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三十六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前一段时间,我有一个师兄,他现在在雄安新区的所在地,也就是河北的安新县三台镇。这个地方,在中国的制鞋产业里面,被称之为“北方的鞋都”。也就是说,它有一个完整的制鞋的产业链和产业生态,从而保证了它在整个制鞋产业里面的地位。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自雄安新区设立以后,对于这个地区的产业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这就使得三台镇的这些制鞋企业就必须要考虑产业转型和产业转移的问题。

当我师兄给我说这个事的时候,我就给他推荐了商丘。当然,一方面是因为商丘是我的家乡,但同时我告诉他,这个地方,在我看来,在未来的三到五年之内,将可能迎来一个区域的价值爆发。我在向他介绍这个地区的时候,我要告诉他商丘在哪里的问题。

我当时给他讲,首先,按照河北省最新的路网的规划,在未来这几年要修一条从雄安到商丘的高铁,这就解决了中国城市或区域发展高地。在高铁的连接之下,到商丘可能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直接通达,而且甚至公交化的通达。

其次,商丘位于郑徐高铁的中点(郑州到徐州高铁的中间位置),郑徐高铁也跨过中国的陇海线,或者叫“一带一路”沿线上高铁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从徐州到商丘,再到开封、洛阳、郑州,以及到西安,再一直到宝鸡和兰州,最后直到中亚,包括新疆的乌鲁木齐,这样的交通大动脉应该在中国的交通地理里面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个节点上,商丘也是一个节点城市,未来京九高铁线路再通的话,这个地方就成了中国最先进的交通动脉的十字大交叉。所以,这样的区位优势,将赋予商丘新的价值的提升。

再次,文化上的价值。现在我们再去审视一个区域在发展的过程中,在地文化的地位,或者它的丰富性,会对一个地方发展产生很深厚的影响。比如,我们今天拍摄的地方叫“应天书院”。

“应天书院”在中国古代书院体系里面,或者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体系里面,是有很高地位的,包括范仲淹当年在这讲过学。“应天书院”的落地,其实和今天商丘城市的文脉或者地域的文化格局中间有一定关联性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进行对地方区域价值或者文化价值发现的时候,我们也同样试图用一些文化符号来界定这个地方在哪里,我们称之为把“历史文化地理”的概念给纳入进来。

这样的话,也能够找到这个地方独特的人文价值。如今,人文价值会通过,比如文化产业或者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转化成gdp,转化成经济增长,甚至转化成品牌的影响力。所以,这也是我们在去尝试思考一个城市它在哪里的时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价值点。

但是,在回答一个地方在哪里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够找到自己焦点,或者找到了自己的符号,也并不一定能够直接用自己符号去转化成发经济的增长。比如,商丘旁边的城市——徐州,应该说徐州的经济总量已经很强了,但在文化的寻找上,到目前为止都处在不太理想的状态。

比如,去年我去参加徐州的汉文化节。当然它跟汉高祖刘邦的家乡在这里有关系,我当时说,在中国提汉文化、周秦汉唐时大家想到的必然是长安,是西安。所以徐州在进行所谓的汉文化和城市的价值之间进行关联度匹配度的时候,是比较困难的。

但是,纵然是这样,如果一旦确定了这样的标志,就应该去通过一系列的手法或一系列元素去找到为什么这个地方才是最典型的代表。当时在我看了汉画像石的博物馆以后,突然觉得对中国汉文化的研究,对汉画像石价值的认知,还没有达到很好的水平。所以,在我看来,像徐州这样的城市,能够在汉文化的历史地理,或者汉文化的格局里面找到独特价值的话,应该充分地去挖掘汉画像石在汉文化研究中的价值。

最后,回到今天的话题:“商丘在哪里”。一个地方要想寻找到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和未来的话,就必须首先要回答自己在哪里,除了传统的区域经济里面的区位地标坐标以外,还应该去思考文化坐标到底在哪里,有了这些以后,才能进一步去思考产业化和经济增长。这样,才能找到最独特并符合自己的发展逻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