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十期《乡愁里的中国》

当代社会正面临不可避免的动荡

我们却依然怀有让世界平静的期许

汇集东方智慧,构建全球治理共识

还世界一片安宁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最近我在思考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假如我们在五十年以后,或者一百年以后,去思考从今年开始的再往下的十年,这十年在未来的一百年当中,会扮演什么样的一个历史角色,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比较有意思的。

因为在前一段时间,一方面是我们看到美国新当选的总统特朗普在他的就职演说以及后来的表态当中,对于全球化其实是一个叛逆者的表态,而且会回归到美国本土,像我们称之为美国主义。

另外一个,在达沃斯的时候,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这样的一个世界舞台上,明确阐述了中国对于全球化的理解,以及对于全球化的坚持和推动,如果说在今天的这个世界里面,第一大国和第二大国,他们对于全球化开始持有不同的意见,那么,对于这样一个不同理念的选择,它的激荡、震荡,可能会直接波及到所有角落。

那么,由一个不平静,到一个平静的过程,是什么力量在使它平静,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机构,能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想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所以,在今年年会的时候我提到一个概念:“让世界平静”,当然这也是我们对方塘的期许。也就是当这个世界处于剧烈转换过程当中,我们应该去寻找或者去阐释一个新的全球都能接受的治理理念,重新建构一个全球的政治秩序,治理秩序。

第二,值得期待的是,在新的治理共识达成当中,来自于东方主义,或者东方的治理智慧,在新一轮的全球化治理过程当中,它的主动表达和主动的介入,值得期待。那么,东方的治理智慧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去寻找,可能是最便捷的,我们去把它诠释出来,可能是最有竞争力的。

另外,今天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其实在互联网过程当中,我们已经明确地感受到个体的崛起,每个人都是表达的原点,每个人都可能影响无数的人,每个人都可能对新的全球的走向,有自己的主张。

在未来的十年当中,我们可以明确地体会到这种理念,这种大国的理念冲突导致带来的一些震荡,那么这些震荡毫无疑问的都会落到每个角落,每个人身上,那么我们每个人的公共意识的萌生,公共观点的表达,在地文化的主张,恰恰又会重新来对新的不平静过程中,新的平静的到来,产生一些积极的或者说悲观的影响,因而,这个震荡会变得多么的不确定。但是就是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才应该坚信用我们自己相信的理念,去影响或者去重塑一个新的全球治理的共识,进而能够推动一个新的全球治理秩序的形成,那么未来的十年,我觉得将会是一个东西方碰撞的十年。

李鸿章曾说过,从晚清以后,中国在经历一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我们今天未必是用前后三千年的维度来看,但是至少可以去用一百年的维度来看,什么意思,我觉得在今天,正在发生的历史的渊源可能在一百年前就已经产生了,那么它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百年,所以当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能用一百年这样的时空维度去思考这一段历史进程的时候,我们留给这个历史进程,将会是非常的有价值和意义。

我们一方面面对着一个不可避免的动荡期,在这个动荡期当中,我们怀着让世界平静的期许,进行自我的表达,进行在地文化的复兴,进行东方主义或者东方智慧在全球主动的去影响,从而构建一个新的全球治理共识,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方塘愿意践行之,我本人也愿意践行之,我们在互联网下的每一个个体,都对这一段历史,这一个十年充满了期待。

乡愁里的中国

“我们行走世界,只为找一条回家的路”。《乡愁里的中国》致力于打造最具时代意识、家国情怀和变革精神的原创人文纪实类视频栏目。方塘传媒出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