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被遗忘的秦东

渭南位于关中平原东部,古称下邽,又称秦东,在历史上一直是长安的门户。渭南是关中平原乃至大长安重要的组成部分,其农业水利、军事战争、历史文化、近代革命无不与西安紧密相关,历史文化资源富集。

潼关位于关中平原最东端,秦、晋、豫三省交汇处,南接秦岭,北逼黄河,有“天下第一关”之称,历史记载的战争就有40多次,古人云:“得关中者得天下”,如何得关中?潼关是绕不开的战略要塞。

战国年间,秦国因扼守潼关要塞,击退了六国的合纵伐秦,从而一统天下;唐朝安史之乱因安禄山攻破潼关结束了开元盛世;宋高宗赵构因放弃开封,金军攻破潼关占领关中;抗日战争年间,日军企图攻打潼关,进军陕西,西北军坚守住了中条山,才确保了西部的安定。

渭南是周秦汉唐京畿的重要粮食产地,郑国渠、白渠、龙首渠、关中八惠等关中水系的贯通解决了农业用水的问题;汉代长安城因人口众多关中物资无法满足之时,修建了从长安城经渭南、华阴和潼关,直通黄河的漕渠;解决了粮食运输和渭河南岸的农业灌溉问题。华阴老腔就起源于漕渠、渭河、洛河和黄河交汇处的船公号子。

近代以来,渭南无数仁人志士投身革命,有陕西辛亥革命的先驱井勿幕、有陕甘宁边区的领导者习仲勋、其中最为著名的渭华起义是中国西北地区发生最早、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一次革命暴动,其领导人刘志丹创建的陕甘苏区为红军长征提供了落脚点,成为革命圣地。

然而,解放以后渭南似乎一直是一个被遗忘的城市,在“四五”计划以前,国家战略投资主要集中在西安、宝鸡和咸阳,关中中部、西部均形成了雄厚的工业基础。直到1971年,随着陕西“三线”建设进入高潮,建设重点才逐步向陇海铁路沿线伸展,渭南的工业发展方初具规模,逐步形成了以金堆城钼业为代表的有色金属、煤炭化工等工业基础。

今天的渭南在工业、科技、人才、医疗等方面均与西安的差距越来越大,2016年西安gdp6257.18亿元,渭南只有1488.62亿元。2017年初西咸新区托管以后,大西安成为政策与资本汇聚的焦点,国际化大都市、国家中心城市、丝绸之路新起点、自贸区等国家战略的密集投放,大西安迎来了建国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机。

而渭南似乎被遗忘,只是郑州与西安之间的过渡地带,只有一列列火车在来回穿梭。被遗忘的还有关中民居,渭南是明清建筑保存较好的地区,然而由于官方和民间的保护意识冷漠,关中民居、拴马桩等零散的文化遗产开始消散,秦岭山下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馆收藏保护的民居绝大多数来自渭南,而更多民间文化遗产被贩卖者收购不知所踪。

一个松散的城市

大西安的虹吸效应一度使得周边地区发展迟缓,而西安的经济总量、人口规模、资本平台都太小,不足以辐射周边地区的发展,在西安周边形成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滞后圈,如铜川、咸阳、渭南三市2016年gdp加起来几乎只有西安的2/3。

目前的共识之一是,破解这一问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做大做强西安,以大西安带动关中城市群的整体崛起,实现陕西的“追赶超越”。以大西安为中心新形成一个关中平原城市群平台,实现引领大西北,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家宏观战略。

2017年7月4日至7月7日,发改委规划司会同住建部城乡规划司赴西安、宝鸡、杨凌开展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编制调研工作,调研组还邀请了山西、甘肃等省参与讨论,因此,关中平原城市群将组成一个比原来更大的城市群,成为西部第二、仅次于成渝城市群。目前西安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指日可待,这亦是渭南“追赶超越”的首要战略资源。

在方塘智库(微信id:ftzhiku)看来,渭南城市发展的困扰之一也是问题之一是,近年来的发展没有凝聚起向心力,2016年市区的gdp只有420亿元,无法形成关中东部的中心城市,市区对7个县和2个县级市经济发展几乎没有辐射能力,由于西禹和连霍高速、陇海和西韩铁路贯穿全境,渭南各区县和西安交流更为紧密,经济合作、教育医疗、购房就业都在西安,无形中又加剧了西安的虹吸效应,城市资源分散,缺乏统一布局,这是造成渭南县域经济弱小的直接原因。

此外,渭南地处陕西煤矿的黑腰带,韩城、蒲城、澄城、合阳等县域煤炭富集,目前面临资源枯竭、价格波动和环境整治等多重因素影响,煤矿陆续关闭或减少产能;苹果、酥梨、冬枣、西瓜和花椒等农作物资源丰富,因土地流转集中不够,农民个体经济效能低下,缺少工业加工和品牌包装,农民无法摆脱贫困。

虽然历史人文和自然山水资源富集,如华山、潼关、党家村、司马迁祠都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符号,但是,在文化挖掘不深、环境秩序较差、县域交通不便、全域旅游观念未形成的形势下,渭南的旅游资源无法和西安和洛阳进行深度整合对接,重塑城市形象和战略定位,不免令人惋惜。

渭南各县域产业结构趋同,缺乏协调和分工,造成盲目竞争和重复建设。关中地区11个县市依靠煤炭资源,渭南占5个;工业对资源的依赖性过强,产业链条较短,受经济影响波动大;各个县都在建设工业区,缺少整体合理的产业规划,没有对本地独特资源文化符号的深入挖掘和产业化;农业、工业和旅游产业仍停留在传统经济阶段,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不进则退,势必注定被遗忘。

渭南如何“追赶超越”?

当今的时代是一个信息化、知识化、创新化、全球化的时代,只有正确寻找战略定位、挖掘科技、产业与文化的价值符号、以国际化的视野和全球性资源配置、以城市为平台、以创新为引领,以地域为特色,主动作为,方能迎难而上。

渭南怎么办?渭南将向何处去?

渭南位于关中平原城市群东部,向西60余公里是西安,向东400余公里是郑州,中间还经过世界文化名城洛阳,同在陇海铁路、连霍高速沿线,郑西高铁穿城而过,西安和郑州同为国家中心城市,渭南应该充分融入关中平原城市群,积极对接中原城市群产业资源,实现东西互济、东连西进,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不可忽略的节点城市,借助郑新欧、长安号等中亚班列实现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贸易互通,这当是渭南当前最重要的战略定位依托。

同时,山西省运城市、临汾市,河南省三门峡市和渭南市韩城市、华阴市,共同构成了晋陕豫三省边缘“黄河金三角区域”,这将是对接中原城市群的有效城市平台,并可以据此形成一个新型的消费市场和创新经济市场,对内带动各自的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对外进行“黄河金三角”的整体表达,以重新发现区域价值。

此外,渭南的富平和阎良板块将以一体化融入渭北工业带,成为大西安的一部分,以上二大经济区将是承载渭南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中原、关中城市群的战略路径。

在方塘智库(微信id:ftzhiku)看来,对渭南当前来说最为重要和可变现的当属文化旅游产业,旅游作为我国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愈来愈热的产业资源,对提升gdp,促进就业,提升空间环境、交通和城市知名度均有着重要的影响,对渭南来说,其独具特色的旅游资源如以党家村为代表的古村落、以华山为代表的自然风光、以唐帝陵为代表的历史文化、以潼关为代表的历史遗存、以老腔为代表的音乐艺术都具有市场提升的巨大空间。

2016年西安旅游总收入1200亿元 游客1.5亿人次;洛阳2016年旅游接待游客达到1.142亿,收入905亿,这两大城市都是闻名全球的旅游城市。而渭南2016年接待游客4800万人次,综合收入366.3亿元,和以上两大城市还有很大的距离,如能吸引西安和洛阳的游客走进渭南,将会是渭南旅游质的飞跃。

与此同时,渭南旅游产业还有三个重要的战略路径,一是沿黄公路将于今年8月建成通车,北起榆林府谷县,经延安、韩城,南至渭南华山脚下,全长约828.5公里。从北向南分布的古长城、白云山、李自成行宫、壶口瀑布、司马迁祠、党家村、韩城古城、洽川黄河湿地将连在一起,形成新的旅行黄金线路。

二是积极融入丝绸之路旅游带,随着丝绸之路的再度兴起,人们对旅行的重新认识,古丝绸之路上洛阳、长安、敦煌、嘉峪关将成为黄金旅游线路,渭南的潼关、司马迁祠都是耀眼的丝路文化符号,如能融入丝绸之路旅行带,将会具有国际影响力。

三是全域旅游的构建,当今的人们已经不满于单点式的旅行方式,而更加注重一个区域的历史文化、生态环境与服务品质,在此背景下,全域旅游已成为当前旅游业的热点,渭南当前与全国各大城市路网已基本联通,但是县域之间、景区之间的交通还需要极大的提升。

要做好全域旅游,除了特有的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对环境的提升不可忽视,因此要注重对秦岭和北山的保护,这是确保渭河水资源充沛的前提;还要营造国际化的服务态度,增强游客体验舒适度。

以上都是旅游战略路径,而核心应该是产品质量的提升和产品体系的建立,我们试对以下几个关键点进行分析:

潼关可建立关中东部战争博物馆,通过3d影视效果对秦、汉、唐、宋的关中东部历代战争进行体验,重点打造抗日战争期间潼关保卫战纪念碑、纪念馆和话剧或实景演出,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并在此基础上深入到关口文化的研究和张扬,立足潼关,对全国乃至全球的关口进行梳理和研究,通过关口文化博物馆、潼关小镇等产品和项目的建设,跨越式提升潼关品牌的公共影响力,并成为渭南全域旅游的重要支点。

韩城党家村可与安徽西递宏村相媲美,是关中民居的典型代表,而影响力相差甚远,党家村应注重对关中宗祠文化的发扬、对原生态建筑人文环境的保护,发展特色民宿,同时与其他古村落形成互动,让游客深度体验关中的味道。

华山主要提升游客体验舒适度以对其他景区形成辐射;司马迁祠可建立史学研究书院培养历史学人才;仓颉庙以文字的演变和书法为主题发展文创产业;洽川黄河湿地可广泛种植芦苇,既保护了生态环境,又再现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先秦诗意;唐帝陵群可与咸阳原汉代帝陵群通过建立徒步、骑行或自驾、轻轨路网的形式,打造中国的“金字塔”群旅游带。

在重点发展旅游产业基础上,渭南还要进行第一产业的转型,通过上市农业公司对土地进行流转的形式建立规模性农场,发展苹果、西瓜、花椒、酥梨等特色农业,农民成为农场职工,上市公司具备专业化的科研、销售、栽培、加工和推广团队,可进行全球化资源配置,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农产品品牌,这是当前渭南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途径,既增加了gdp和农民收入,又解决了农村地区日益形成的“空心村”问题。

在我们(微信id:ftzhiku)看来,无论是在一带一路战略维度,还是在黄河经济带维度,以及大西安和关中城市群的战略维度,等等,渭南都不应该被遗忘,更不应该被自己遗忘。渭南不仅在渭河以南,也在渭河以北,这块渭河与黄河交汇之地,需要尽快迎来区域价值重塑与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