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何建超(陕西省西安市曲江新区管委会文化发展产业中心副主任)

城市是人类社会伟大的发明创造,城市是由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相互交往依存的开放空间。城市承载着国家、民族的历史命运,每个国家、民族,每个时代都在城市中留下深刻履痕。这些履痕在城市之中代代积淀,成为一种独有的文化。文化是涵养灵魂的精神家园,是城市风格和独特气质,无论是平庸的城市还是伟大的城市,都创造了不同的城市文化气质,尊重、理解和发展城市文化,是城市在全球化竞争中避免同质化的重要方面。城市文化遗产是人类共有的精神和物质财富,是城市的根脉,是发展现在文化创意产业的源泉。

本书以全球视野研究了现代城市、城市文化和城市文化遗产的关系,揭示了在全球城市竞争格局下,城市文化、文化遗产对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贡献及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产业化运营路径,并以西安为蓝本探讨了城市文化产业核心竞争力这一命题。

全球化进程中的城市文化

文化是时间和心灵的沉淀,是代代相传的精神成果。21世纪,“文化边界”、“文化版图”、“文化主权”等问题成为必须面对的现实。国与国之间竞争上升为文化的竞争,价值观和主流生活方式的竞争,文化安全成为国家战略,文化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只有文化强大起来,“中华民族的精神才不会贫血,信仰才不会坍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发展最终应以文化概念来定义,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和城市进步的必然趋势。

同样,国家的重要组织—城市,他们之间的竞争同样是文化的竞争,一城一世界,一城一精神,文化才是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和灵魂。21世纪是城市的世纪,世界上将会有超过半数的人生活在城市,在欧洲已达到70%以上,而在亚洲不到50%。大量的人力资源、创意和外溢的资金流在城市汇聚,不同的文化信仰和生活方式在这里碰撞,城市因为汇聚、包容、开放而成就了自己的文化空间。不同于乡村田园牧歌式生活,人们在城市中以叠加的方式,生活在钢筋水泥和玻璃幕墙的丛林中,这让人们多了几分隔离和不安,唯有文化才是链接人和人之间的精神纽带。

在全球范围内,城市的繁荣和衰落起伏曲折,文明的冲突、社会的转型、道德边界的模糊、文化的碎片化每天都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角落交替轮回。当我们在关注非洲的贫穷、中东的杀戮、欧元经济衰退的时候,当我们在看到华尔街的动荡岁月、朝韩国家的伤痕、世界范围的核危机的时候,可曾思考是什么导致这重大巨变,是物质的争端还是文化的冲突?是文明人的野蛮还是野蛮人的文明?叩门人正在化妆成妖娆的女子,悄悄侵蚀着没有上锁的精神家园。

城市文化与文化产业发展

我们正在不自觉地进入文化产业主导的产业时代,“创意经济”飙升的时代。“创意经济”是一种“软经济”,在欧洲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创意产业却能逆势而上,闲情信步。人们抱怨油价暴涨,而鲜有人在意悄悄飙升的电影票价;人们抱怨工作难找,却很少留意蓬勃兴起的第三产业巨大的人才空缺。“创意经济”作为一种新经济模式,其产业发展的成熟度是未来城市竞争的重要筹码。

今天,在全球范围内,无论美国,英国还是日本、韩国,都把可持续发展的眼光不约而同投向文化产业。是以钢铁、煤炭、石油为代表的传统经济过时了吗?不尽然。传统经济依然维持着城市的正常运转,但是互联网革命性的发展催生了新经济力量异军突起,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新经济模式势如破竹,这不仅是产业结构演化的客观规律,也是文化产业是城市文化体系中核心价值的体现和重塑。2012年,文化产业相关投资超过1000亿元,预计五年内文化产业相关投资会超过3000亿元,每年增速超过20%,占gdp比重的5%,而2010年仅为2.75%。这巨大的差额就意味着无限的商机。

《文化产业振兴规则》提出把文化产业作为国家的支柱性产业。我国文化资源多样性在各地区表现极其明显,各地区文化资源不同,发展文化产业的路径也不同。今天,研究城市发展的出发点是建立在城市中如何适宜人的发展和人的生活。文化产业作为知识经济高级阶段的主要智力形态,通过把隐形或显性的文化资源再创意后,不断转化为新的文化产品,为人们提供多样的文化服务,实现文化增值,推动城市形成新的发展模式。

因此,很少有文化产品和服务是绝对建立在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基础之上的,而是继承、扬弃和创新。文化就像空气无处不在,文化服务同样跨越国界和民族限制,国际性的文化托拉斯在全球范围内整合文化资源,并通过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表现出来,传承了文化、辐射了价值观、产生了超额利润。

文化是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有文化的城市是幸福的城市,文化产业兴旺发展的城市是值得尊重和学习的城市。

文化遗产与城市创意发展

文化遗产是人类发展历史进程中,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历史文化遗存和精神财富。文化遗产分为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包括历史文物、历史建筑、文化遗址、庙宇楼塔、和历史街衢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神话传说、民俗节庆、地方习俗、音乐舞蹈等。

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延绵的重要信息载体,是城市保留文化个性的宝贵资源。一座城市只有把历史沉淀下来的文化遗产展示出来,才能保持城市人脉和自然文化变迁肌理。城市的发展在空间形态上,首先表现为对文化遗产合理保护利用,不尊重甚至摈弃文化遗产的城市是可悲的,其中文化基因注定要消弭与现代城市竞争中。文化遗产是城市的尊严,体现的是城市历史文脉和生命力及创造力。

在城市化进程中,大家希望培育活跃的经济和独特的文化,而忽略传统的文化遗产蕴藏的巨大生产力,因此对城市文化遗产保护曾经走了弯路,文化遗产甚至一度被视为阻碍城市发展的包袱。近年来,在国际范围内,一些城市出现无可挽回的衰退,比如底特律。相对之下,另一些城市却呈现蓬勃旺盛的生命力,比如班加罗尔的崛起,米兰的文化力量,毕尔巴鄂的转型。

欧洲经济的衰退让城市开始重视文化的力量,起源于欧洲城市更新运动此起彼伏,城市文化产业出现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势态,特别是文化遗产价值被重新挖掘发现,不仅成为城市之间相互追逐的宝贵资源,更成为发展新经济的强大动力源泉和发动机。文化不一定能完全拯救城市,但肯定会让城市变得更具特性和气质。城市的竞争不一定完全依靠文化资源,但是,最具竞争力的城市,一定是建立于对文化遗产的尊重和合理利用的基础上的。

20世纪和21世界的起步年,是城市大发展和无序扩张的时代,大量城市文化遗产都不同程度经历了建设性破坏。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回忆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时,弥漫着对土耳其文明的感伤和忧虑,那些高耸入云的清真寺和破败的街巷交织着城市的空间,这是一个伟大城市巨擘的式微,由于历史不可逆转的进步,昔日辉煌的城市毫无保留地被推向无尽的放逐。

例如:公元前五世纪的雅典,公园1世纪的罗马,7至9世纪的唐长安,11世纪的巴格达、佛罗伦萨、巴黎和维也纳等,都曾引领了全球经济风尚和时尚标高,但同样不可逆转地走向衰落,就像静静藏在泥土里的蝉蛹一样,在夏日的夜晚破壳而出爬上枝头,歌唱有事那么短暂和珍贵,城市发展也一样,必然经历盛宴和曲终人散的落寂。

无论是庞贝古城、罗马角斗场还是云冈石窟、大明古遗址都是人类文明的见证和印痕;也无论是约克古城斑驳的城恒和午后斜阳映衬下繁荣教堂轮廓,还是平遥古城内细碎的叫卖声,都是城市留给后代丰厚的文化财富,这笔文化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教堂、宫殿、寺院、博物馆、纪念碑、城墙、角斗场、塔楼等,曾一度是古代城邦中最美和最壮阔的天际线,现在,这些天际线被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投下的阴影所笼罩。

无论是伦敦泰晤士河畔繁荣新地标—“碎片大厦”,还是世界第一高楼迪拜、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这些代表了工业革命以来的新的城市气质的摩天大楼,以直插云霄和向上的力量昭示着城市的梦想,构建者国际城市的新蓝本。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新城蓬勃发展和老城区改造就像一枚硬币两面,相互依存、相互矛盾。散落在城市中的文化遗产成为保留城市记忆的重要载体,今天这些文化遗产的价值被重新发现,昔日的“包袱”成为城市间争夺的资源,文化遗产再创意、在发展成为城市时尚,还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营销城市。文化遗产是城市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动力,文化遗产的地域性特征使得许多遗产资源较少的城市难以望其项背,遗产成为城市有品位和“文化软实力”的象征。

在城市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每一次更新运动都伴随着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过程,这些叠加起来的文化遗产共同组成城市独特的历史文化。恩格斯说过,“文化上的每一进步,都是迈向自由的一步”。大力保护利用文化遗产,发展城市文化产业就是城市迈向更高阶段“自由的一步”。那些古老的文化传统和恬淡日子正在变成物质或者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装裱在博物馆城墙上,被刻录在电子教科书里,在童话故事和历史长河中成为活化石。因此,城市文化产业繁荣发展,要建立在对文化遗产再创造的基础上。

创意改变世界,创意提升城市价值,创意让文化遗产得到传承和发展。倡导遗产的自觉、文化的自觉、产业的崛起和城市的梦想,这些都构成了绚丽多彩的城市和城市文化。

拥抱城市时代就是拥抱文化,拥抱行将消失的文化遗产。

注:本文选自何建超所著《文化遗产城市的崛起:解读城市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一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