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一座充满梦想的城市

对很多人来说,一提到铜川,就想到煤,煤似乎已成为铜川的代名词,当然,还有耀县水泥。有传言说铜川市区地下已经被挖空,这个无法看到,但直到10年前,铜川给人留下的最直接的城市印象恐怕首先就是一个煤矿城市应有的样子。对我本人来说,长期以来也只有冬天烧炉子取暖和家里盖房子需要水泥的时候才会想到它。

铜川市位于陕西中部,关中盆地和陕北高原的交接地带,古称“同官”,1946年改为“铜川县”,1958年撤县设市,面积3882平方公里,人口80余万。东望洛河,西揽关陇,南接长安,北达榆塞,金锁关扼住了陕北与关中的咽喉,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

铜川因煤而兴、先矿后市,“一五”期间,在苏联的援助下王石凹煤矿年产煤120万吨、在德国的帮助下耀县水泥年产70万吨,号称“亚洲一号”。之后,铜川的煤矿和水泥厂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陈家山、玉华、崔家沟等大小煤矿最多时达到100多个,漆水河畔水泥厂10多个,铜川成为陕西乃至大西北工业能源和建材基地。南京长江大桥和葛洲坝水电站都使用的耀县水泥。1958年铜川被撤县设市,成为当时除西安市以外全省唯一的省辖市。

当年的铜川充满荣耀,伴随着煤业的发展,人口迅速汇集,河南人、山东人、东北人,有逃荒的、有支援大西北的、有高校毕业分配和部队转业过来的,甚至连清华、哈工大的高材生都有。革命的热情在人们心中洋溢,天南海北的人因为梦想共同努力。铜川作为城市和工业的代表,曾是一代人美好的回忆,也发生了很多与时代梦想紧密关联的城市。

铜川在上世纪40年代即通铁路,位于陇海铁路东西大动脉上,陕北当年没通铁路和高速,铜川亦是陕北和关中的交通的必经之地,从解放前的小县城发展成渭北繁华的都市,工厂、学校、医院、商场林立,有不夜城之称。

当然,和国内外众多煤城一样,伴随着资源的枯竭、环境的污染、科技的发展,铜川煤炭、水泥等产业逐渐减产和停业,2015年王石凹煤矿关闭、耀县水泥厂近年来也多次资产重组、减产和技术改革,伴随着煤矿和水泥厂的相继关闭,铜川成为一个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的反面案例,人们似乎忘记了他曾经对国家建设的巨大贡献。

被低估的文化资源

2009年,铜川市相继被国务院确定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全国第二批资源型可持续发展试点城市,铜川的发展已经走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循环经济和节能减排成为工作重心 。

在此背景下,铜川市委市政府根据实际情况确立发展休闲养生产业,借助铜川独有的佛教文化、养生文化、瓷器文化、红色文化、矿区遗址和生态农业,利用独特的区位优势,试图在实现转型的同时,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要金山银山、又要青山绿水,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玉华宫地处陕甘交界的子午岭东南麓,初唐时期是皇帝的避暑行宫,玄奘法师曾在玉华宫肃成院译经四年并在此圆寂,现在还保存有肃成院遗址和金刚座、佛足印石等文物,具有能与西安大慈恩寺、兴教寺相比拟的佛教文化资源。但是,玉华宫在当前的宣传中我们几乎只知道它是冬季滑雪的圣地,并未将佛教文化发扬光大。

药王山是孙思邈故里和晚年隐居之地,“药王”这一文化品牌,蕴含着丰富的中医药、养生保健和文化旅游等资源,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具有唯一性,是一座亟待开发的宝藏。药王山目前修建的孙思邈纪念馆保护了历史文化资源、深入挖掘中医药和养生文化,但是,在我的调研中也看到,山下的秦岭水泥厂却和养生的理念大相径庭。

耀州在唐代就是中国瓷器的著名产地,以唐三彩闻名于世,北宋时达到鼎盛,为宫廷烧制“贡瓷”,金代晚期传至陈炉,陈炉将古耀州窑的炉火延续了1400年,至今从未间断,是世界陶瓷史上连续烧造最长的窑口。

陈炉古镇瓷器以关中大老碗和倒流壶、凤鸣壶、良心壶、公道杯而知名,但目前受制于交通条件和配套设施,前往旅游者甚少。瓷器亦在工业产品的冲击下呈现萧条的态势,年轻人几乎都外出打工,年纪大的“匠人”相继去世,耀州瓷存在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千年不灭的圣火充满危机。

照金镇和薛家寨地处桥山山脉南端,北倚子午岭,南俯渭北平原,东临咸榆大道,西邻陕甘腹地,1933年,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铜川照金镇为中心,创建了西北地区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

2016年10月份,住建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陕西省有5个,照金镇位列其中。照金目前掀起了红色旅游热潮,前往学习和瞻仰遗迹的人络绎不绝,但由于未和马栏、富平等以习老为代表的关中红色旅游链接起来,难免陷入单打独斗、资源分散发展困境。

铜川最有特色的当属以王石凹煤矿打造的煤炭工业博物馆,目前存在着建设资金不足、吃饭、住宿和宣传推广几乎为零的问题,停产2年了,厂区几乎没有游客,只有阳光下的铁道、火车、职工宿舍和休息的矿工在诉说着往日的繁华。

我们的调研发现,从2009年铜川提出产业转型以来到如今已有8年,铜川发展休闲养生为主体的旅游业发展缓慢,走遍铜川市都没有买到一份旅游地图;市内也没有统一的旅游调度车站;各景点门票较高;吃饭和住宿极不便利;服务意识较差,耀州窑博物馆夏季下午5点就下班;老城区因为硬件原因环境还较差,再加上西安到铜川没有直达火车,汽车只能在城北客运站和火车站乘坐,铜川的景区旅游几乎全部针对自驾游,损失了大量的客源,铜川距离旅游城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个新铜川的诞生 

在前不久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在担任林城市委书记期间利用采煤塌陷区开发人工湖,继而在周边发展生态农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既能改善环境,还实现了经济转型。这让人想到了现实中林城式的城市之——唐山。

1878年,李鸿章在唐山创办了开滦矿务局,经过130余年的开采,唐山出现了大片的采煤塌陷区。 2008年,唐山市委、市政府着手进行修复开发,在塌陷区原址上建成了南湖公园,现在已是4a级风景区,并致力于发展集旅游度假、生态保护、文化会展、高新科技于一体的城市新区。虽然直到目前新兴产业受制于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唐山南湖片区的环境治理当可谓中国煤城转型的代表作之一,成为唐山下一轮城市转型发展的重要资源依托。

被提及较多的国外案例是,德国鲁尔区的工业是其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物质基础。战后又在德国经济恢复和重建中发挥了重大作用。鲁尔工业区在经济发展中经历了由资源开发到枯竭、由资源振兴到衰落的过程。

其后,通过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鲁尔工业区迅速走出了对资源的依赖和环境的破环,从以煤炭和钢铁工业为基础的资源产业基地,转变为以煤炭和钢铁生产为基础,以电子计算机和信息产业技术为龙头,多种行业协调发展的新型经济区。

在陕西省内,这几年另外一个被称道的城市转型样本是韩城。同样位于渭北黑腰带上的韩城市因煤而兴,工业产值一度占到全市gdp的90%以上,但是对资源的过度依赖和消耗严重污染了环境。2012年实行省级计划单列市以后,韩城市通过对传统工业的突破和转型、生态修复、挖掘司马迁祠、党家村和古村古寨等历史文化资源,发展全域旅游等形式,在外界一度唱衰韩城之时,2016年韩城从陕西10强县第六上升到了第二,以经济实力证明了其转型的成功。

铜川目前的煤矿存在着尴尬的局面,玉华宫向南翻过一座山就到了玉华煤矿,在我调研过程中,一位祖籍河南的矿工师傅向我表示,煤炭价格不好,矿上既要生产,又要做好治污减霾,治理环境抽调了大量的人力,影响了生产的效率,煤矿停业矿工无法生活,煤挖多了又卖不出去,不知道这是否是铜川众多煤矿普遍存在的问题?

当然,铜川新区目前是生态保护和产业转型的典范,既是宜居绿城,又形成了食品加工、新型建材、装备制造、休闲医药和铝业等现代化新型工业,这是铜川当前经济转型较为成功的一面。

在方塘智库看来,在大西安建设、“一带一路”和自贸区等经济发展政策在陕西密集投放的背景下,陕西的“追赶超越”已进入“换挡加速”时期。作为关中北部重要的资源城市,铜川经济结构转型是新常态经济条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代表,只有对传统的煤炭和水泥产业进行深化改革和技术创新,发展新型循环工业,并立足全球市场和全球资源配置,重组本地企业和产业资源,方可融入大西安渭北工业带,以融合促进转型发展。

同时,我们认为,铜川另外一系列最具价值的资源是独特的文化产业资源,这一雄厚的实力不应再被低估,也不应停滞不前,而是应该借助大西安发展的东风,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和改革创新的敏锐智慧,与西安形成深度互动,并以自身为集散中心,打通关中与陕北的文化旅游产业生态,再现铜川的历史辉煌。

所以,在我们看来,当前铜川市定位发展休闲养生产业是可行的战略选择之一,铜川市距离西安70余公里,属西安半小时经济圈,在未来高铁开通后,从西安到铜川将极为便利。

具体来讲,玉华宫如能奉迎玄奘法师灵骨,以玄奘法师的事迹和精神挖掘佛文化的精髓,打造关中佛教文化中心,将会成为与大雁塔、兴教寺齐名的佛教圣地;药王山以孙思邈为符号发展健康养生和中医药等产业,对耀县水泥进行停产或搬迁,打造东方养生谷。

陈炉古镇应当对耀州瓷器制作工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对陈炉古镇的旅游资源进行开发,兴修道路、改善环境,发展咸汤面、酸汤活络、龙柏芽等特色美食、修建民宿,将会成为具有特色产业的优美小镇,比袁家村更具潜力。

按照陕西社科院张宝通先生的意见,将马栏、照金和富平的红色旅游文化进行整合,建设北山全域红色旅游带;以王石凹为实验打造煤矿遗址公园,游客可进行下井体验、住矿工宿舍、吃矿工食堂等体验式游览,同时煤矿遗址公园还将是影视剧和婚纱拍摄的基地,形成多元化的发展模式。

宜君县东临洛川,南靠白水,是苹果的优生带,海升集团目前已在铜川落户多个项目,如能在宜君县扩大苹果种植面积,建设浓缩果汁厂,扩展企业+合作社+农户的产业模式,这将是宜君县农民脱贫致富的最佳方式。

与此同时,铜川的发展还有三个重要的维度不容忽视:

一是积极融入关中城市群,充分借助与大西安距离较近的区位优势发展旅游业,与关中各大城市互通有无、协同发展;二是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铜川的佛教文化、中医文化、瓷器文化都是丝绸之路重要的文化符号,应该在传播和融合中发扬广大;三是可以引入“中国慢城”的概念,这不但与休闲养生的理念相吻合,而且佛教、养生和瓷器等都是在“慢”中体验和升华,“慢”将成为铜川最好的价值符号。

铜川之行,始于煤矿,终于文化,被低估的铜川,期待爆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