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许伟明(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

跨国看中医

珲春,隶属于吉林省延边州,地处吉林省最东部,一边紧邻着俄罗斯,另一边和朝鲜只隔着一条图们江。

在中俄珲春口岸,大量俄罗斯车辆和人群正在分别排队入关。一群已过关的俄罗斯少年在边检大厅合影,背面led屏上显示“中国欢迎您”。他们来自俄罗斯一所学校,据称此行将前往延吉参加跆拳道比赛。

相比周边的俄罗斯城市,珲春热闹多了,每年来珲春的俄罗斯游客超30万人次,平均每天的俄罗斯客流量超过1000人次。今年元旦,有约4000名俄罗斯人在珲春过俄历新年,此前两天,每天入境的俄罗斯人超过3000名。

在商业街上,一名俄罗斯老太太向我们展示她的珲春行程单,其中一张表格清楚地显示,在珲春的9天内她将在某家医院完成的一系列治疗流程,包括推拿、按摩、针灸等,像一张课程表,已经完成的就画上对勾。原来俄罗斯人来珲春,不仅为了旅游、边贸、工作、居住等,还有很大比例是为了看病。

果斯佳是一名来往中俄的旅游包车司机,他和妻子都深受颈椎疾病的困扰。有一次,珲春中医院的医生安胜坐了他的车,了解情况后就建议他到珲春来治治。此后每年,果斯佳夫妇都会专门到珲春治疗一个疗程。我在珲春中医院看到果斯佳时,他正在接受颈椎牵引,他的妻子正由安医生推拿。这一回,他们在珲春的疗程将持续5天。

珲春中医院每年接待的俄罗斯患者多达2000人次,推拿科有时一天就要接待10多名俄罗斯人。珲春中医院从2008年就推出了针对俄罗斯人的医疗服务,但在珲春接待俄罗斯人的医院远不只这一家。一开始,我对珲春街面上不断出现的医院招牌感到好奇,一个常住人口约25万人的县级市需要这么多医院吗——珲春共有医疗机构230家。后来得知,原来很多医院是面向俄罗斯人的。

位于高纬度地区的俄罗斯,天气寒冷,风湿、骨病等发生率比较高,中医疗法对于这些疾病有独到的效果,特别是按摩、针灸、推拿等项目,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当地很多旅游团的珲春旅游项目就是到珲春看中医。安胜大夫说,除了距离珲春近的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还有些人大老远从莫斯科赶来。

中医之外,很多人来到珲春的求医项目是牙科、整形等。我走访了几家珲春民营医院,都遇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俄罗人,从到妙龄女郎到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在不同的医疗服务项目中各取所需。

“由于珲春的消费较低,在2014年之前卢布还没有贬值的时候,很多俄罗斯人珲春旅游、消费、居住”,珲春一家旅行社的相关负责人说,“后来卢布贬值的厉害,但在珲春还是能看到不少俄罗斯人,其中有大半是来看病的。”

在珲春的俄罗斯人

克里斯蒂娜领着所有学员一齐将腰身快速晃动,腰链上的金属片高速颤动,发出不绝的交响声,仿佛山坡上的红杜鹃正在迎风摇曳。

在珲春一家健身俱乐部里,克里斯蒂娜正在教20多名学员跳肚皮舞。26岁的她,相貌满足了人们对俄罗斯姑娘的多数想象:个子高挑,皮肤白皙,高鼻碧眼,眼睛深邃迷人。

这是克里斯蒂娜在中国生活的第6年了。之前,她先在延边大学读中文,毕业后在延吉工作一年,又一年来到珲春。长期的中国生活,让她能说一口颇流利的汉语,她习惯用微信与朋友联络,并常在朋友圈里更新动态。

克里斯蒂娜的正式职业是珲春《图们江报》的俄文版编辑,这份报纸同时发行俄文版、朝文版。在认识她的次日,我们来到图们江报社,一身玫红套装的克里斯蒂娜正对着电脑打字,那种白领的文静模样倒是很难和肚皮舞联系起来。

在珲春25万常住居民中,安了家的俄罗斯人有400多户。而且早在2013年,买了房的俄罗斯人就有76户了。为了便于俄罗斯人买房,珲春还曾出台简化手续的政策:长期居住满一年、有工作单位能开工作证明、签订购房声明书,满足三个条件之一便可。

一些俄罗斯人还与珲春人组建了跨国家庭,玛琳娜就是其中一例。她已经在珲春工作5年,其间认识珲春的外贸商王海并嫁给他。玛琳娜是珲春国际人才服务联络中心引进的外国人才,主要负责接待俄罗斯人在珲春期间遇到的难题。前来咨询或求助的,主要是些小问题,“比如就业咨询、消费投诉,或者办手机卡、办银行卡、缴电费水费等小事,还有一些俄罗斯人在珲春买房子、开公司,也来找我们帮忙办理证件。”

我问王海,娶一个俄罗斯媳妇的感受如何,他咪眼笑称“全都一样!”。不过,两国的不同文化在这个小家庭里也需融合,玛琳娜既要融入中国生活,也保留着俄式的惯常。王海开玩笑说,“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她逼我喝一种介于咖啡和茶的饮料。”他的母亲点开手机展示孙子的照片,那是个长着乖巧帅气小脸的混血男孩,目前正在海参崴的外婆家里。

玛琳娜隔几个月会俄罗斯老家一趟,好在从珲春到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国际班车现在很方便,从珲春到海参崴里程不过180公里,每天都有班车来往两地。除此之外,珲春还有前往俄罗斯斯拉夫扬卡、克拉斯基诺两地的国际班车,都是每天早、午两趟。中国游客也可以搭乘前往,只需在过关时办理临时护照。

一河相隔的朝鲜

珲春的多元,使得这个城市如同一个小规模的香港,多种语言、多种文化在此地交融。在珲春的外国人中,除了常见的俄罗斯人外,还有来自朝鲜、韩国、日本的外国人。

有一次,我在一家企业里遇到几名工人,他们没有和我们任何言语,只是在雪地里默默工作。后来才得知,他们是来自朝鲜的工人,不过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并没有办法和他们交流。当地有很多关于朝鲜工人的说法,但我都无法确信。而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说法是,朝鲜工人的工资相较本地工人会低不少。

朝鲜距离珲春实在很近,珲春的中朝边境线长130.5公里,主要分界线就是图们江。透过图们江拦起的铁丝往往南看过去,对岸就是朝鲜了,被大雪冰封的静寂山脚下偶尔有货车开过。

朝鲜也是珲春边贸中的重要角色,中朝圈河口岸对面就是朝鲜罗先(罗津-先锋)特别市,中国人现在是可以到罗先投资贸易和旅游的。罗先特别市有点类似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是朝鲜开放的一个口子。

当地的旅行社人员告诉我,去罗先特别市旅游还是很便利的,不过要提前几天办理通行证。而当地的人也都提醒我,一旦到达罗先,最好不要随便拍照。而有些前去罗先的人为了免去过关时查手机这方面的麻烦,索性手机也不带了。

一天晚上,在珲春一家火锅店里,店员端上了一盘来深海大虾,几乎每只虾都色泽晶莹、个头惊人。它们在容器里乱动,一不小心就从盘子里跳将出来。本地老饕强烈建议直接剥壳生吃,像食同三文鱼一般蘸点酱油芥末下肚,方能品味到来自海洋的鲜甜。

这些大虾便是来自朝鲜,珲春进口的海产品中,大部分来自俄罗斯,也有一部分来自朝鲜。很多在中朝间做海鲜贸易的规模都不算大,只是来往次数比较多,每次带一些过境。如果要在罗先把贸易生意做大,最好在当地有投资,并且能处理好一系列关系。

张学柏是其中一名珲春海产品贸易商,他的名片上写着:“俄、朝海鲜品批发零售(全球配送)”。他做海产品贸易十多年了,既有俄罗斯的,也有朝鲜的。他雇佣了几名中国工人长期住在朝鲜罗先,通过有合作关系的朝鲜会社组织货源,再由汽车经由圈河口岸将海产品运回珲春。再珲春进行分装后,又通过铁路、公路、航空等多种形式运往北上广等大城市,有些海产品则运往大连、天津等港口城市转运出口。

公开信息显示,珲春市年进口海产品约32万吨,其中通过中朝圈河口岸进口的俄朝海产品约13万吨。

走出去的珲春人

海参崴、海参崴……

我在珲春不断地听到这个俄罗斯的港口城市名字,人们提起它就像提起一个亲切熟知的城市。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海参崴都曾属于吉林,清初海参崴属吉林宁古塔副都统,后划归吉林珲春副都统管辖,珲春人也一直有“跑崴子”的传统。

“崴”是满语里的港湾,“海参崴”就是盛产优质海参的海湾。从东北各地乃至关内出发的人,汇聚到珲春,再前往海参崴捕捞垦殖、经商、贩运等,并把海参崴的食盐、海参、大马哈鱼等海产品带回内地,这便是跑崴子的大致情形。这段历史可追溯至唐代渤海国时期,1938年日苏张鼓峰战役爆发后,“跑崴子”的历史告终。

今天,珲春和俄罗斯的边境贸易,在规模、领域、深度上,都大于以往,新的“跑崴子”早已兴起。中俄贸易正发展的火热,大量的俄罗斯食品、海产品、木材通过中俄口岸进到珲春,并推动了珲春海产品加工、木制品加工的发展。

像玛琳娜的丈夫王海,他在卢布没有大幅贬值时向俄罗斯出口中国货,卢布贬值后转而进口俄货,边贸商人对价差变动的这种敏感,和“跑崴子”的祖辈何其相似。

另一名中俄贸易商袁长忠,他每年中的一半时间在珲春度过,另一半时间则在海参崴度过。他主要做的是将俄罗斯的海产品、快消品进口到中国来,其中水产品的年贸易额超过1亿元,高峰期时每天进口约16台卡车的海产品。他在海参崴注册一家公司,雇请五名俄罗斯员工,负责在俄罗斯组货和发货到中国来。2015年6月19日,他的两辆载有45吨俄罗斯食品的货车从珲春口岸入境,当时是珲春口岸进口俄罗斯食品最大的一次。

珲春到大海,这么近、那么远

推开玻璃门,冰冷寒风就猛拍来,在塔楼的十层的塔楼上,围巾正猎猎狂舞。这儿是防川村,珲春市“一眼望三国”的地方。我从珲春县城出发,向东南方向走,来到作为中朝界河的图们江畔,在形似雄鸡的中国版图中,这一段狭长土地相当于鸡嘴,无路可去时防川村就到了。

防川是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三国交界处。过了防川之后,图们江成了朝、俄界河,江北的广阔土地属于俄罗斯,上面匍匐着一座规整的俄式小镇。图们江则不管国界的划分,依然东去,带着些蜿蜒汇入日本海。大海举目在望,像一条蓝色的细带,在陆地与天空中间闪着微光。防川距离图们江入海口仅15公里,但防川就是中国领土的尽头了。

翻开中国地图看,这十来公里的距离并不远,几乎难以标清。但它却无法逾越,造成了整个东北与日本海的隔绝。珲春之内离日本海最近处是敬信镇六道泡子村,离海相隔不到2公里。海洋就在眼前,但没路可走,没路可饶,吉林省成了内陆省份。

我想起在克里斯蒂娜的朋友圈上见到一个小视频,她的一帮朋友穿着比基尼冲进大海冬泳,欢乐的尖叫和冬天的呼呼海风混在一起。那种场景令人感叹和羡慕,对于这些来自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人而言,大海就是故乡。

而吉林和大海的缘分却被生生斩断,海洋那么近,但没留给它任何一个可以碰触的机会。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的认可,将吉林省与日本海之间的领土割让给了沙俄,吉林从此失去了大海。1886年,清大臣吴大澂与沙俄代表进行勘界会谈,吴大澂据理力争,收回了被沙俄非法霸占的黑顶子百余里的领土,纠正了“土”字界牌,争得中国船只在图们江口的航行权,但吉林还是失去了最后一段海岸线。如今,吴大澂的石雕像就立在防川的山坡上,向东眺望着日本海。

现在,距离珲春最近的中国海港是丹东港,珲春到丹东港的陆路运输距离超过820公里;东北地区最大的港口是大连港,珲春距其超过1100公里;再往南的天津港就更远了。而事实是珲春目前很多跨境贸易都是经大连港、天津港等口岸转运,一千多公里的陆路运输大大增加了运输成本。

让我们再翻开地图,以珲春县城为圆心,以70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圈,你会发现俄罗斯的扎鲁比诺港、波谢特港,朝鲜的罗津港都在这个圈中。从这几个港口出发至中国南方,虽然会增加海运成本,但相比削减下来的陆运成本,那就实惠太多了。而如果是前往日本海周围的日本、韩国、朝鲜,因为海上距离比大连、天津等近许多,陆运、海运的成本更低,优势就更明显了。

这笔帐珲春是清楚的,而且不仅珲春应该算这笔帐,吉林省甚至整个东北地区都应该算这笔账。珲春和日本海的近距离优势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把这个优势利用起来吗?

借港出海,再续出海梦

在珲春出口加工区里,金鹰公司的厂区空地上码起了高高的板材。我们的小车在板材堆中间穿梭,如同经过一个高垒集装箱的码头。工人们正将新卸下来的板材整理,空气中盈满了新锯木头的清新气味。

公司总经理助理张泽功领着我们进入一个全木建造的办公房里,他说厂里所有的木材都来自俄罗斯。俄罗斯森林资源丰富,尤其是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桦木、松木等林木资源尤为丰富。金鹰公司在这些地方都拥有大片的林场,再经由多个中俄口岸进口到国内。

目前珲春铁路口岸进口的俄罗斯木材,绝大多数是金鹰公司的。张泽功说,他们预计从全年进口木材50万立方米,进口额将实现1亿美元。不过由于珲春口岸不能进口原木,只能在俄罗斯把木头锯开,以板材的形式运送到珲春来。

板材从珲春铁路口岸拉回厂区之后,码盘后放进干燥窑通过高温熏蒸进行干燥,然后再进入后续的生产流程。目前,木材加工业已经成为珲春的主打产业之一,而金鹰公司是这个产业链的重要材料提供者。

每一天都有大量的俄罗斯木材来到珲春,再以原料或木制品的形式离开。在张泽功看来,这个产业的大市场在国外,但如同前面所说的,无论是走铁路、高速公路,还是到大连港口出海,在成本上都不划算,最划算的还是就近通过俄罗斯、朝鲜的港口实现“借港出海”。金鹰公司看中的港口是朝鲜罗津港,这个深水不冻港距离中朝圈河口岸53.5公里,距离优势非常鲜明。

其实早在2010年3月,吉林省延边州就已取得罗津港的10年租用权,并开通了从罗津港前往中国南方港口的内贸跨境运输航线,主要运载玉米、木板材等,前往宁波、上海、泉州、汕头、黄埔、洋浦等港口,但因货源不稳定,航线运营时断时续。

珲春市航务局副局长张亮说,珲春市目前正致力推动这条航线在今年内实现常态化运营。而金鹰公司张泽功说,他们不断增长的内贸板材运输量,完全能够支撑这条航线所需的货源。

“借港出海”,不但要连通中国南方口岸,更要连通国际港口,打通国际航线。其中,罗津港是吉林跨境内贸的港口支撑,而俄罗斯的扎鲁比诺港则更多地是承载了吉林人流、物流走向国际的寄托。

扎鲁比诺听起来陌生,但其实距离珲春实在很近,距离中俄边境只有18公里,距珲春口岸71公里,还有珲马(中国珲春口岸—俄罗斯马哈林诺口岸)铁路、公路将其与珲春相连。借助扎鲁比诺港,珲春目前已有两条国际航线,终点分别是韩国的釜山、束草。其中,釜山航线在2015年5月开航,船舶为4246吨级,后升级为8947吨级,至去年底,共运行75个航次,进出口货物1170标准集装箱。束草这条航线早在2000年4月开通,兼具货运和客运功能,但也是几番通航和停航,珲春市一直争取这条航线的复航,并有望在年内实现。

目前,扎鲁比诺港只有4个泊位,只能停靠万吨级船舶,海港基础设施也出现老化。中俄双方在2015年5月订了合作建设扎鲁比诺万能港的框架协议,拟将扎鲁比诺万能港的吞吐能力提升到6000万吨以上,使其成为东北亚地区最大的港口之一。

早在唐代,吉林省延边州一带属渤海国。渤海国为唐朝属国,范围包括今天中国东北地区东部、朝鲜半岛北部以及今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是一个海洋意识、贸易意识鲜明的国家。为了便利跟日本、朝鲜通商贸易,将国都从黑龙江迁到珲春,并打通日本海航线,便是史称“日本道”的“海上丝绸之路”。史书记载,渤海国和日本两国的船队先后交往多达50 余次。彼时,珲春是东北亚大陆通往海洋的核心窗口。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我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吉林为重点涉及的18个省份之一。珲春能否有机会恢复渤海国时期的荣光,成为当今中国与东北亚各国经贸交往的战略枢纽和平台呢?

从最后一站变为国际高铁中转站

在玛琳娜、王海新家的那天,我来到他们新家的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的珲春高铁站,一辆高铁列车正从车站安静地平滑驶出,而周围更多的土地仍被冬雪封冻,大量的建筑正在继续生长,这座城市的改变正在发生。

我便是乘坐长珲城际高铁从长春前往珲春的,现在两地之间500多公里的间距,已被压缩为3个小时的车程。2015年9月20日,长珲城际高铁通车首日,王海的俄罗斯妻子玛琳娜还专门来做志愿者,专门为俄罗斯人做翻译服务,当天果然有一个数十人的俄罗斯旅游团“尝鲜”从珲春出发前往敦化。这条吉林省内的第一条高铁,串联起吉林、图们、延吉等吉林省东部重要节点,途经风景优美的长白山地区,被称为“东北最美高铁”。

所以,这条高铁不仅密切连接起长吉图区域内的各个重要节点,同时也成为了俄罗斯人前往长春等地的重要通道。这样一来,珲春虽然是长珲高铁线最东边的“最后一站”,但也成为俄罗斯人进入吉林腹地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就像克里斯蒂娜,她可以便捷地前往长春参加肚皮舞演出了。

有一件事更值得玛琳娜、克里斯蒂娜这些住在珲春的俄罗斯人高兴,那就是珲春有可能开通一条连接至俄罗斯海参崴的高铁。她们的家其实距离海参崴都不远,而像袁长忠这样的珲春外贸商则干脆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海参崴生活工作,那么这种中俄“双城记”的便利性就大大提升了。从珲春到海参崴只有180多公里,比去长春还近。

目前,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对这条跨国高铁同样感兴趣,中俄双方正在大力推动这条高铁的谈判。尽管没有具体的时间节点,但这条跨国高铁一旦开通,珲春就从境内高铁的“最后一站”变成中俄国际高铁的中转站,珲春的区位优势也将大大改变。

打通了珲春—海参崴的高铁,长春可直接抵达海参崴了,吉林省向东出海就有了高铁动脉的支撑。反过来,从海参崴经由珲春可直抵长春,然后再经由长春可转到俄罗斯西部、欧洲等地,相当于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海陆新通道被打通了。而珲春便是这条陆上丝路的中转枢纽,成为海、陆两条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如此一来,珲春这个边境小城所将辐射的范围将远远超过长吉图区域。

在离开珲春前的最后一夜,我漫步在街头上,夜晚的灯光打在街边的白雪,折射着这座边城的繁华。在珲春的几天里,这里的朝鲜族泡菜,来自俄罗斯、朝鲜的优质海鲜,都让我欲罢不能,缓慢的节奏和人们的友善,更让城市显得可爱。但珲春已不是一座边境小城那么简单了,她已被视为整个吉林省开放发展的重要支撑,承载着众多宏大的期待。

(本文为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许伟明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写的文章,原文题目为《珲春:吉林蓝海梦的唯一希望》,本文在原文基础上有所改动。)

编辑:潘鹏
设计:孙月园

区域大变革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年度出品,察区域发展之大势,谋区域转型之战略,策区域发展之道路,关心区域新图景,关注中国大变局。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