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最近的长安城比较热闹,好消息不断。一是西安阎良发现商鞅变法时期的秦国故都栎阳城;二是渭河北岸的的杨官寨考古发掘将西安建城建都史提前至5500年前;三是宝鸡市周原遗址发现距今3000年前后的大型建筑遗址。

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果然,2017年1月22日,西咸新区由西安市托管的托管方案公布,“大西安”模式开启。

大西安的规划范围包括西安市整个行政辖区,渭南市富平县、蒲城县,咸阳市秦都、渭城、泾阳、三原,面积达12009平方公里。其中主城区范围北至泾阳、高陵北交界,南至潏河,西至涝河入渭口及秦都、兴平交界,东至灞桥区东界,面积达1280平方公里。

自从2011年陕西两会“大西安”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以来,陕西省政府意图通过“西咸一体化”建设作为“大西安”发展的增长极,以推进“大西安”的发展来引领“关天经济区”乃至西北五省的经济发展,达到以经济协同发展惠及百姓,促进区域稳定的国家战略。然而,受制于行政体制障碍,西安、咸阳和西咸新区“三足鼎立”的格局严重束缚了“大西安”的发展。

时至今日,2017年元旦后的西安托管西咸新区的讨论尘埃落定,大西安“换档加速”的时刻终于来临。

在方塘智库看来,随着陕西省自贸区的获批、西安入选国家中心城市和西咸新区托管等事件的推进,大西安变革格局尘埃落定,只要抢抓历史机遇、撸起袖子干活,定能实现“换挡加速”和“拐弯超车”的目的,再造一个盛世长安。

统筹大西安城市建设

城市群对区域城镇化建设起着重要的推动和引领作用。全国目前官方认可的有珠三角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等7大城市群。2008年8月4日,陕西省政府原则上通过了《关中城市群建设规划》。如今,大西安的实质推进,标志着关中城市群的梦想进入了新的阶段。

关中城市群以大西安为核心,宝鸡为副中心,促进西铜、西渭、西商一体化发展,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城市群。在此过程中,大西安当之无愧地起着重要的引领作用。该过程中,无论是大西安,还是关中城市群,都要创新城市发展方式,改变以往摊大饼的城镇发展模式,促进经济的辐射效能,引领城镇群的建设和集群化效应。

在交通上,西安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西部的门户,西安北客站将建成亚洲最大的高铁站,开工建设西安到重庆、武汉的高铁,建成西安到成都、兰州、银川、延安的高铁,实现3小时到达周边城市群,4到6小时到达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的快速便捷的高速铁路网。交通区位上的优势,都将推动大西安地区城市群迅速扩展壮大。

在大西安城市规划上,将延伸纵贯西安钟楼南北方向的古都发展轴,壮大以主城区为基础的传统城市中心;建设串接西咸新区沣镐遗址的新区发展轴,培育以西咸新区为依托的城市新中心,这2条城市轴线曾是周秦汉唐长安文明的发源、传承轴线,见证了长安城历史的荣耀,在新的历史时期,要建设大西安城市化的增长极,就要以古都发展轴和新区发展轴为发展轴线,使其成为大西安城镇化增长轴。而古都发展轴是现在大西安的中心轴,新区发展轴要以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为历史机遇,承载历史使命、创新发展方式,成为大西安新的城市发展核心。

此外,西咸新区交由西安托管,还是大西安水系统筹建设的一个重要契机。尤其是依托秦岭北麓和渭河文化生态旅游带的建设,将充分发扬以秦岭为中心的渭河流域作为中华文明的源头的价值,重新焕发中华民族历史的荣光。

今天,在大西安的建设中,势必需要继续加强渭河水域治理和秦岭生态的保护。在一个主体区域单一的大西安内部,田园都市与乡愁长安的梦想将不再遥远,再加上引汉济渭工程的实施,将为大西安带来充足的水源,其意义不亚于历史上第二个“郑国渠”。大西安将以生态增长极去引领大关中建设一个南依秦岭、遥望北山、渭河穿越的山水生态城市群。

以西咸托管为契机整合产业平台

方塘智库在上篇文章《西咸新区托管,大西安“换挡加速”》中曾指出,西安市和西咸新区由于在产业结构上趋同,导致了重复性的建设和恶性竞争,最终浪费了开发建设资源。

从具体表现上说,西安目前的开发区有“四区一港两基地”,西咸新区有五个新城,咸阳市有高新区和北塬新城,加起来共计14个开发区,在招商引资上,难以进行优势整合,互通有无,无法形成建设西咸一体化的合力。如秦汉新城与曲江新区的文化旅游产业、空港新城与国际港务区的综合保税区产业、西安高新区和沣西新城的信息技术产业,布局上的重复性建设很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

西安托管西咸新区,将能够很快地推动西安市、西咸新区两个主体之间的产业整合,形成错位发展、优势互补的局面,凝聚发展的核心力量。

方塘智库认为,西安和西咸新区两个主体合二为一后,在产业层面的整合思路为:以西安高新区为引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以西安经开区为引领发展工业;以西安曲江新区为引领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以国际港务区为引领发展自贸区,在大西安已有的优势产业平台基础上,借助西咸新区政策资源和土地储备,实现产业集群性扩散和壮大。

在打破了地域隔阂之后,大西安内资源要素的流动势必更为流畅,尤其是西安市优质的市场资源向大西安其它地区流动的效率也有望快速提升。在此过程中值得一提的是西安的科技创新资源的扩散,以及西安原有的工业体系的优势发挥。

西安市内的高校数量及质量在全国排名第三,仅次于北京、上海,成为国家重要的教育基地。这种科教优势,将借助大西安的区域内统筹,更好地转化为区域内产业发展的共有资源。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形势下,科教资源尤为珍贵,要能留住和引进科研人才落户大西安,通过培育项目孵化、引导成果转化,达到以科技引导变革的富强之路。

除此以外,西安具有较为完备的工业体系,曾是我国北方重要的工业城市、军工第一大省的省会、西北最大的纺织工业重镇,近年来随着众多国有企业的衰落,导致了西安gdp的低迷。因此,西安的传统工业也应在西咸新区托管的契机之下,超越原来的区域限制,在市场化的思维下进行统筹,将产业链延伸到西咸新区,推动整个产业生态的做大做强。

在建设大西安的目标和背景下,整合产业资源、坚守产业规划、避免重复建设,做大做强产业平台,在必要时可以对各开发区和西咸新区各新城的行政区域进行重组,以做大产业规模、形成产业链条、引领大西安发展实现“换档加速”。

自贸区战略助力国际化大西安建设

2016年陕西自贸区获批,其中西安片区83.85平方公里、西咸片区35.84平方公里,杨凌片区10.21平方公里。在主体趋于单一之后,大西安将能够更好地承接国家自贸区战略,并对接“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内陆开放新高地的建设,推动一个国际化的大西安的重建和复兴。

西咸新区托管后,自贸区绝大部分都在西安市区域内,在西安市各开发区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改革开放经验的基础上,自贸区对大西安来说是一次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机遇,大西安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税务体制改革、法律制度保障和金融体系创新,实现以开放倒逼改革的发展态势,在能源金融贸易区重点发展服务贸易和离岸贸易、在空港新城重点发展临空经济示范区;在国际港务区重点发展物流产业平台,陕西自贸区挂牌工作已经启动,大西安要以自贸区建设的热潮分享改革红利。

2017年1月25日,西安国际港务区陆港舵手韩松出任西安副书记,这为大西安自贸区的建设提供了新的期待和遐想。

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自贸区就是跨越深水区的桥梁。自贸区不仅意味着政策上的红利,更要注意到自贸区以开放促进改革的本意。

上海自贸区一经批复便承担着推动改革的使命,通过自贸区带动金融、税收、贸易、政府管理等一系列政策变革,为全国性的改革破局带来示范效应。在接轨国际制度规则、法律规范、政府服务、运作模式方面,为其他地区提供可借鉴的模式。

而陕西省的自贸区战略,必须放入到“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内陆开放的层面来看待。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地,值得用一个更开放的、更国际化的、更具竞争力的大西安作为回应。

作为11个国家中心城市之一,西安拥有5000年文明史、3100多年建城史、1100多年建都史,是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丝绸之路的起点。大西安在历史上曾是世界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丝绸之路促进了丝绸西去、佛教东来的东西方文化交融。

在大西安的建设中,要充分利用西安作为西部桥头堡的重要战略地位,以西安为经济中心,跨越亚欧大陆桥,推进产品、贸易、金融、服务走向中亚、南亚甚至欧洲。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打造区域品牌、强化科技创新、增强贸易互信、弘扬丝路精神,实现汉唐长安城的历史复兴。

大西安兴,则西部兴,这是大西安复兴承载的重要战略使命。大西安还肩负着引领西北五省经济发展的战略使命。作为十三朝古都,中华正源文明的发源地,大西安在发展中要注重经济建设与文化传承的结合,实现长安文明的复兴。

如同电视剧《大秦帝国》里的一句台词:“秦国变了、天下安能不变”。2017年春节,我们正看着大西安下一站越开越近。

区域大变革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年度出品,察区域发展之大势,谋区域转型之战略,策区域发展之道路,关心区域新图景,关注中国大变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