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七期《乡愁里的中国》

特色小镇是社会治理的创新

也伴随着产业的重塑

既是一个投资平台

也有生态保护和文化张扬的内在价值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大家最近啊,就是一直还是在讨论特色小镇,除了我们原来说过的,对于中国新型城镇化来讲,它可能也是很好的一个投资平台。但其实也有不同的声音出来,其中我觉得有两个观点可能大家是比较在意的。

其中一个呢就认为说,现在这么“疯狂”地去做特色小镇,会不会成为又一次的房地产的盛宴。这可能是代表一种声音。

第二种声音是,大家觉得,那么现在各界都在去做特色小镇,那么会不会演变成一种运动,就是像特色小镇开发的运动。像住建部等发布的政策文本里面(提到),未来三年的时间里,要做1000个特色小镇。而且这还是国家层面,那么在很多省的层面,都要做100个(特色小镇),甚至于说500个这样的特色小镇。所以说,大家担心,我们现在是不是进入了特色小镇的一个所谓的“大跃进”的这样一个概念。

对这两个问题呢,其实在我看来都不是特别值得担心的问题。比如说这个“大跃进”的问题,其实在我看来就是,1000个并不是太多了,而是我觉得太少了。

其实特色小镇是一个新的空间,这是一个宜居的空间,就是它里面有产业,然后有住宅,还有公共设施,还有医院,这个空间其实在中国整个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都是比较稀缺的。

所以,这些特色小镇别说1000个,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有甚至上万个,我觉得都是不多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没有必要说过早的去判断它是一种“大跃进”。

当然,这个“大跃进”它可能背后包括(一种担忧),我们要在多短的时间内、以什么样的手段来完成它。这个我们是需要提醒的。这也是我们刚才说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防止它再次变成一个地产的盛宴。

但是我个人觉得,变成地产的盛宴的可能性也不大,为什么不大呢?因为,现在我们可以发现,其实中国的房地产走到今天为止,我们整个社会,包括企业投资、政策调控,对于地产的理解,已经趋于理性。

所以你会发现,虽然来自各方的资本(进入特色小镇),但是大部分的投资主题都是带着对于房地产的反思来进入到这个行业去的。它对特色小镇的理解,是包括物理空间的营造,包括房地产的开发,但是不仅仅是物理空间的开发,不仅仅是这个房地产的营造。

所以说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提出了“特色小镇的逻辑”。它可能包括了好几个层面。

其中一个层面,我觉得很重要的,我们称之为“社会治理”。

因为它这里面会有几万人的生存,那么这几万人的居住形态、沟通方式,和大城市是不一样的,和村落村民之间的沟通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它一定伴随着一个新的社会治理状态的出现。

第二个,特色小镇一定是伴随着一个产业的重塑。

像我们原来说过的河北曲阳的石雕,它以前呢可能是在一个相对低层次的情况下来做的,就是它没有设计,可能更多的人是,你抄我的、我抄你的,就是一个复制的过程。

但是如果说你想在这个市场里面依然保持竞争力的话,你就必须要把品牌、营销、设计这些高层次的东西纳入到里面来,那么如果在一个特色小镇里面可以完成这样一个产业生态的重塑的话,我想这个产业才能提升到更高的层次上去。所以,这也是我们说,在特色小镇的这个空间里面,一定要完成一个产业转型升级和产业生态再造的这样一个过程。

第三个,我们一直在说,特色小镇应该是一个投资平台。

现在你看大家看到,对于特色小镇的营造,动辄投资就是30亿、50亿,甚至上百亿。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投资门槛,是因为它的品质决定的,它的开发体量决定的。

30亿、50亿、上百亿的投资,可以想象,在很多的县级政府里面,其实它是很难用财政资金去投入的。那怎么办?它一定要引入社会资本。

那么如果说它要引入社会资本的话,就必须要有一个市场化的机制来保障,也就是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进入到这个投资平台里面。第一,它的风险是可控的。第二,它的收益预期是可以预期的。第三,它有可能还是可以退出的。这样的话它才能够引进资本,所以它一定要有一个投资的功能的设计在里面。这也是我们说,今天做特色小镇它的门槛决定的,必须是要是一个可以投资的一个平台。

还有一个,我们说,特色小镇一定是一个生态保护的概念。

它一方面是自然的生态保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它应该是一个文化生态的保护,就是它文化和自然之间,应该在这个空间里面实现一个最大的一个融合,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说特色小镇的另外一个逻辑,叫生态保护的逻辑。

最后一个呢,就是我觉得,特色小镇一定是一个文化张扬的概念。

所以说现在我们在策划的所有的特色小镇的时候,一定要找到一个超级的文化符号,而且它可能是在地的,只有这样的一个超级的在地文化符号,才能够让这一个新生的特色小镇,来以它的文化的内涵去与世界对话,去感化所居住在这里面的一个人群,然后用这种文化的自觉和自信,来完成这个特色小镇里面的它的流动过来的,就是新集聚到一起的这些人群社区的共识、文化共识、价值观共识,这样的话我想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特色小镇。

我们一直开玩笑讲,农耕的时代,如果说一个人,一个团队想名垂青史,他干什么?他要去治水!因为水对农耕的发展是最重要的,那么在一个工业化的时代,和城市化的一个时代,如果说我们一个人和一个团队要干什么去呢?应该造城!

当然,一个大城市不是一般人能造的,那么他可以造什么呢,我觉得可以做一个特色小城镇,参与到一个特色小城镇这样的一个建设中间。包括我本人,我也开玩笑经常讲,我也希望用自己的余生去完成一个或者两个,参与到特色小镇的建设中去,这也是基于我们对特色小镇逻辑的理解,把它看作实现的人生价值、人生梦想的一个地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乡愁里的中国

“我们行走世界,只为找一条回家的路”。《乡愁里的中国》致力于打造最具时代意识、家国情怀和变革精神的原创人文纪实类视频栏目。方塘传媒出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