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雷殿生 
当我实现徒步十年走遍中国的梦想时,当人们得知我是目前世界上连续徒步时间最长、行程最远、遍访过中国五十六个民族聚集地和只身成功徒步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的唯一一人时,都不禁会问我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徒步行走十年?是什么动力支撑着你走下去的?你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面对这样的问题,短时间内我常常无法作出回答。

十年的历程,有雄心壮志,也有灰心丧气;有快乐,也有痛苦;有面对死亡的恐惧,也有战胜自我的从容;有面对善良关爱的感动,也有遭遇冷漠歧视的委屈和愤怒……

十年的历程,华夏历史的厚重、山河的壮美、人间的冷暖、民族的多样、自然的灵性……我所经历的一切,犹如山间清澈的泉水,一次次洗涤我的灵魂,不断丰富我的人生。

十年的历程,我收集了约两吨重的资料,拍摄了近四万张照片,写下了近百万字的日记。我无法确切地说出这里有多少人生的答案,只能把我经历过的真实故事讲述给大家。

我萌生成为一位徒步旅行家的梦想,始于1987年中国邮政发行的一套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的邮票。而1989年夏天,在大兴安岭地区与“当代徒步旅行家”余纯顺的不期而遇,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为了实现心中的这份理想,1989年到1998年的这段时间,从锻炼身体到心理准备,从查阅资料到设定路线,从积累经费到整装出发,我已经为徒步中国的梦想默默地筹备了十年。

我计划用十年时间,走遍中国的每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港澳台地区,穿越高原、峡谷、森林、草原、沙漠、戈壁及无人区进行探险,沿途了解民风民俗,考察生态环境,宣传环保意识。

从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我行走最南至海南省的西沙群岛,最北到中俄边境黑龙江省漠河县的北极村,最东到黑龙江省抚远县乌苏镇,最西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恰县境内的伊尔克什坦;走过川藏、滇藏、青藏、中尼、新藏及唐蕃古道(214国道)六条进藏路线;历时一年走遍青藏高原,又历时一年走完新疆。十年间,全部行程加起来有81000余公里。

这十年,我先后穿烂了52双鞋,走掉了19个脚趾甲,双脚打了200多个水泡和血泡;遭遇19次抢劫,九死一生;历经泥石流、雪崩、沙尘暴和龙卷风,数次险些丧命;探秘神农架,生吞蛇肉充饥;罗霄山路遇巨蟒,惊险逃生;夜宿西藏阿里无人区,孤身战群狼;茫茫戈壁,靠喝自己的血和尿求生……

十年艰辛,百味杂陈。

一路走来,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的友善热情、理解支持,有的充满敌视、恶语相加……这一路,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有些只能默默忍受,独自承担。

这十年的徒步,让我的见识逐渐增长;而世态的炎凉、大自然的美丽与严酷仿佛是两对矛盾体,让我的内心由浮躁逐渐趋于平静,也使我对皖峰方丈所说的“走路也是一种修行”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现在,我虽然停下了跋涉的脚步,但十年间经历的酸甜苦辣依然历历在目。我时常回想起那些曾经给予我无私帮助和关怀的朋友,还有一路上的奇闻逸事。当我结束十年徒步时,虽然孑然一身,但内心却是充实的,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这些经历,将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美好、最宝贵的财富。

耳边时常回响起刘欢演唱的那首《在路上》,这首歌仿佛是为我而作,最能引起我的共鸣: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心酸

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

已化作我的坚定

在路上

用我心灵的呼声

在路上

只为伴着我的人

在路上

是我生命的远行

在路上

只为温暖我的人

温暖我的人

……

我的经历告诉我:生命好似一个追梦的过程,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人生固然令人向往,但波澜起伏、曲折坎坷的经历却使人生的内容更加丰富,更有意义,也更有成就感和满足感。面对人生的抉择和一次次的挑战,只有努力过,奋斗过,才不会留有遗憾!

我想我是幸运的。我的梦想尽管艰难,但我却真的实现了!

西风乱卷,难觅路,黄沙长横。沿辙过,雅丹侧目,碎石翻腾。胡杨傲立硝盐地,红柳漫伏营盘城。苍茫间,踯躅飘红影,是殿生。面憔悴,气闲宁。鬓微霜,健步行。孤胆闯罗布,古来谁能!豪情泪洒为一跪,壮志成功擎五星。莫言醉,话十年故事,凝神听。(注:友人肖航先生在罗布泊为我即兴赋词一首。)

注:本文摘选自《十年徒步中国》一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