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宋彦成(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十年为期,在今天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如果战略选择得当,资源配置到位,十年时间完全可以让一个地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可能开启一段之前难以想象的新征程,进一步引领周边地区的发展速度和品质。

河北大厂的十年巨变就有点这个意思。从2007年华夏幸福入驻大厂开发产业新城开始,大厂县地方政府主动地开放谋变;随着北京资源要素外溢,尤其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快车道以后,北京城市和文化功能快速东进,与大厂仅潮白河一河之隔的通州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十年来,这一系列战略、政策和市场之变迁,不仅共同促成了大厂县域经济总量的快速增加(在2015年人均财政收入位列全国百强县),而且在城市形态和功能定位上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近日,河北大厂正式对外发布了总部商务战略,同时,作为新战略以及百亿级总部商务产业集群的核心承载平台,大厂创新中心正式开园。

2017大厂总部商务战略发布暨创新中心开园仪式

河北的一个县都开始在京津冀地区做总部经济了,而且,还是在北京周边,从区域经济和城市经济发展来看,这样的消息多少还是让人有些吃惊:一方面,这样的战略定位意味着随着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在未来的京东区域发展版块中,大厂将在很大程度上扮演区域经济中心和中央商务区的角色,与通州行政中心并驾齐驱,其发展雄心由此可窥知一斑。

另一方面,一个一度被北京虹吸效应笼罩的河北县城,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资源配置之下,不仅在十年之间实现了跨越,而且在产业结构和城镇化方面都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这对中国县域经济的发展转型的镜鉴价值值得重视。

当然,如今在城市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公共服务都有显著提升的大厂,如果真的希望在下一个十年实现总部经济的战略预期,还需突破很多挑战,面对很多竞合,其发展路径也需要有独特性,继续最大程度发挥市场化和全球化资源配置的价值,继续发挥“创意水乡城市”的环境优势,并在新的产业变革背景下,通过创新和创意实现与其产业定位一致的企业总部的集聚,真正成为“全球创意商业化中心”。

大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何培启表示:大厂通过积极参与北京副中心产业功能重组,与北京统筹发展,形成了产业发展创新新格局,“接下来,将主动对接北京高端产业资源,构建以创新驱动和资本驱动为核心的创新服务体系,全面升级高端制造产业,着力推进影视文化、总部商业产业集群,抓住北京城市向东、文化向东的发展机遇,向全球创意商业化中心的目标全速推进”。

十年巨变

作为明洪武年间的皇家马场,自“燕王扫北”后打江南来的军民屯田种麦,这一地区就渐渐不再称之为“大场”,而谐音为“大厂”。1955年,大厂回族自治县成立,隶属于河北省廊坊市。

2007年以前,与通州一河之隔的大厂回族自治县境西还是成片的滩涂地,牛羊吃着秸秆和草料等着出栏,今天看起来已经颇显繁华之像。上世纪末,大厂夏垫地区一些金属加工和机械制造等企业也成为历史,在那个时候,整个大厂县的产业结构与现代产业还基本无缘,至于发展总部经济,无论是当地的官员还是居民,别说不敢想,恐怕听说过的人都没有多少。

2007年,华夏幸福以打造“创意水乡城市”的战略定位入驻大厂与当地政府一起开发产业新城,几乎与此同时,北京明确提出了“东部发展带”的设想,随后的故事基本上都耳熟能详了: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成为国家战略,通州被定位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来进行一系列功能配置,这客观为一水之隔的大厂带来了新的战略机遇,潮白河岸边的价值水涨船高。

尤其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提出,通州被定位成北京市城市副中心,与其隔水相望的大厂,特别是大厂产业新城,近水楼台,区位优势愈加凸显,这一变化也改变了大厂传统的发展格局,并使其具有超越传统县域经济发展的思路来重新思考大厂的县域经济转型发展战略。

比如,大厂突破传统县城基础进行城市建设,暂时摆脱对既有县域资源的依赖,通过导入国际化资源直接布局现代产业,在人才引进上也比很多县域具有优势条件等等。可以说,如果没有基于这些思考的发展战略和项目选择,就没有大厂今天的产业、城市和经济基础,也不太可能进一步提出打造总部商务产业集群的战略目标。

在最近大厂总部商务战略发布暨创新中心开园仪式上,华夏幸福产业发展集团副总裁秦文才指出,基于对产业新城十年发展的总结和未来战略方向的把握,将大厂定位于智能制造、文化创意和总部商务三大产业集群发展。

在我们看来,回顾大厂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了全域转型发展的均衡态势,而华夏幸福在大厂的产业新城表现尤为亮眼,大厂产业新城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大厂新一轮县域经济转型的基础。

华夏幸福大厂产业新城位于大厂县西部,与北京通州只隔着一条潮白河,自2007年开发建设以来,历经十年时光,已经成为了一座集生产、生活、生态于一体的绿水交融的生态产业新城。

更具体的来看,在产业层面,大厂产业新城北区已经有100多家企业入驻,同时,两三年前开始打造的大厂影视小镇,无论是产业层次还是品牌影响力,都已经是一个强势ip。

在这一地区,教育、医疗、公园、酒店等都基本布局到位,而且是高起点,整个城市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十年来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按照最新规划,通过引入华为,进行智慧城市的综合提升,成为大厂发展总部经济和更高级产业的基础。

当然,在秦文才看来,在大厂发展总部商务,一方面是考虑到,基于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和北京市城市副中心的建设,大厂势必要面临整个城市东移、文化东移的现实,但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够让大厂的产业由外在的增长能力逐步转变为自己内升的增长能力。而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引擎,就是总部经济。

产城驱动   

历经十年,从畜牧之乡到“创意水乡城市”再到“全球创意商业化中心”,大厂的县域经济转型像所有的环京小城镇一样,一度也是在试图抓住北京构建“世界城市”的机遇这一背景下展开的。

在我们看来,京津冀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是基于产业布局与区域功能的协调,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产业类型选择,对大厂这样的周边县域而言,都必须纳入区域经济的整体战略布局之中,在产业类型选择、空间布局上,都必须从县域发展与京津冀区域发展来加以考虑。

实际的情况也是这样,无论是从过往十年大厂的发展,还是从新一轮大厂的发展战略定位来看,这一逻辑都有迹可循。但是,在我们更系统性的梳理和审视大厂转型发展的过程中,另外一个角度也是尤其值得关注的——如果摆脱对一个大城市资源外溢的依赖,在一个相对边远地区的县域,或者说对大多数县域来讲,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而且在产业和城市两个领域同步推进。

现在的县域经济发展,别说是单靠一个大城市的资源外溢,哪怕是在一对一帮扶的情况下,恐怕都很难实现快速的转型发展。因为包括县域经济在内的中国区域和城市发展,都必须立足于自身的资源禀赋,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只有这样才能赋予县域经济的转型发展以内生增长力和驱动力。而且,这一资源配置方式,对专业人才、市场机制和空间载体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在我们看来,很难说大厂的十年巨变是主要是拜紧邻北京的区域优势所赐。

我们看大厂的发展历程,可以强烈的感受到,华夏幸福与大厂地方政府共同启动和推动的产业新城的建设,是过去大厂快速发展的关键支撑之一,而大厂产业新城的建设,可谓充分体现了专业人才、市场机制、空间载体的特征。

站在新的时间节点上来看大厂和大厂产业新城的发展,还给我另外一个启示: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配套及完善,与产业定位和产业运营之间的节奏协调很关键,尤其是要发展创新性比较明显的产业,更是对城市环境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而城市环境的改善,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新兴产业的落地。这可谓是县域经济转型发展中的产城双轮驱动的价值体现。

更多的反例也在说明,在县域经济转型发展中产业和城市双轮驱动的重要性,比如,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地方经历了房地产化的城市化狂奔后,陷入了“有城无产”的“空城”陷阱,也有的地方经历了快速的产业集聚以后,陷入了“有产无城”以至于产业转型升级遭遇瓶颈的尴尬。这两种情况在我国包括很多县域经济在内的地方都有发生,尤其是大城市周边地区。

所以,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对大厂通过企业主导运营的产业新城建设推动整个县域经济转型发展的案例充满兴趣的原因之一。

更难得的是,这是一个十年以上的观察样本。如今,这个在北京周边快速发展了十年的县域经济,竟然开始明确提出发展总部经济和新兴总部商务产业集群的目标——别忘了,这可是在河北,虽然与北京一河之隔,但毕竟属于河北。由此,我们也认为,在新一轮的区域经济转型和产业变革中,应该会有不少的县域经济寻找到自己的发展机会,但如何能够在经历一轮产业集聚和经济增长以后,进一步实现迭代发展,就需要做提前思考和认真研究了。

清华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施祖麟曾公开表明,产业新城是振兴县域经济的强力引擎,其能破解县域工业起点低、城市基础设施差、优质人力资源少等发展瓶颈,通过合理规划,构建基于县域区位优势、资源特色和文脉传承的产业新城,通过引进市场化的运营机制,专业招商,形成当地特色产业集群,实现县域经济增长方式的科学转变。

我们的总结是:大厂新一轮县域经济转型是在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之上寻求更高端的产业集聚,而这就需要更开放、更市场化的全球资源配置。大厂县域经济十年的转型发展,除却其环京区位优势之外,显然其城市升级所依循的逻辑是产业驱动、资本驱动、创意驱动以及平台驱动,这与县域经济转型与产业新城模式牵手密切相关。

在大厂的下一个十年,其智能制造、总部商务以及文化创意三大战略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总部经济的战略目标的实现,关键要依靠产城协同驱动能力和全球化、市场化的资源配置能力,而且,要求会比以前更高。

华夏幸福产业发展集团副总裁秦文才说,在一个新十年的开始,华夏幸福和大厂县政府一起再次发布总部经济“产业升级 内在动力”的发展思路,希望新的“全球创意商业化中心”的定位,能够为大厂县产业发展提供新动能,也能够为企业的投资落地提供更加系统、更加全面的服务。

在我们看来,大厂的总部经济靠直接的招商引资是不可能实现的,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机制和平台,将这一地区的政策、技术、创意、项目和企业,实现与全球资源要素的链接,并实现本地化技术创新、项目落地、商业模式打造、企业快速成长等。

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当我们看到在大厂总部商务战略发布仪式上,一群来自当地政府、华夏幸福产业集团、大厂产业新城、产学研促进机构、太库孵化器、车创投咨询机构、华为智慧城市团队以及一系列金融投资领域的人在畅谈技术、产业和城市变革的时候,我们认为,大厂已经走在了一条崭新有效的发展路上。

在今天这个快速变革,每天都在发生颠覆与被颠覆故事的时代,无论是要占领产业发展的高点,还是要占领区域发展的高点,最务实的战略就是协同各方力量,一起创造高点。

具体到大厂发展总部经济的战略目标而言,与其事倍功半出力不讨好地从其它地方撬动一些传统企业的总部搬迁到此,不如将精力投向新兴产业的培育、孵化和助力,让优秀的企业直接诞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闪耀在这里,这才是新一代总部经济发展的正途。唯有如此,大厂作为中国县域经济下一个十年的发展传奇才更值得期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