之共性,也因此有了莫名的相似之处。

东北逐渐走向衰败,但是依然有一群人,在不断地坚守着这片失落的大地。人向来与土地互相撕扯,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裕。这便是人的意义,也是地方的意义。

东北的衰败很多时候成为了众人认为的,是时代造成了东北今天的宿命。而《东北游记》却让人看到了东北的另一个多面性:东北在衰败,东北的一些人还在顽强地抗争着,也在焦虑着,因为他们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东北拥有更多的,不只是现在和不知所向的未来,它的过去更是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

一座城市最幸运的,是遇到了一个优秀的执政人和一段载入史册的过去。前者代表着现在,后者表达着未来。未来从来与过去有关,有过去就有未来。

作者迈克尔·麦尔从美国来,从东方的北京一路向北直抵中国的最北边。他是在冬天到达的。冬天的东北,一片苍茫,虽有银雪点缀,却依然寒风刺骨,让人看不到东北的春天。于是,连东北这种寒到心凉的天气也成了东北衰败的原因之所在。的确是这样的,当地方开始落寞,什么都可以成为原因。

在今天,人们总结东北衰败的原因大致是:重工业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理念的转变,逐渐被淘汰;原来拥有着铁饭碗的一群人,开始失业,逐渐离开故土,一路向南寻找生活和未来,因此东北没了人;因为历史原因,东北人虽然豪放却又因保守的思想理念,让东北成了羞涩、内敛、放不开的姑娘,因此,东北失去了活力;东北不像珠江三角洲,是现代科技之城,经济之城,东北在边疆保护上有着深远的意义,人们更看重东北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性;自中国改革开放,后来的城镇化强势开始以来,东北自身的优势逐渐消失,大拆大建成为通病,市场经济下,产业结构失衡甚至没有支柱产业,让东北陷入了迷茫......

所有关于东北衰败的原因,听来都有道理。所以,衰败就需要复兴,复兴便需要重塑产业和重新认识当下的东北,未来的东北,更需要认识过去的东北,这个过去,并不是重工业辉煌期,而是东北的历史变迁,从清朝的发源地,民国时期的东北,军阀时期的东北,以及抗日战争之于东北的意义。因为,复兴不只在于经济和新兴产业的重新创新,有时,更需要文化产业的重构。经济与文化相辅相成,是地方得以快速、高质发展的关键。

在《东北游记》作者的笔下,不只看到了中国的改革变迁历程,也看到了东北的历史,东北曾经的辉煌和后来逐渐的衰败。

中国的改革变迁让这里的人们,满足了人生不同阶段的需求体验。从一贫如洗到或从农或从工,再到铁饭碗丢失到处奔波,最后回到故里,等待生命的挽歌为其奏响。

从清朝的源头来自东北开始,东北从此便再也无法沉默下去,华夏文化同样在这里源远流长。沙俄对东北的侵略,日俄战争的全面开始,日本侵华战争,都将给东北这个来自中国北方的地区带来不可忽视的意义。

不论它们成就了悲情的东北,还是曾经辉煌的东北,东北的发展都曾是历史上不可抹灭的璀璨之星。今天的衰败,亦将是东北下一个春天的开始。

2、荒地村与中国发展的镜像 

作者的游记从冬天开始,也是从冬天结束的。他到达的荒地村是一个在上世纪从一片荒地到农场,再从农场衍生而来的村落。村落里的人自成一团,自给自足。

地方有人,就有希望。

因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传统工业造就的经济增长,曾几何时,让东北民众的腰包鼓了起来,铁饭碗让他们避免了流浪,这不只是荒地村的写照,也成为了曾经整个东北的写照。

很多时候,荒地村也通常被人称作是与新建立的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个村落。所以,一如作者笔下所形容的,荒地村的变迁,很多时候也表达了整个东北的兴衰荣辱,透过它,可以对中国的过去一探究竟,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窥见了东北和整个中国的未来。而这所有基于荒地村得出的观点,都将建立在整个中国的城市化背景下。

荒地村从一开始便经历了中国的第一次土地改革,全面实行家庭承包联产责任制,每一户人家都在自己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自己老房子的屋顶上,升起自家灶房的炊烟。

地可以签订十五年的租约,1993年延长至三十年。之后,粮食统购取消,粮食价格放开,直至2006年,农业税也被废除。在城镇化背景下,一切和农村有关的改革,都是农民获取红利的开始。从作者书中的记录可以看见的是,荒地村的村民对此都给予了最大的认同感。

然而好景并不长,生活在现代中国的人,最终也逃不脱因为对农民根基的动摇而带来的众多社会问题。荒地村自此出现了农村企业的身影,企业的出现,自此让荒地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该农村企业为东福米业,因为荒地村主要以稻田为主,所以这里生产的米粮也成了东北粮食产业的一道风景。企业的溯源便是在此了。

随着企业的逐渐壮大,不仅让荒地村的土地走上了新的改革方向,这里的房子归属权,也有了更为新颖的变化。在新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荒地村交给东福米业企业,由村长看管散户农民种田,到由企业统一将土地形成规模化管理,耕田全部机械化操作,村民的老房子也由该企业重新统一开发。

当然,一切举措,并不是强制实施,一切都以村民的自由决定为主。事实上,荒地村的这一全面改变,是在国家和政府扶持下,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对农村改革的一个实验点。类似这样的实验点,当时在四川地区也有存在,而深圳是市场经济实验点。

从荒地村的变迁过程不难总结出,国家正在从家庭承包向农业综合企业转变,脱离乡村,转向公司城镇。在今天,这样的转变已屡见不鲜。但是,将其放在中国土地的历史背景上来看,它虽然是在建立所谓的“农村产权交换”体制,可是,纵观中国历史,凡是与土地有关的事件,由土地转让引起的权钱交易和腐败将使得抗议频繁发生,甚至出现过“农村抗议不断,社会动荡隐患”的字眼。

一段时期,荒地村每天早晨会在推土机的轰隆声中醒来,尘土已是城镇化的代名词。村民因失去了根基成为企业所建房子的租客而郁郁寡欢。正如书中一位妇人所言,自家房子没了,终了却成了人家的租客。

这种新的农业模式,虽然在作者那里并没有得到极大的认可,村民也对此稍有抱怨,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好像拯救了生长在东北传统工业背景下的荒地村,并给予了它新的未来。

当时正值东北重工业走下坡路的时候,很多曾经拥有着铁饭碗的员工相继下岗,无处所去。有人一路向南寻生计,有人则回到家中寻找新出路。如果向南走,是一种常态,那么回故里便是一种冒险。然而,只要故里有人,便有了希望。

荒地村的村民可以在企业里打工挣钱,搬到企业所建的新房子。但是,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一如作者在书中所言的,农村对农民的意义,远远超过工作地点。在这个房价飞涨的年代里,农民的房子被写进了社会保障政策。年轻人可以进城拼搏,但最终依然要回到出生的地方。

所以,说服上了年纪的人和他的一家人抛弃这个保障,是城市化进程中最难攻克的城墙之一。这之于有着保守理念的东北来说,无疑更难,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从荒地村的建设变迁可以看到,不论是基于土地改革,还是更大的市场经济新试点,东北的每一个地方的风吹草动,正如作者所言的,都是包括历史、体制、地方人的性格等诸多因素产生的结果。所以,不论是它的衰败,还是之后的复兴,都不只是解决某一个因素就能让东北复兴起来的。

3、东北的下一个春天

人们在面对东北经济一蹶不振的事实面前,对表达出来的信息,更多的是手足无措。在对其衰败的原因进行剖析时,也基本是各自其说。

暂且不论经济结构的问题。事实上,从上面提到的荒地村,不难看出:解决东北的农村问题,也是整个中国农村的问题,它都将是对土地问题的解决。而城市甚至也包括乡村,正如作者提及到的,东北的历史,是东北兴衰荣辱的见证。所以,若对此进一步延伸,它也极有可能是东北复兴的突破口。

对于一个地区来说,历史意味着文化,正如西安的文化也来自过去一般。东北文化的积淀也是过去东北辉煌时的那段历史,“忘记历史等于背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忘记历史,也意味着失去了文化。

所以,在人们对东北的体制机制表示质疑时,也强烈地提出了深化改革的建议,以完成创新机制的迭代。但是,具体改革它的什么,却显得尤其重要。创新机制不够,往往会包括三个层面:对市场的应变能力不够,即保守;内在的发展动力不足,即突破口没有找准;对人的积极性的调动力度不够。

若对这三个层面的问题进行逐一解决,便需要寻到它们的直接承载体,但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寻到的。所以,历史文化或将成为东北复兴的关键。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下,文旅无疑是最保险的路径之一,因为对于东北而言,不论是在地缘政治上,还是从经济再发展的角度上看,该地区之于其他很多地区都有着非常大的不同。

作者于书中坦言到,东北地区在过去一如位于南方的广州,都曾被视作“门户开放”之地。曾经的俄日战争,以及日本对于东北的侵略,在这个时期内,遗留下来的建筑、历史故事甚至重新对外开放,都将可能成为振兴东北的关键。

其实,作者于书中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在过去东北辉煌的那段时期,沙俄在该地建了不少的教堂,教堂或寺庙是信仰得以长存的直接承载体,而信仰又在透露出一种文化。所以,之于东北而言,它的历史厚重感,文化的长度都将是东北未来最大的幸运。

当传统重工业崩塌,下一个经济复苏却依然处在迷茫期时,优先挖掘其历史文化,将变成可能。历史文化是直观的,在直观元素里重构产业,是不让一个地方再次迷路的保障。

一直以来,关于东北,从众人口中听到更多的是gdp的一次次下降,对于gdp的提升,发展工业不是地方的全部。当很多城市都在大力发展文旅产业,提升地方软实力时,东北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以重新挖掘东北新价值,也将成为东北复兴的新可能。

东北的历史文化一直都在,只是一直处在沉默的状态,而且从东北的地缘位置来看,发展外向型经济并不是没有可能。

东北的上一场轮回已经完成,所有故事的转折与起伏,只有到最后才真正有意义。这片土地“如此丰饶,必不会长久颓败”,等这里的人民找到了更好的方法,属于东北的“安宁会慢慢降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