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咸阳怎么了? 

咸阳居关中平原中部,位于渭水北岸、九嵕山之南,山水俱阳,故名“咸阳”。公元前349年秦国迁都于此,开启了变法图强与横扫六国之路。秦都咸阳上承西周丰镐,下启西汉长安,在沣河、渭河之滨,成为中华正源文明的肇始之地。

2000多年来,在这片关中平原最宽阔地带,演绎着多少历史沧桑、爱恨情仇,“咸阳古渡”诉说着“渭城朝雨”的离别,九嵕山昭陵上遥想玄武门的兄弟相煎,郑国渠哺育了多少关中儿女,咸阳原上成为多少汉唐皇帝的生命归宿,华夏文明源自周秦汉唐,咸阳与长安本为一体,凝聚着璀璨的历史气场。

过眼繁华皆是梦,唐代以后,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的东移,加上战乱频繁,关中的经济逐渐衰落。直到明清时期,基于社会的稳定、耕地面积的增加、商品经济的发展,关中经济才有了一定的发展。咸阳作为关中的“白菜心”,三原县、泾阳县、咸阳县一度成为关中商贸中心和货物集散地,三原县甚至有“小长安”之称。尤其是以泾阳、三原为核心的陕西商帮迅速崛起,成为中国十大商帮之一,垄断中西部贸易500年之久,也为当地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沣、渭、泾三条河流共同滋养的关中中部地区,山通脉、水同源,文同根,在唐代以前统称长安。唐以后同为西安府管辖,直到文革中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形成今天西安和咸阳2个市的行政格局。在改革开放近40年的历史浪潮中,西安因雄厚的工业基础、教育和科技资源优势迅猛发展,已跻身中国第三个国际化大都市,即将成为“国家中心城市”,集万般宠爱于一身。

反观咸阳,2016年gdp2396.07亿元,几乎只有西安的三分之一;在城市建设中,有人称整个咸阳市甚至都没有西安一个区繁华,虽未免有失偏颇,但也说中要害。今天的咸阳,并未因设市的独立自主取得“跨越性”的发展,而更有因西安的“虹吸效应”带来的经济低迷和停滞不前。

我从小生长在西安,在我的想象中,咸阳应该是陕西省仅次于西安的繁华都市,2012年我第一次去咸阳,既没有繁华的街市,也无历史的沧桑,我甚至觉得,他与很多县城没有差别,无法承载我们对历史与现代的憧憬,就如同今日之西安没有一点长安的影子一样,充满失落。

咸阳怎么了?西安与咸阳相距仅20多公里,是我国距离最近的2座城市,咸阳本应借助大西安发展的契机,再现秦都的辉煌,反而在城市发展的角逐中与西安差距越来越大,以至于当年陕西省社科院张宝通教授建言要“三分咸阳”,将咸阳拆分分别并入西安、铜川和杨凌,共同做大做强西安,使其成为关中、陕西乃至西北的增长极。咸阳市对此观点进行了反驳,认为咸阳作为千年古都,不应从行政区划上消失。

为加快西咸一体化发展,陕西省2011年设立西咸新区,但却因为西安和咸阳的貌合神离而体制不顺,充满阻力。为寻求变机,2017年1月份,陕西省决定将西咸新区托管给西安。至此,咸阳市15个乡镇街道644.56平方公里,67万人进入西安行政体制。这次咸阳市委市政府积极表示支持大西安建设,主动融入大西安。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甚至主动上门对接,要和咸阳共同发展、抱团取暖。

在当下的城市发展竞争中,咸阳与西安均已没有退路,只有紧密配合、协同发展,以大西安的“追赶超越”实现引领关中城市群之崛起,成为大西北乃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龙头城市。太史公曰:“秦咸阳即汉长安也”,无论是西安还是咸阳,发展才是硬道理,是关乎国富民强的大道。

在方塘智库看来,在当前大西安“多轴线、多中心”的城市发展规划中,“创新发展轴”北起嵯峨山、穿越泾河、渭河、沿沣河至高冠峪止,这条轴线将穿越西咸两地、穿越千年历史、穿越山水文脉,穿越产业新城与田园乡村。正如雄安新区至于北京,“创新发展轴”将诞生大西安的新中心、缓解城市摊大饼、推动产城融合,以西咸一体化带动关中一体化,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双驱引擎,这是国家战略。

咸阳不该沉默 

20世纪50年代,咸阳是全国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80年代彩虹厂落户咸阳,为咸阳创造巨大税收的同时,也带动了电子产业的聚集,这是建国后咸阳工业化的两次机遇,却均在国有企业改制中因为技术更新和新品开发的滞后,企业破产转型、工人下岗失业,直接影响到当前咸阳的人口结构与消费能力的不足。

咸阳物产丰富,礼泉苹果产量较大却因品牌知名度不高无法与洛川、白水苹果相竞争;咸阳原上数不清的汉唐帝王陵,号称中国的金字塔群,却因文化发掘与宣传不足没有形成旅游价值符号;三原与泾阳工业基础雄厚,是秦商的发源地,却没有抓住渭北工业带崛起的历史机遇,更没有形成浙商的资本聚集;咸阳地热储量2500亿立方米,号称“中国地热城”,但在大西安周边的温泉养生产业建构中却没有形成产业聚集。

西安的科教资源、渭北平坦的土地、富集的历史遗存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勤劳朴实的关中民风,这些都是发展的有利条件,在时代变革的风起云涌中抓住任何一项乘风破浪,都将占领潮头,遗憾的是,西安没有抓住,咸阳更是坐失良机,究竟原因在哪里?

保守的思想,咸阳与西安地界相连,截止目前除高速公路以外,交通主要靠世纪大道贯通,高峰期路况严重堵塞,公共交通目前只有少数的几路车,没有贯穿西安和咸阳城区的公共交通。往返西咸两地开车要么绕路,要么拥堵,公交车更是要倒好几趟车,苦不堪言。秦岭既是西安周边旅游的目的地、又是集散地,而咸阳目前竟然没有直通秦岭的大道,群众去秦岭竟然要绕行西安。西咸新区在近年的开发建设中寄希望于“五路四桥”拉开城市骨架,也因当地政府的不配合而处处碰壁,导致断头路影响了开发建设的速度。

干部的作风,我曾因工作原因与西咸两地政府工作人员有过广泛接触,对不同的工作作风有着很深的感触,绝大部分西安的干部基本还是以做事为主,敢想敢干;而咸阳的干部绝大部分作风保守,工作以走形式和推卸个人责任为导向,甚至将私利放在工作之前,首先考虑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西安的干部作风都和江浙都有很大差距,而何况咸阳乎?

落后的观念,咸阳主要存在着不敢想,也不敢干的问题。夜郎自大,认为自己是“中国第一帝都”就很了不起,没有将秦文化发扬光大,成都的都江堰闻名天下,泾阳的郑国渠人烟稀少;咸阳高新区1992年成立,比西安高新区晚一年,西安高新从10万元的启动资金发展到2016年gdp900亿元,2016年西安综合排名位列全国146个国家高新区第4位。咸阳高新区却为充分利用便捷的交通优势和西安富集的科技资源,形成产业集群,而主要依靠房地产来支撑发展。

一手好牌,错失良机。直到今日西咸新区托管于西安后,咸阳人选择了沉默,但不该沉默,在新一轮的城市发展竞争中,新的理念、新的思维、新的创新都刚刚开始,坐拥关中大地优美山川、历史文脉,肥沃的土地、勤劳的人民。当“三分咸阳”已成过往,咸阳此时应该痛定思痛,拿出秦人“商鞅变法”的勇气,脚踏实地,勇往直前,一切都刚刚开始。

咸阳将向何处去?

西安目前的国家战略定位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这就需要把西安建设成为一个向西开放的超级城市平台。西咸新区托管后,西安的发展迎来了新的空间格局与历史机遇,而这远远不够,大西安建设一定是要实现西咸一体化,以关中腹地的协同发展引领关中城市群之复兴。

八百里秦川是周秦汉唐的京畿之地,长安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曾闻名世界,长安的都市文化、建筑风格、宗教思想影响深远。在当今中华文明的国际化表达中需要以长安文化的思想体系与价值符号为传播理念,以文化相通实现民心相通,践行经济合作,融入全球,是当下中国经济深化改革与转型的必经之路。

西安和咸阳一体化才是长安,长安文化的继承与传播应该是西安和咸阳共同追求的发展理念。西咸新区托管已经破除了西咸两地发展的束缚,合作共赢不仅是西安的历史性机遇,更是咸阳的“跨越式”发展动能,咸阳市应该紧紧抓住明清以来最佳的发展时机,以道路相通推进产业融通、以产业融通破除发展障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以谦卑之心践行西咸一家人的合作理念,以大西安科学的发展理念、领先的科技资源、聚集的产业能量辐射咸阳,这应当是咸阳当前经济发展最为核心的考量。

此外,以咸阳乡村旅游发展的优势思维打造咸阳文化旅游品牌,“乡村旅游看咸阳”已成为咸阳旅游的一张名片,以袁家村、马嵬驿为代表的民俗特色小镇已成为陕西乡村旅游与特色小镇建设的经典之作。尤其是袁家村在10年前就定位做民俗旅游的超前思维和成功案例,给了咸阳做大做强文化旅游产业的坚强信心。

咸阳的关中民俗、汉唐帝陵、大秦文化、温泉养生都是独有的特色历史生态资源。如能以袁家村的思维理念和实干精神在咸阳复制一批乡村旅游特色小镇,融历史、民俗与非遗为一体,使咸阳成为乡村旅游与特色小镇的示范区。打造渭北汉唐帝陵生态旅游带,深入挖掘文化产业资源,发挥东方“金字塔”群的旅游与历史文化价值。

咸阳城因秦而建,今日亦当以秦而兴,秦文化作为咸阳独有的历史遗存,应当进行科学深入的保护和开发,可以规划建设秦文化生态示范区,与温泉度假融为一体,让游客拥有梦回“大秦帝国”的历史沧桑与荣耀;探索关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俗文化和商业价值,建设历史、生态、乡村、文化四位一体的关中文化生态旅游示范区。

还有县域经济的崛起也是咸阳经济增长的亮点,咸阳县域经济基础扎实,特色鲜明,如兴平市的化工产业、彬县的煤炭、三原和泾阳曾是清末至民国的陕西经济中心,工商业基础雄厚,其中兴平、彬县2016年还进入了陕西十强县,彬县目前正在撤县设市,泾阳和三原处于大西安渭北工业带的核心板块,均具有充足的发展潜力。

以福银高速为经济带打造礼泉、永寿、淳化、旬邑咸阳北部优生区的苹果品牌,引入企业 合作社 农户种植模式,优化果品种植结构,提升市场话语权、持续增加农民收入;西宝高速沿线的武功县还可充分借助杨凌自贸区的农业科技和贸易优势,让后稷的故里再次以农业而兴。

咸阳将以县域经济的均衡发展实现整体突围,县域经济的崛起将是关中城市群发展的有生力量,这是当下咸阳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我们站在秦岭之巅俯视关中大地,创新发展轴穿越历史古今,似乎为了使命而来,这个使命,就是大西安、新长安的东方城市之复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