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许伟明(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

雄安新区的规划刚一发布的时候,河北省内舆论可谓悲喜两重天,一种观点认为雄安新区作为京津冀未来重要的增长极之一,不仅在宏观战略层面成为中国城市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而且,因其选址在目前的河北保定地区,对该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而言,将带来直接影响,且机遇大于挑战,并将在财政税收、要素流动、科技创新、理念启蒙等多个方面,对转型中的河北经济和城市产生直接影响。

当然,悲观者亦有之,核心的观点是,这让之前河北省以及多个地市努力争取获批一个国家级新区的预期落空,无论是之前的曹妃甸新区(原来河北申报曹妃甸新区为国家级新区,后来国务院批曹妃甸新区为副厅级行政区)还是后来沧州的渤海新区,以及石家庄的正定新区,都几经传言说即将获批,我本人也亲自听闻当地主要领导对即将获批的肯定判断,但直到目前都没有确切下文。

不仅如此,考虑到雄安新区的战略高度和重要地位,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河北省层面,其资源配置的首选毫无疑问都在雄安新区,这势必会对包括天津滨海新区、唐山曹妃甸新区、沧州渤海新区、石家庄正定新区等区域在人口、资源、科技、资金等方面的集聚产生一定的挤压效应,这些地区的何去何从,如何错位发展,重塑自身核心竞争力,当成为这些地区决策者所要考虑的。

正是考虑到这些不同的观点和声音,在雄安新区公布以后没多久,面对舆论的多元讨论,方塘智库学术委员、河北资本研究会首席经济学家史玉强先生专门撰写了《雄安新区不能与其他18个国家级新区相提并论》,试图辨析雄安新区与之前国家批复的包括天津滨海新区、上海浦东新区、重庆两江新区等在内的国家级新区的区别,并基于此进一步明确主张,雄安新区的发布,应该不会影响河北获批一个国家级新区的进程。

如今,雄安新区经历了第一个百日之考,围绕雄安新区的一系列核心命题逐步解码,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进入实际执行落地阶段。喧嚣散尽,我们重回针对河北省域经济的研讨,特别对话史玉强先生,继续对其“河北需要一个国家级新区”呼吁之思辨。

在我们看来,尽管目前对国家级新区的含金量褒贬不一,甚至出现了有的城市获批国家级新区以后,不但没有发展起来,推动旧城更新和复兴,反而因为在新区发展中过渡房地产化,最后导致一地鸡毛,成为城市负担。但是,总体来看,很多城市的国家级新区还是在推动地区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城市更新的过程中,发挥了比较好的作用和价值,这种通过新区新城的模式推动旧城存量问题的化解还是值得尝试的一种路径。

通过对石家庄和正定的多次调研,方塘智库(微信id:ftzhiku)认为,通过正定新区的建设以及与石家庄老城之间的深度互动、融合发展,不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石家庄多年来在城市空间拓展中因为战略摇摆所带来的一些无序扩张弊端,以增量改革促存量更新,而且,使新的石家庄跨滹沱河发展的城市空间布局成为现实,如果进一步推动水城融合的都市水系营造,石家庄城市风貌将从此大不同。

另外,正定地区有着丰富历史人文资源,上世纪曾因为《红楼梦》的拍摄使得地区旅游红极一时,但直到目前,总体开发水平还是比较低,开发模式也比较粗放,这与该地区的资源禀赋以及所处京津冀之区位优势是不匹配的。通过正定新区和正定县域与石家庄的一体化发展,将赋予新的石家庄以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赋予石家庄厚重的文化基因,补齐这个一度被嘲笑为“火车拉来的城市”、“没有历史的城市”的文化短板。

所以,在我们看来,正定新区的建设对石家庄的城市空间、产业、文化、生态、社会等综合转型发展具有充分的战略合理性,哪怕是没有国家级新区的加冕,也应该继续大力推进,综合考虑,立足新区建设,统筹老城区更新,在更高层次上实现新石家庄的城市营造,并在智慧化、生态化、文明化、国际化、社会化等方面高起点突破,只有这样,才能匹配河北省委省政府确立的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第三极”的战略目标。

雄安新区与其它国家级新区不能相提并论 

方塘智库:有观点认为,雄安新区出现以后,包括正定新区、渤海新区、曹妃甸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的可能性基本就没有了。

史玉强:我并不这么认为。在雄安新区公布以后,我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雄安新区不能与其他18个国家级新区相提并论》,在我看来,18个国家级新区,国务院批复设立,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的综合功能区。新区的成立乃至于开发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总体发展目标、发展定位等由国务院统一进行规划和审批,实行一区一策,相关特殊优惠政策和权限由国务院直接批复,在辖区内实行更加开放和优惠的特殊政策,鼓励新区进行各项制度改革与创新的探索工作。

而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推进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积极稳妥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是继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重大的历史性战略工程,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两类新区的区别至少有以下几点:

其一,批准的机关不一样。18个国家级新区是由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上报,国务院批复设立的,而雄安新区是由中共中央、国务院直接决定设立的。

其二,功能和职能不一样。18个国家级新区作为综合性产业功能区的定位还是比较明显的,是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的经济性综合平台。国家发改委编制雄安新区规划定位雄安新区为创新高地和科技新城,立足将新区打造成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雄安新区千万不能搞成工业集聚区。

其三,地位和性质不一样。18个新区是“区”,一般作为一个大城市的新城区,并非要成立独立的一个城市,这在天津滨海新区的定位中已经体现的很明确。雄安是一个市,是在北京之外建立的新城,走的是为解决“大城市病”问题,而从北京“跳出去”建新城的新路子,建设的是一个现代新城区。未来的行政体制是一级独立的政府,要最终建成500万人口的城市。国家发改委提出未来的目标是确保把雄安最终建成国际一流城市。

其四,区域辐射力和影响力不同。中央把雄安新区与深圳特区、浦东新区进行了排列,定位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天津滨海及其他省市的新区只能算是区域性的经济新区。

即使与深圳特区,浦东新区并列,雄安也是有更多优势和独特功能,深圳是从经济特区发展起来的,没有可比性。而浦东新区还是属于上海市区的一个组成部分,不会形成独立的新城市,也缺乏全国性。雄安新区建设关键在于“新”字,要在某些方面实现超越深圳、浦东,进而“弯道超车”,雄安新区是集新体制、新机制、新技术、新交通、新教育、新医疗等诸多全球领先的新城。

所以说,包括正定新区、曹妃甸新区、渤海新区等在内的河北省新区,哪怕有一天获批国家级新区了,肯定与雄安新区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新区,两类新区不能同日而语。河北需要一个国家级新区,而且,这个国家级新区平台更多的针对所在城市的发展转型而言的,并非是针对河北省省域经济发展而言的,更不是针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而言的。

方塘智库: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雄安新区的设立会不会影响河北其他地区承接京津产业纾解,尤其是承接来自北京的产业外溢。这将直接影响河北省已经设立的一些城市新区的产业发展。

史玉强:这个影响不会太大,雄安新区的定位已经决定了,一般的产业是进不去的,总书记有一句明确的讲话:雄安新区千万不能搞成工业集聚区。这说明一般的传统产业是进不去的。但北京还有一般的传统产业需要转移,比如汽车工业基本上进不到雄安新区,并已经转到沧州了。七十多个医药企业也已经转移到沧州渤海新区。相对低层次的服装市场等企业都进不了雄安新区,这些产业,河北的其它地区完全可以承接。

石家庄的转型需要正定新区这个平台

方塘智库:我们注意到,目前河北省内对正定新区申报国家级新区的呼声是比较高的,这与河北省委省政府确立集中力量建设省会城市,努力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第三极”的战略目标一致。

史玉强:正定新区和石家庄的关系,实际上和18个全国大城市的新区的关系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在旧城外围建一个,或找一个新的空间,希望在新旧城互动中实现城市转型。这些新区的功能,国家一般会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位,比如:产业创新、科技创新、生态文明、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先进制造业等。其背后的逻辑是,跳出旧城去解决旧城的问题。

石家庄既有的城市发展面临的问题主要有:石家庄老城区内的企业分布因为原来没有很好的规划,分散在各处,有的已经搬迁,有的面临搬迁,这就一方面需要思考旧城空间和功能更新,同时需要新的城市空间来承接;另外就是石家庄的很多产业也面临转型升级,这也需要新的城市平台来集聚;还有就是石家庄的城市空间拓展,十几年来几经变化摇摆,现在必须要明确城市发展方向了,而跨过滹沱河发展应该是比较理想的选择,这也是正定新区被寄予厚望的原因之一。

方塘智库:其实,在我们看来,对于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背景下寻找投资机会的企业和机构而言,最值得关注的区域不是雄安新区和正定新区,而是张家口,其次是廊坊、承德,甚至是唐山。

史玉强:是的,我前一段发文章说要关注河北的四个地方,其中就提到了冬奥会举办地张北地区。整体来讲,北京的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形成了两翼,通州是北京城市副中心,主要疏解北京市的,雄安主要承接中央的。而对河北来讲未来五年遇到两个大事,一个是雄安新区,另一个就是2022年的冬奥会,冬奥会的主场在张家口。冬奥会对于张家口的综合影响将是巨大的,不仅是一场赛事,也不仅仅是带来多少gdp,将会深刻改变张家口的基础设施、产业结构、城市形象。这中间机会很多,值得深入研究。

唐山亦不可小觑,虽然正在经历转型的阵痛期,但包括钢铁产业在内,虽然目前面临去产能,但钢铁产业是不会取消的,我一贯的观点是,钢铁是传统产业,但不是夕阳产业,钢铁永远是需要的,只是要转型发展,唐山如果能够立足现有产业基础,重塑城市产业体系,唐山经济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廊坊有的区域做的不错,尤其是一些企业参与建设的区域,比如大厂、固安等,因为华夏幸福的参与,使得这些县域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获得了跨越式发展,但整个廊坊市层面需要尽快做出系统性的战略研究和梳理,找到自己的方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