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鹏(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重要驱动力,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双创”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其中科技成果转化成为关键。

在刚刚过去的9月25日,中国首届博士后产学研创新峰会在固安举行。固安,位于“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在引入华夏幸福后,开启了“产业新城”的未来,向世人展现了超乎意料的惊喜与力量。这场以“大科学时代的技术商业化”为主题的博士后产学研创新峰会,吸引了国家人社部、北京人社局、河北廊坊市、固安县、纽约大学、中国科学院、盛景嘉成母基金等政、产、学、研、金领域人士的参与,以技术商业化为出发点,为中国创新创业的发展进行了深入而系统的探讨。

方塘智库认为,当今的中国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的逐步推进,创新创业在中国,已经由理念推广的1.0时代,迈进实践改革的2.0阶段。现阶段必须充分融合来自政界、商界、学界等各方力量,将智力资源与实体资本相结合,将以往远离市场的科研资源拉向市场。

目前华夏幸福在固安产业新城中所推行的技术商业化,正是以这样的思路,在逐步推进创新创业实现跃升式的突破发展。

科技创新是一个经济概念

从以往社会发展的历史经验来看,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的大量涌现,基本都伴随着新技术体系的推广渗透,这一过程里,新的投资消费需求不断产生。正是技术革新带来的市场创新,催生出巨大的创业发展空间,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

技术革新的来源一方面是由市场需求产生,一方面来自于科学研究积累。前者可遇而不可求,后者则可遇也亦可求,但是由于科学研究多远离于市场,在此情境下,如何将科学的智慧积累,转化为市场的现实需求,成为目前中国通过创新创业实现社会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关键。

科技的创新,是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产品开发到成果转化和市场开拓的全过程,不仅是科技概念,更是一个经济概念。而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比研究出成果的过程更加艰辛。

当前,我国许多领域的大量科技成果依然面临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不力、不顺、不畅的“瓶颈”,大量成果依然停留在“科技概念”阶段,需要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下,向“经济概念”纵深推进,支撑我国经济的快速、健康发展。

中国传统的科学研究成果多聚集于高校和科研院所之中,和市场的商业化利用衔接不畅。与此相对,多数本土企业,则由于自身条件所限,仅能跟随市场步伐而动,无法引领市场而行。

近年来,随着产学研模式在中国的推行,校企之间的合作日益加深,在为科技成果的转化提供了很好的输出窗口的同时,也为企业提升了整体竞争力和市场话语权。

以华夏幸福为例,其先后与清华、北大、中科院等科技创新“国家队”,在固安产业新城共建6个产学研创新共同体,并创造性提出并坚持“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技术商业化创新路径,在固安打造智慧生态、宜居宜业、创新驱动的产业新城。同时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创新驱动等国家大战略背景的实施,依托京南科技成果转化试验区,华夏幸福创新性地提出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gtc)的发展定位,通过技术引进同步自主研发,到孵化加速、中试生产,最终实现产业发展的路径,构建科技成果转化枢纽,打造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

在这一个过程中,从科技的原始创新到成果转化落地,再到商业化拓展,需要一个完整的技术商业化过程作为重要根基。

回望华夏幸福所经历的技术商业化创新路径,既离不开企业充沛的资金和项目支持,也少不了高校优质的教育和科研力量,同时突破了以往传统的“产学研”校企双方合作模式,加上政府优厚的环境和政策作为后盾,成为打通这一路径必不可少的一股力量。

方塘智库认为,科技成果的转化虽然存在一定的难度,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资本和人力投入,但这是决定中国经济能否实现创新驱动、掌握核心技术的关键。在如此形势之下,必须将传统的“产学研”模式向“政产学研用”方向升级,形成以高校、企业、政府三方通力打造的黄金三角。

具体而言,高校将创新思维深入贯彻于人才培养之中,以“学”带“研”。企业以市场为原则,用创新理念和科学技术,引领商业模式的变革,以“用”助“产”。政府在这里则要充分发挥“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同时,转变角色,以服务为导向,培育健康、有序、开放的政策环境,以“政”支撑“学、研、用、产”。

于此情境,首届博士后产学研创新峰会的召开,政府、华夏幸福、高校的三方协同,正是为打破传统技术转化的“瓶颈”,为推动技术商业化提供了尤为宝贵的借鉴经验。

优越服务体系支撑技术商业化

依照熊彼特的相关理论,创新是要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将经济体系中的一部分生产要素进行重新组合;这种要素的重新组合所带来的正是社会所乐见的“经济发展”。创业则是由企业家将这种“新组合”引入到现实经济当中。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生产要素、新组合技术、企业家成为潜藏于创新创业之中的三个关键要素,而落实创新创业,就是要不断地挖掘并创造这三个关键要素,在一定环境和条件下,使其能够充分融合,催生出巨大的能量。

当前社会生产要素的准备可谓充沛,同时以“产学研”等模式通过实现技术商业化为创新发展提供巨大的“组合”动力,但关于创业家的培育,以及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市场环境的搭建成为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服务体系通俗来看是以政府、市场机构等主体为核心,建立起一系列有利于创新创业发展的服务形式、机制、政策等制度安排。同时市场环境则表现为社会对于新兴事物的接纳程度和推广力度。

美国硅谷奇迹的来源,除了拥有绝佳的高校资源以外,最为重要的是其背后具有强大的服务体系作为支撑,尤其是以纳斯达克为代表市场平台的帮助。

纳斯达克是当下世界最大的电子交易平台,他帮助孵化其他交易平台都不以为意的中小企业,同时以创新增长作为其市场动力。比尔·盖茨和纳斯达克的故事,便是创业家和服务平台体系的之间关系的鲜明注解。

而在中国,2015年底河北固安设立了第一家博士后成果转化基地,在这个基地出现了硅谷的身影。固安博士后成果转化基地是构建技术、人才和资本相融合的创新体系与创新生态,探索以高层次人才科技转化促进创新驱动发展的新模式。同时以华夏幸福为主导搭建起“技术导入—技术研发—中试孵化—技术商业化”的全产业链服务体系,以及由技术交易服务、金融服务、人才服务、政策服务、创新创业服务构成的五大技术商业化平台,这都将为未来我国区域创新崛起提供新的样本。

当然,推行创新发展,立足本地产业的实际才是根本。不能盲目地引入其他国家或地区即成的发展模式,而应着重思考目前的中国到底有什么、缺什么、能做什么、为了什么。以此为基础,建立足够开放的服务平台体系,这个体系不仅是与企业家共担创新风险,更重要的是帮助其更好地规避风险。唯有如此,有理想与信念、有能力支撑和创新精神的年轻人才能在“勇于冒险”之中成为未来影响世界的企业家,创造属于中国经济的传奇。

在这种逻辑下,固安要打造的不是中国“硅谷”,而是一个属于世界的“固安”。

让高端人才成为创业家

在微观经济学领域当中,劳动、土地、资本和企业家才能一起被并列为社会生产活动中的“四要素”。

劳动、土地、资本这三要素的搭配比例,直观地决定着社会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但是创业家才能则潜藏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可能,它将以劳动、土地、资本为基础的生产要素予以合理组织,发挥最大的生产效率,是其三者的重要补充,而非相互替代。更为重要的是,创业家更是新产品、新技术乃至新经济组织的设计和规划者。

博士后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与传统教育路径不同,他们的身份既介于学生,又身处于职业。经过本科、硕士、博士的训练,博士后在各方面已经具备了可以创新创业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关于博士后的培养,在注重科研能力的同时,融入了更多市场和创业能力。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现实情况,我国第一家博士后成果转化基地的设立,是助推人才创新驱动的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以博士后为代表的高层次人才资源一直都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并给予了大量的教育投入和资金倾斜,他们代表了我国中青年的智慧创造力。但博士后研究成果产业化过程总体还不快,大部分博士后离市场还比较远,在这样一种现实之下,充分挖掘博士后等高层次人才的创新创业潜力,将成为实现我国以人才为创新驱动的关键一步。

总结而言,当下华夏幸福在固安所推行的技术商业化,对我国现有存在优势且未充分利用的资源予以重新挖掘和整合。同时将高层次人才作为重要的突破口,激发出高层次人才在创新创业中所具有的最大价值。高层次人才的创业将不同于以往,他们是将“被动型生存型创业”转为“主动型实践型创业”的社会践行者。

这样的转变和利用,对于创新创业在中国的推动将具有跨时代的意义,是一个值得去揣摩和推行的新思路,更是在步入经济新常态阶段下,通过落实创新创业引领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实践。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