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1、革命圣地再出发

100年前,英国传教士史密斯来到延安,对着烙满沧桑印记的这片土地感慨道“从史前时期开始,延安府就与中国历史的兴亡盛衰息息相关。即便它对王朝政治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总是被卷入几乎每一场战争”。

延安位于鄂尔多斯盆地南部,北控内蒙河套,南屏古都西安,西临陇东高原,东瞰中原大地,穿越东西、横贯南北,历来是陕北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延安作为边塞之地,呼应中原与西域,启程漠北与关中,谱写了无数草原部落与农耕民族征战与融合的历史史诗。

然而,真正使延安闻名天下、万众瞩目的当属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中央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延安为根据地在此战斗了13个春秋,直到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为中国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在根据地时期,延安的高等教育、军事工业、农业生产均进入以军事备战为目标的繁荣时期,延安亦因此进入历史上最佳的多元化发展时代,共产党人、爱国青年、民主人士、革命战士在延安汇聚,在物质条件极度贫乏的年代,延安成为中国共产党人救亡图存的试验田,战争年代的需要的人才、武器、物资源源不断的输出,延安成为陕甘宁边区政治、经济、贸易和文化的战略高地。

但较为可惜的是,随着解放后党中央迁往北京,高校迁出、农场和工厂相继停产,延安似乎又恢复了曾有的宁静。解放后,延安精神成为中国共产党人饮水思源的宝贵财富,但无可否认的是,延安的经济发展一直处于落后状态,以至于1973年周恩来总理回来延安后,看到群众的生活如此困难,竟然留下了眼泪。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为改变圣地延安贫困落后的面貌,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对延安实施特殊的优惠政策,石油的大规模开采逐渐帮助延安人民脱贫致富,但也带来了产业结构单一、环境污染加剧、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延安第二产业曾占gdp比重高达70%,石油化工在工业中占比一度达到90%以上。

与此同时,当能源化工成为延安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影响了经济的多元化发展、生态环境的改善和可持续发展,2012年受国际能源需求减少,延安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增长速度减缓,以至于2015年延安市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公务员周六上班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危机。

对能源经济的过度依赖短期内可以得到实惠,但是无法长久,粗放式的石油开采和化工行业无疑对老区人民来说是杀鸡取卵、饮鸠止渴。2012年以来的经济危机为单一的产业结构敲响了警钟,延安开始系统性思考转型发展的问题。

2016年,延安市一、二、三产业占gdp比重分别为10.9%、53.0%、36.1%,以全域旅游为突破的追赶超越为延安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已经成为延安经济转型一个好的开始。

2、城市发展的新命题

变革以至,未来可期,在经济深化改革与转型的时代,延安市在脱贫任务已基本解决,产业结构单一导致经济发展生动力不足的形势下,应该重新思考延安的发展战略和核心命题,突破局部性和区域性理念,以开放包容之心北上南下融入“关中平原经济区”和“呼包银榆经济区”,以三大产业的转型与融合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

在我们看来,延安不缺优惠政策,缺的是现实可操作的产业突破路径。

在我们看来,延安城市发展战略思考依然需要与西安的发展之间有密切关联,尤其是考虑到2017年以来,在国际化大都市、丝绸之路起点、国家中心城市、自贸区等国家战略密集配置于西安的背景下。

延安可以选择的方向之一是,成为“关中平原城市群”北部经济发展的支点。目前西安到延安动车已经开通,只需2小时车程。西安到延安的高铁已经开建,建成后将不到1小时车程,延安将融入大西安1小时经济圈。

此外,延安当前还应该着重考虑的是如何进行产业融合的问题。比如,延安农产品资源丰富,黄龙核桃、延川红枣、宜川花椒和志丹荞面等农产品已获得国家地理标示认证,但还缺少产业化和品牌效应。2015年春节,习近平总书记回到阔别40年的延川县梁家河村以后,“梁家河“品牌的小米、红枣、杂粮和苹果等农产品迅速热销,除了习总书记带来的品牌效应以外,产品质量亦是广受青睐的原因之一。

今年5月份,海航落户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投资将超过1800亿,全力打造“中国孟菲斯“,西安空港新城将全力打造“全球航空货运枢纽”,加上京东物流和“世界苹果中心”项目的推进,“长安号”对于丝路经济的东连西进,延安农产品如能借助西安的市场和物流平台,将是拓展全国乃至全球市场的最佳路径。

就城市新区建设和新旧城互动发展而言,5年前延安通过“削山造城”的方式建设延安新区,解决城市空间不足、交通阻塞和革命旧址保护等问题,但此项目和发展理念曾经引发巨大争论和质疑。

2016年,安塞撤县设区,宝塔区和安塞区城区相距仅38公里,又同在包茂高速沿线,便利的交通区位为延安城区的北上扩展了空间。

下一阶段,延安市或可以宝塔和安塞城区为依托的支点,在河谷地带借助已有的乡镇通过发展红色文旅特色小镇的形式缓解城市空间不足和改善群众生活条件,减少大规模城市扩张对环境的破坏。

3、重新发现红色旅游的价值

近40年的改革开放,城市已经成为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载体,但在城市化进程中,盲目摊大饼、环境污染、交通堵塞的问题亦越来越突出。

今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设立雄安新区,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城市发展新模式,这被认为是中国城市未来发展的试验田,是中国城市梦想的寄托与改革创新之源。

饮水思源,中国共产党人在100年前为寻求救亡图存之路,来到穷山僻壤的延安,以强大的信念战胜艰苦的自然与生存环境,在中华民族最艰难的时刻成为民族的脊梁。

在雄安新区公布以后,就开始有人重提延安精神与中国的城市化之间的关系。

延安的生活是清苦的,甚至连洗脸都要去延河,但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富足的微笑,伟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革命者的灵魂。延安是一段值得永久珍藏的中国记忆、一个超越时空历久弥新的话题。延安精神和红色历史应该成为延安城市转型发展的重要的战略资源依托。

2016年延安市接待境内外游客4000万人次,创旅游综合收入225亿元。但对于一个旅游城市的建设目标而言,在我们看来,延安的红色旅游的发展依然具有很大的空间。

其一,解决革命遗址开放率不足的问题。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战斗13年,大约有455处革命遗址,但目前开放的主要在延安市区,如能将县域、乡镇、村庄的红色遗址保护性开放。同时,增强“陕甘宁边区”红色资源一体化,按照革命历史脉络开发精品线路,解决游客滞留时间短、红色文化体系不健全的问题。

其二,解决同质化与吸引力不强的问题。大部分游客去了延安看了杨家岭、枣园等革命遗迹后,感觉大同小异,吸引力不强,这主要是由于深度挖掘不够的原因,延安可以尝试建立红色文旅特色小镇,特色小镇和红色遗迹进行新旧分置,深入挖掘延安时空和地域的文化脉络,形成独具魅力的延安红色旅游发展模式。

其三,通过新的营销方式,延伸延安旅游的品牌和产品内涵。延安的知名度非常强,但是吸引力并不强,背后的部分原因是,大部分人认为延安还是黄沙漫天的自然环境,再加上对红色旅游过于单一的城市认知。可以尝试通过新的媒体表达形式,重新激活这一地区的红色ip资源,比如《平凡的世界》影视剧带来的“双水村“旅游热”现象就值得总结。

其四,在全域旅游的逻辑下重新思考延安包括红色旅游资源在内的所有文旅资源的开发。延安除了红色文化以外,还有壶口瀑布、黄帝陵等全国知名度较高的景区,此外,延安的黄土文化风情、黄河自然风光,还有安塞腰鼓、陕北民歌等都是极具特色的文旅资源,如能通过高品质、系统性的开发引导,通过与西安、榆林等省内旅游资源的高度融合,使延安成为旅行的目的地和集散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