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小兮(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海南,中国最接近赤道的省份。全域位于北回归线以南,陆域国土一半被森林覆盖,pm2.5常年不到50。

50万年以前,琼州海峡断层下陷,海南岛从雷州半岛分离。地处南天,孤悬海中,自宋代以来,被称作海南岛。因“郡在大海之中崖岸之边出珍珠”、“土石俱白如玉而润”,海南被称作琼山。

《说文》解“琼”为“玉”,《毛传》云:“琼,玉之美者也。”不得不说,海南真是块宝地。坐拥中国近半数热带土地,光、热、水条件优越,山、湖、海样样不缺,汉、黎、苗、回等多个民族在此世居。

生态多样、文化多元的海南,似美人浑然天成,存在即是可供游览的佳品。2016 年2 月,国家旅游局公布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海南便是其中唯一的省级行政区域。

琼海位于海南岛东岸,万泉河中下游,因博鳌年会在此举办,第三产业增速逐年提升,2016年实现增加值111.52亿,增长10.1%。

偷得几日闲,随家人来琼地看看。因行程紧凑,未能全域走读,暂且留个念想以寄他日。

晨早·博鳌

3月26日,博鳌。吃过早饭去办退房,大堂好不热闹。年会最后一日,部分与会者的西装已经脱去,prada也换成adidas。看来他们是得了空,准备出街逛逛。

想赶早去潭门,便到接待处询问,可否帮忙叫个出租车?戴胸牌的小姑娘答:“这个……建议您下载滴滴打车或神州租车。”五星级酒店居然没有代客约车的服务,不免让人有些意外。

因为年会的关系,好几家酒店都承接了招待工作。怕是员工们太忙碌,忽略一两个细节在所难免。看到一身休闲装的嘉宾们也在捣腾打车软件,我索性存了行李,启用“11路公交”游荡。

博鳌年会地址位于玉带滩以西的小岛,临近万泉河、九曲江、龙滚河三江入海口,沿海岸线稍向北,便是地标式的滨海路酒吧街。

博鳌镇本就不大,人口只有三万余。除去戒严的岛屿和海岸,年会期间,酒吧街成了为数不多的可去之处。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海的故事”。椰子树下,芳草径边,破旧木船上,一间本岛风情为特色的酒吧倚海而生。咖啡、美酒、渔家菜,珊瑚屋、旧船凳、小马灯,一番渔家景象,引得游人驻足小憩。就连本地政要,也颇为得意地在此款待外客。

当初,博鳌“仅用了半年的时间,便完成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论坛顺利落户博鳌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改造建设18 公里长的嘉博公路只用了5个月,种植6 万多株花木、铺植1.2 万平方米草皮只用了50 天,上埇、博鳌两个镇墟的美化亮化只用了17 天,拆迁198间房屋只用了3 天,论坛成立会址的建成也只用了45 天……”

不得不惊叹,十几年过去,一个在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内,单位比例尺5公里才能显出轮廓的小地方,竟以“亚洲达沃斯”之名蜚声。

可部分当地居民并不买账。一家卖特产的店主抱怨,原来白菜每斤2元,年会来了涨到每斤4元。当初拆迁拿到的补贴,转手修了自家住的房子,并没剩余。“收入长得没有物价快呀。你看现在博鳌周边这些大地产商修的,都是你们这些北京上海的买来度假的,一年就住这么几个月,能在我店里买多少东西啊。”

据说博鳌年会一开始,便“坚定富人定位的方向”,主办方还曾经不满,太多不创造消费的游客挤到镇上,扰了富人们投大钱的机会。

当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温泉度假村、医学美容院等设施以“饱满的热情”升级的同时,散客时代、个性化时代也呼啸而至。当“初心”遇到革新,面对乐于行走的中产阶级,自上而下的服务意识,是否也改变些许?

讲实在的,博鳌“亚洲达沃斯”之名非虚,却存有待斟酌之处。相较于达沃斯,博鳌这个“瞄准全球每年2800亿美元的国际会议消费市场”,从会议策划到配套服务,在政策干预、产学合作、市场参与、全域整合、服务素质等方面,还有不小的想象空间。

午后·潭门

由于交通管制,从博鳌到潭门的唯一公交线停运。没找到摩拜或者ofo,打上车才被告知,“全岛除了海口和三亚,其他地方都只讲价,不打表。”

“那师傅您有发票吗?”“有,可以多给你一些。”

师傅是琼海人,一口闽粤合流的方言,顺一会儿才能听懂。渐和他聊开,才知进博鳌的车光安检就一个多小时,而“去潭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们加个五到十块,公司也默认,发票照给。”

潭门,这个荣登住建部首批特色小镇、海南省重点打造的“南海风情小镇”、受习总书记视察的地方,居然是“偏僻的”。

海鲜是潭门的主打产品。相较于海南内陆区域,多品类海产品的新鲜度和性价比的确让人愉快。午饭时间,恰逢一些琼海市区的住户,专程来此办酒席。

潭门的另一项特色产品是玉器。无论是珊瑚还是贝类,天然形成赏心悦目的纹理,一经加工雕琢便让人“心头种草”。

来自河北的张阿姨是一家工艺店的老板。她本是来潭门疗养的散客,发现买卖玉器的商机,就留下来做起生意。

张阿姨的店主销珊瑚玉和砗磲——潭门最常见的两种玉器。不过,自打今年1月《海南省珊瑚礁和砗磲保护规定》(下称《规定》)实施以来,砗磲被禁止销售,店里只能卖其他饰品,“有些还是从外地运来的”。

砗磲是一种热带双壳类软体动物,主要分布在南海诸岛等区域。砗磲的肉体肥大鲜美,贝壳可制成收藏价值高的玉器,这些玉器还被视作佛教法物。

近年来,过度捕捞使砗磲资源急剧减少,尤其在潭门,已形成捕捞产销“一条龙”的产业形态。有数据统计,潭门有砗磲加工厂100余家,贝类工艺品店300余家,年产值近3亿元。

《规定》的实施,给这项特色产业带来大范围的冲击。沿潭门唯一的主街行走,工艺品店面半数处于停业状态,即便快到淡季,也未免过于冷清。

但是,只下放一纸禁文,并不能填补居民收入锐减的缺口。于是,几乎所有紧闭的店面大门上,都附着店主的微信二维码,交易仍在进行。

粗放式捕捞和加工已形成“代际相传”的惯性。浏览行路两旁的珠玉店,不难发现,大量简加工的贝类工艺品以低廉的价格售卖。在一间半开半闭的店面,“二代掌门”有些怯怯地拿出一条长款砗磲珠链,“这是有点瑕疵的,108颗珠子,我最少80元卖你,批发更便宜。”

惊异,同情,矛盾。在一个被多次反问“我们是什么特色小镇”的地方,似乎也不能怪罪,人们的资源意识多么羸弱。

窃以为,除去砗磲这桩生意,不妨让其它贝类产品走精品化路线。就拿珊瑚玉来说,相较于印尼等南亚地区的进口货,潭门的加工产品在色泽、形态、创意等方面,还有不少提升机遇。有序、有度、科学地培育,精细、精工、精致的艺效,才能提升产品附加值,带动产业的转型。

而在位者能够施与的,除了铁棒,还有引导。一句“露头就打”,让人像软体一样缩到壳里,在那些隐秘处,多少欲望的触角无从知晓。

“你们就像候鸟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看不见我们的生活。”“二代掌门”的这句话,在我脑中一直旋转。

夜·渔港

不觉已近黄昏。从潭门码头向东转悠,见得一个翘臀露腿的女子立在旅游宣传画上,可能粘贴时出现小失误,姑娘用于展示线条的胸部有些起皱。

一个本来就很美的地方,并不需要激烈的眼影和唇彩来表述。幸好,沿途的生趣让锁眉慰藉些许。

没有修饰的臃肿,夜不闭户的普通渔家,一桌、两椅、一符,游人拍照也不排斥,自顾自地说着听不懂的话语。屋檐上衔接木板的铁锈,仿佛诉说一代人的回忆。

天气有些闷。狭小的水域,三三两两的渔船停靠。它们无一例外地安插国旗,一阵风拂过,顺势飘荡。

越近海,地势越低。华灯初上,渔市热闹。慕名而来的市民和陆客,围着刚抛锚的船,争抢肥美价优的海产。

临近的餐厅,陆续有客露天入座。二十出头的驻场歌手,拨弄并不昂贵的吉他。一曲《那些花儿》唱至副歌,不小心忘词的他腼腆低头微笑。我“扑哧”一声,庆幸他没唱“take me to your heart”。

对面的中老年团队,也不甘示弱地当街起舞。独在人生地陌的潭门,听到熟悉的《小苹果》,竟觉一丝安全感。不过,好似一种约定俗成的乡规,人声和缓,功放不噪,大家各自陶醉,互不打扰。

继续向海边行走,声响渐远,闷热渐散,一股咸湿直入发隙。方才有些“江风渔火”的景象,已经娓娓开阔,行进入海。这种层次感,和光同尘,纯美如珠玉。

从岸边的礁石上望去,看不见沙滩、山峦、建筑或是航标,什么都没有,除了一片汪洋。

莫名恐惧,因为这未知;莫名欣喜,因为这未知。

此刻南海平静,天边看不到一只候鸟。

特色小镇的春天

特色小镇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之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持续探索小城镇发展新模式,提供特色小镇的发展路径,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