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许伟明(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

清晨,我在湘西凤凰的一家民宿中醒来。推开木质的窗户,清晨的沱江带着冷意,阳光和水雾在江面上氤氲荡漾,古城正一点点苏醒,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多年前我曾去过一趟凤凰古城,那时外界对当地旅游开发的争议已不小,但我此前对“烟雨凤凰”的多数想象还是得到了验证。

曾经有一段时间,凤凰、丽江、大理、阳朔这类古城,所包含的和煦的阳光、宁静的山水、健康的饮食、质朴的人情等,成为都市的人们在生活乃至生命层面的理想,一拨拨的人追寻而至。随着古城的渐渐拥挤,体量较小的小镇也逐渐被热捧,从云南的沙溪、束河,到江南的同里、乌镇,以及越来越多的乡村地区,都承载着外界对某种生活形态的想象或理想。

实现理想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民宿成了最常见的那一种。由于民宿具有住宿、特色餐饮、在地文化展示、文创品展销等多个层面的综合功能,它也很容易成为承载理想生活方式落地的最可行路径。很多都市白领离开北上广,来到某个古城或小镇,投下不菲资金营造一家客栈,既以此为家,亦以此为业。

在全国建设特色小镇的背景下,特色小镇已成为乡村地区新阶段的就地城镇化、产业升级的主战场。而在乡村地区的特色小镇建设中,有很大比例是以文旅产业为特色的小镇,在其空间布局、产业链配置中,都能够见到特色民宿的鲜明存在。可以说,在文旅特色小镇里,民宿已扮演着其产业链条当中的标配角色。甚至有些特色小镇,其最核心产品与亮点就是民宿,亦即所谓的“民宿型文旅特色小镇”。

当民宿遇到文旅特色小镇,原本已经颇为火热的民宿投资,又被加了一把猛火。反过来,在目前很多文旅特色小镇的建设过程中,民宿也成为其营造逻辑的关键支撑。

文旅小镇价值实现的产品载体

基于和大都市的距离,特色小镇可大致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嵌入都市型的,另一种是远离都市型的,基于乡镇、乡村地区的原有条件而生长。(具体阐述请参阅《当特色小镇遇到美丽乡村:整合内外资源,重塑乡村价值》)乡村地区的特色小镇,其营造逻辑必须立足于乡村既有资源禀赋的挖掘利用和原有产业的转型升级。因此,乡村地区的文旅特色小镇的比重极高。

今年11月,住建部公布第一批共127个中国特色小镇。从名单中不难看出,东部沿海的多数特色小镇,都有非文旅产业作为主导产特色产业,典型的案例是江苏无锡的丁蜀镇,以宜兴紫砂壶为特色产业支撑——这个小镇也有文旅,但主要是基于紫砂壶产业的“旅游 ”融合。而西部地区的特色小镇,则都有很大比例是以文旅产业为特色、支撑的。

以贵州为例,今年11月4日,住建部认定的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中,贵州有5个镇入选:贵阳市花溪区青岩镇、六盘水市六枝特区郎岱镇、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安顺市西秀区旧州镇、黔东南州雷山县西江镇。这5个小镇都远离大都市,除了茅台镇以白酒为特色支柱产业外,其余都是非常典型意义的文旅特色小镇。哪怕是茅台镇,也正致力于白酒和旅游的产业融合,力促文旅产业发展。

文旅特色小镇,将特色文旅作为小镇的主导产业,在小镇之内培育集纳“吃住行游购娱”在内的多种多样的旅游元素,构建旅游发展链条。而其中,吃、住、购等多个旅游元素的落地,都和民宿有着莫大关系。最显而易见的是“住”——这也是民宿的核心功能,一旦游客住下来,便会延长了在旅游时间,也就很容易向餐饮、购物等环节延伸。也就是说,民宿超越了简单的居住空间概念,而是成为一个特色的生活场景,只要这个场景具有足够的特色,那么其中的每一个细节,也都会具有可感知体验、可销售的属性。

在中国文旅特色小镇地建设中,民宿几乎已经被当成了标配。例如,深圳华侨城正在“文化+旅游+城镇化”战略下,在全国多地推动特色小镇建设。公开报道指出,华侨城拟投资超千亿元,在四川打造天回、安仁、黄龙溪三大文旅特色小镇,其中都涉及到了民宿的打造。华侨城的另一个焦点项目是位于深圳北部的甘坑小镇,公开信息显示,甘坑小镇“将规划文学部落、特色商业街区、民宿酒店、文献馆、美术馆、书店、特色影院剧场、虚拟现实体验中心等。”

当然,并不是说只有文旅特色小镇,才有民宿生长的空间。由于特色小镇强调特色的打造,那么由于其与众不同,即便不是景区,也天然具有旅游的价值。正因此,浙江省提出了,每个特色小镇都是旅游景区,并要按照国家3a级水准打造——如果是文旅特色小镇,则要参照5a级标准进行建设。

小空间里的大平台价值

在中国广阔的土地上,绝不缺乏大量绝美的乡镇和乡村。无论是自然风光,还是历史人文,中国的乡土地区拥有最具旅游价值的资源。随着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曾经看似遥远的乡镇、乡村,带着美好的质朴纯真,越来越多地回到大众视野。

比如广东开平、台山一带的乡村碉楼,原来更多地是为地理、建筑爱好者们所知,但借助电影《让子弹飞》的大卖,以及后来晋升世界非遗,已经让其遐迩闻名。再比如,贵广高铁开通之后,原本偏僻难至的贵州黔南、黔东南地区,现在距离广州只需约3小时,大量原本遥远的苗族侗族村寨,现如今也到处是游客的身影。

在特色小镇的建设背景下,大量优秀的乡村遗产资源的价值正待挖掘。事实上,很多特色小镇的建设,其“特色”便是来自对乡村地区优秀的自然、文化遗产资源的挖掘利用。例如,在住建部公布的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中,云南省有3个镇上榜,分别是红河州建水县西庄镇、大理州大理市喜洲镇、德宏州瑞丽市畹町镇,这些小镇的“特色”来源,都是当地独具民族性、地域性的文化遗存。

乡镇乡村地区的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尤其是特色建筑资源,天然适合民宿的建设。反过来,民宿的建设,为这些丰富的文化遗存的旅游利用和有效保护,提供了一个有效和便利的入口。

凤凰沱江边的吊脚楼,正是通过民宿的开发利用,使得这种传统的、独特的建筑风格的价值——包括商业价值——被凸显了出来,才有可能保存至今。而在此前,我们在中国西南山区的走访中看到的一个事实却是,很多乡村、乡镇的旅游发展滞后,很多老建筑没有机会(村民们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改造成民宿,很多人对村落里的建筑遗产认知不足,纷纷拆除改建起砖块水泥建筑。

回到广东开平的例子,这个地方的碉楼的保护和利用现状也是堪忧的。尽管目前已经有了像立园、自力村这样的旅游项目。但一方面,已开发项目,严重依赖于门票经济、农家乐等简单的模式。另一方面,大量不处在景点景区之内、散落于乡村大地的碉楼,却年久失修、荒废不用,形成对文化资源的巨大浪费。

包括开平的赤坎镇,虽然具有的历史底蕴,也是不少影视作品的取景地,但旅游发展业态依然很滞后。拥有着这么多特色老建筑,但在小镇里连一家民宿都找不到,游客只能停留在简单的参观层面,很难深入到旅居体验的层次,为此,也让这个小镇错失了更多的旅游商机。目前,赤坎小镇已纳入首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之中,相信未来赤坎小镇的旅游业态会不断丰富和升级,而民宿必将是其旅游产业链构建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通过一个较为完整的生活链条的整合,民宿能够提供住宿、餐饮、文创产品销售、在地文化体验等多种功能和价值。民宿既是实现特色小镇旅游价值的重要产品载体,也是特色小镇进行“特色”塑造的一个重要来源,更是特色小镇进行城镇化、文旅产业集聚的重要平台。

民宿虽小,却并不简单,在选址、投资、设计、建设、运营管理、文化导入等方面,都需要本地和外地资源的整合匹配。在这个过程中,也促成了外来文化与在地文化的融合,张扬了当地文化价值的尊重和保护。外来的工商资本、运营经验、管理人才进入民宿,本地的土地、房屋、劳动力等资源和资本也被激活,本地人实现了当地就业,包括带动大量外出务工青年的返乡就业和创业,进而推动了新型城镇化的进程。

跨越民宿的几个误区

目前,“民宿”这一概念并没有清晰的边界。除了最本真意义上的要由在地“主人”开办之外,也涵盖了外来者开办的客栈。很多对民宿业的统计,既把都市白领在大理洱海边开的客栈算入其中,也囊括花间堂这类中高档精品酒店,乃至安缦、悦榕庄这类奢侈精品酒店。

民宿是在资本进行酒店标准化、连锁化建设背景下,诞生的一种特殊的居住空间产品。和连锁品牌酒店提供的标准的、稳定的服务相比,民宿的最大特征就在于它的非标准化。或者说,游客对于民宿的期待,除了必备的功能之外,更在于民宿的与众不同所能带来的惊喜。

随着民宿的火热,多元投资主体相继入场。投资者们根据各自不同的理解和立场,扩展了民宿的涵盖面。民宿越来越成为消费热点,很多原来的酒店,也希望从中“借势”。这些都导致了民宿概念的过度泛化。所以从宽泛的概念看,民宿的面目正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这种概念的泛化,显然不利于本真意义上的民宿成长。那些真正能凸显区域文化特性、主人品味的“小而美”的民宿,很可能在纷繁复杂的竞争局面里,又一次淹没无闻了。随着民宿数量的不断增多,民宿的经营利润也正被逐步地压缩,行业的变局已经开始了。对新兴的特色小镇来说,其民宿打造,从一开始就必须认真对待民宿的本真概念,并致力于打造真正具有持久生命力的民宿产品。

在方塘智库看来,民宿应该兼具有两种属性:其一,民宿一定是非标准化的空间产品。其二,民宿必需有真正意义的“主人”。

民宿之所以吸引人,主要在于其“非标”性质,人们希望通过民宿感受到当地独有的人文,富有特色的乡土气息,所以就要避免程式化。民宿需要创意、创新、产业融合,也需强调对于文化的体验,尤其是对鲜活的在地文化的体验。在民宿的经营中不能简单的复制成功案例,而需要经营者结合自身所长,充分融合自然、人文等各方面的优势。台湾地区民宿发展中强调的“在地、文创、古早味”,凸显的是在地文化在民宿建设运营中的价值。

只有以民宿的主人作为媒介,才能营造出真正的人情味,才能让在地的文化变得更地道、更可知可感。而民宿的主人,可能是民宿房屋住所的拥有者,可能是当地的原住民,可能是租赁经营的投资者,也可能是众创众筹的创客者,还有可能是热爱乡村生活的艺术家。需要强调的是,民宿的“主人”,离不开专业的管理服务培训,但也绝非酒店式的管理培训所能替代。

总而言之,在当下的中国,民宿的发展与特色小镇的发展有着纷繁的交织。特色小镇的民宿建设,需要将社区营造、文化融合、生活体验、特色服务等深度结合。反过来,民宿的建设,也将是文旅特色小镇在社区营造、产业发展中的重要环节。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