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宋彦成(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北京城西北出居庸关、八达岭,途径榆林堡即是怀来,怀来常有“塞北通衢”之称,蒙元都大都后,在今怀来境内设居庸、榆林、土木三个驿站,车马不断,商贾往来不绝。

在今天,怀来以“中国葡萄酒之乡”著称于世,“土木之变”的不堪旧事也随着满清入关而烟消云散,虽然在事隔两年后的1451年,明王朝为了加强怀来的军事防御,着手修建了沙城堡城、新保安城、土木堡城以及榆林堡城,终于也成为后人追古忆昔依凭的断井颓垣。

从用来通讯接待往来邮差、官吏以及商贩的驿站而成为屏障北京的门户,以及张家口市区进出北京的咽喉要地,怀来俨然在京西北尽得地利之便。

近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持续推进,怀来作为北京未来发展中的“一体两翼”中“一翼”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京津产业外溢与北京向西北地区辐射,以及怀来自身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内在诉求,发展商贸物流、高科技、高端制造、教育、医疗以及文化旅游等产业的时机已来。

短短一二十年间,怀来从一个作为京津菜篮子基地的农业县到打造“中国葡萄酒之乡”发展做大葡萄酒产业,再到2016年以来创建新兴产业之城,像河北的其他环京小城镇一样找到属于其自身的发展路径,并积极融入京津冀城市群。

接下来,凭借上风上水、独特的人文自然景观以及政策与市场的双引擎驱动,怀来投资的价值洼地已然显现,而2022年京西北张家口作为冬奥会承办地,注意力经济将直接带动区域整体发展,冰雪运动产业、文旅产业、葡萄酒产业以及其他新兴产业等将是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一股活水,同时随着京张高铁开通,怀来纳入北京半小时经济圈,可以想象,怀来的未来还远吗?

1、怀来的商贸基因

怀来自古有“塞北通衢”之称,隶属于河北省,地处河北省西北部,东邻北京,西接张晋蒙,其中,境内燕山支脉向西北和西南两个方向延伸,俨然是北京的天然屏障。蒙元都大都后,在今怀来境内设居庸、榆林、土木三个驿站,公元1449年“土木之变”后,为了加强怀来的军事防御,明廷下令修建了沙城堡城、新保安城、土木堡城以及榆林堡城。

作为拱卫京畿的要地,事实上,这些沿着明长城选址于台地之上堡城,除了主要具备有军事功能之外,还是商贸物流之地。据清康熙《怀来县志》载,榆林驿(旧属怀来,今属延庆)每月一、三、五、七、九日在人和街开设永兴集。

明清以来,怀来作为北京出关与张家口进关的必经之地,其辖境内的堡城也就顺势成为人员、货物与信息的流转之地,“茶市以张家口为枢纽,货物辐辏,商贾云集。蒙古人之转移执事者亦萃于斯,自秋至于初春,最为繁盛,所至骆驼以千数,一驼负四箱,运至恰克图,箱费银三两。其进口货则以牲畜皮毛为大宗,黄油酪酥次之,羊毛与驼毛额数尤巨,皆道天津而转输外洋者。”(《蒙古志·卷三)

到了民国年间,作为察哈尔省的省会张家口,通过京张铁路与京津互通有无,这都使得张家口,乃至怀来成为贸易集散之地。然而,随着张家口日渐倚赖煤炭经济,使得怀来除了化身为京津的菜篮子基地之外,其昔日筑在台地之上的堡城也为谷地的城市聚落所替代,并日渐没落。

1951年5月,因建官厅水库,怀来城被淹,县委、县政府迁址沙城。大约30年后,注入官厅水库的桑干河流域先后从德国、美国、法国引进了20多个世界最著名酿酒葡萄品种,怀来成为全国县级酿酒葡萄种植加工的最大基地,被誉为“葡萄酒之乡”“中国波尔多”,并且其自有品牌长城五星及桑干酒庄葡萄酒多年以来为国宴唯一用酒。

用于酿酒的葡萄种植对于雨热气候条件至为严苛,而上风上水的自然环境,空气质量二级以上天数年均224天,使其在冬季雾霾围城的京津冀城市群中显得尤为与众不同,更不必说坐拥官厅水库大片水域,森林覆盖率达50.8%。

值得一提的是,怀来地热资源丰富,最具养生价值的温泉业态已初步形成,已成为怀来本地、周边及北京地区消费人群的旅游点,大大丰富了怀来除了冰雪产业之外的冬季业态。

除此之外,怀来境内拥有丰富的文旅资源,比如依托于境内移动性沙丘而开辟的天漠影视拍摄基地、明长城、鸡鸣驿、怀安昭化寺、天皇山、北宗黄酒薰衣草庄园、黄龙山庄、卧牛山旅游区、瀚海牧场(太师庄度假区)、容辰葡萄庄园、“土木之变”遗址、新保安战役遗址、永定河峡谷、天皇山北魏石窟、白龙潭自然风景区以及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等。

怀来依然被认为地处边缘的原因之一是,既往怀来境内虽有京包、丰沙、大秦、沙蔚四条铁路等贯穿全境,但已远远超出京津一小时的交通半径。哪怕是随着北京周边游的兴起,之前怀来也未能很好的抓住机遇——虽然文旅资源丰富,但是无论从开发程度还是空间分布层面来说,怀来的文旅产业始终未能形成规模,同时为人所熟知却走中高端路线的葡萄酒业态也无法支撑起大众旅游市场。

随着京张高速公路开通后,从怀来县城到北京北三环的车程仅为1小时,从与北京接壤的东花园镇到北京北三环只用40分钟。那么,既然怀来已然超越传统意义上的边关之地,而逐渐成为京津冀城市群的一部分,怀来正在被重新发现。

2、尽得多重战略之便 

事实上,在201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就已确定了河北省“三区一基地”功能定位,即建设“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在此基础之上,无论是张家口市还是怀来,一方面都在承继从前商贸物流的重要口岸角色,另一方面对于怀来而言,也在契合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产业布局,重点发展商贸物流、旅游、高科技、高端制造、教育、医疗以及食品等绿色产业。

当此之时,随着国家新一轮交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在京西北的布局,在使该地区交通环境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的同时,怀来交通锁钥的优势也进一步得到提升。无论是基于历史传承还是得益于现实基础之便,怀来都将成为京津冀对话一带一路地区的重要的枢纽,不断推动人流、物流、信息流和商品流在这一地区的集散。

与此同时,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一方面由于京津产业外溢,京西北张家口市,以至怀来具备承接京津产业转移、京津产业辐射的有利条件,具有较强的区位优势;另一方面,怀来自身也在积极谋变,依托于自身资源优势,定位高科技产业发展方向,仅在2016年累计有几十个超百亿的科研创新型、高精尖产业型、旅游度假型投资项目进驻怀来,从而在根本上扭转怀来只是定位为“京津菜篮子基地”历史命运,整体上提升怀来县域经济的发展层级。

2015年,北京和张家口联合取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张家口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而位于京张之间的怀来,其价值洼地立时凸显,奥运效应所显现出的注意力经济在重塑区域产业生态之际,怀来很快成为投资热点。与此同时,规划建设中将于2019年通车的京张城际高铁,将北京与怀来的距离缩短至22分钟,届时怀来将被纳入北京半小时经济圈。

这不但促使怀来整体商贸物流业与新兴产业成为京津冀产业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使怀来的文旅产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由于北京市周边体验性旅游产品较少,其中以周末游旅游产品或近郊度假游产品短缺已成为市民共识,很难满足蓬勃的市场消费需求,怀来得凭地利之便与优势人文自然资源,进而为京津客群提供丰富的体验性文旅产品,尤其是在全域旅游的背景之下,怀来的商贸基因和文旅产业将被激活。

据统计,2016年,怀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完成50.5亿元,同比增长10.8%。与此同时,怀来县旅游市场火热,2016年,入境怀来的旅游人口达560万人次,旅游业总收入从2014年的16.4亿元到2016年的22.3亿元,以每年20%的百分比迅速增长。截至2016年,旅游产业年生产总值已占怀来地区年生产总值16%。2016年接待游客突破560万人次,收入突破22.3亿元。

未来可期的是,怀来将形成以战略新兴产业、文化旅游产业、商贸物流业以及现代农业等绿色产业为支撑的整体产业格局,甚至可以判断怀来不尽是怀来的怀来,而是京津冀的怀来。

3、重塑产业价值链

据公开数据显示,怀来当前第三产业增加值已超越第一、二产业增加值总和。2016年,怀来全县第一批重点项目共计安排151项,总投资2284.3亿元,其中战略新兴产业项目40项,总投资252.9亿元;现代服务业项目33项,总投资1461亿元;传统产业升级项目8项,总投资17.9亿元;现代农业项目11项,总投资77.2亿元;基础设施项目53项,总投资319.5亿元;园区基地项目6项,总投资155.8亿元。

怀来正在通过重点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以实现县域经济转型升级。随着航天产业基地、卫星地球站、星光中国芯、长城硅谷、哈工大科技园、航空小镇、奥林匹克汽车文化主题公园、奥林匹克世界冠军旅游城、恒大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城以及中植集团养生养老社区等在怀来落地,预估将吸收30余万地方及北京地区人才前来就业,拉动100万人以上的中高端消费群体。

同时,对于怀来而言,凭借战略与地利之便,一方面可以打造京西北商贸物流中心,另一方面打造文旅商综合体。事实上,作为怀来县政府重点引入的项目——万悦广场——京西北最大的商业综合体,其所覆盖的业态就是在新商业发展背景之下融合文化、旅游、商业于一体。

随着全域旅游时代的来临,作为目前本地区最高品质和最大规模的城市商业综合体,万悦广场从一开始就定位为既是怀来全域旅游发展的核心目的地,也是重要的集散地,这将对怀来的全域旅游发展产生深刻影响,并充分激活怀来县域内的文旅资源与创新升级文旅产品。

另外一个值得期待的领域是,随着奥运效应显现,现代服务业将最先受益,延伸到怀来的新商业、文化旅游产业以及冰雪产业的全产业链条。在2017年发布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支持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显示,2022年河北省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亿元。

那么,在我们看来,位处于京、张之间具备商贸属性的怀来,在新一轮的发展机遇面前,当立足本地独特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通过全球化的资源配置,重构相关产业价值链,从而确定自身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以葡萄酒产业为例,目前,怀来东花园经济园区已与华夏幸福基业投资公司就共同开发中国高档葡萄酒产区等达成合作协议,首期30平方公里开发开始运作,中关村等30余家葡萄酒及高新技术企业初步达成入园协议。

同时,随着恒大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城在怀来的落地,以及万悦广场全球葡萄酒展销中心的打造,那么在怀来将形成围绕葡萄酒的全产业链构建,这也是怀来在张家口市乃至京津冀区域整体战略新兴产业、冰雪产业以及文旅产业等的产业分工的逻辑。

变化已经开始,怀来的未来已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