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方塘城市沙龙在西安高新区万邦书店举行。本次沙龙由方塘传媒和西咸新区管委会共同主办,沙龙主题是“西咸新区新价值时代:从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到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在沙龙上,来自政学界人士和研究观察者们,就开发区、城市群竞争、人口迁移、古都变迁等话题,展开演讲和对话研讨。

其中,西咸新区管委会信息中心主任沈珂女士,就“逻辑与周期——新区新城的未来”进行主题发言。以下为沈珂主任的现场发言实录:

开发区的基本逻辑

开发区是80年代改革开放的产物,基本逻辑是在计划经济一统天下的格局突破现有体制障碍,实施局部的市场经济体制。从蛇口工业区到深圳特区、沿海开放城市,直至浦东新区等,无不是以经济体制改革和“制度红利”为特点。因此,新区新城的逻辑本质上就是市场经济的逻辑。

基本逻辑的新挑战

从两江新区开始,中国的区域经济进入了“新区时代”,过去是很多年才批一个新区,从此之后是一两年就批复一个,近两年就是一年批复好几个。有人说,新区进入“黄昏”。

其实,任何事物并不是多了就不好使,所谓“黄昏”,并不能简单从数量的多寡来衡量。我们要看究竟是新区的什么要素进入黄昏。

首先,原本作为新区命脉的“优惠政策”进入黄昏。众所周知,深圳特区当年之所以云集了最多的资本、财富、人才,是因为在别的地方干不了的事或者不合规的事在深圳可以干,这就是“优惠政策”的作用。一度,开发区被誉为“政策洼地”是有据可循的。但是进入新世纪,中国加入wto,市场全面开放,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和全球化程度大为提升,原先在开发区或特区独有的政策,如今已成为普惠。不仅如此,一些开发区在开发建设中片面追求短期效益,“套利”现象出现,国家从鼓励开发区进行政策竞争转向规范开发区、新区各项优惠政策,整治市场竞争秩序。所以我们说,开发区的“优惠政策”彻底进入黄昏期。

第二,以土地财政为依赖的开发路径。我们谈到开发区和新区,不能回避土地财政这个话题,这是我们真实触摸新区新城营造逻辑的基础。任何经济都有其周期,经过了十多年房地产市场的高歌猛进,到了本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时候,房地产对国民经济的贡献日益缩小,与之相配套的“土地财政”也就无以为继。这个话题学界和媒体已经讨论很多了,大家都很明白。所以我们说,过去做开发区很容易,现在不管是做开发区还是新区,都很困难了,原因就在于此,旧的开发模式被淘汰了,新的路径还没找到。所以我们说,开发区旧的以土地财政为依赖的开发模式彻底进入黄昏期。

对新区的基本认识

不管是开发区还是新区,一个根本特点是推进城镇化。这个太明显了,新区和开发区都是人口流入的地区,中国开发区二十多年的历史,最大的贡献就是加速推进了城镇化。

本届中央政府提出了新型城镇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的论断。国外一些学者对此可能有不同看法,有一些人说城镇化是工业化的结果,而非肇因。这其实是一种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体现,我们对此千万要警惕,要有“道路自信”。

2014年的时候,西咸新区和俄罗斯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签订了一个“一园两地”模式的中俄丝绸之路创新产业园的协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俄罗斯把中国的开发区经验作为重要的学习借鉴,他们希望我们中国向其输出“开发区模式”。

这是对中国开发区最好的正名。最近几年,媒体普遍报道“鬼城”、“空城”,确实反映出了一些新区新城建设中的不良现象,但是也有一些新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培育和发展,成为承载人口、改进业态、增加区域竞争力的强大引擎。所以,这种以政府为主导的推进城镇化、建设新区的模式总体上是成功的,我们对此必须有一个客观的认识。

新区新城的未来

有了一个对新区客观的认识和一个对新区基本逻辑面临新挑战的清醒认识,接下来,我们就谈谈新区新城的未来,也就是我们向何处去的问题。

熟悉区域经济的人都会发现,包括自贸区在内的批复方案,国家只是给予一个“鼓励先行先试”的权利,这其实就是说,在新区或自贸区进行改革的时候,国家允许你先行一步,允许“试错”。这其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权利,很多新区并没有意识和充分运用这一点。也就是说,新区在一定程度上拥有打破现行制度框架的权利。比如负面清单,自贸区可以有,新区其实也可以有,只是看有没有担当的问题。现在陕西提出了“激励、容错、能上能下”的三项机制,就是鼓励干部放开手脚突破有为,对新区试错创新是一个利好。

但说实话,现在这种跨行政区的新区体制创新,非常之难,实施起来更是大大超出了我们能够想象的范围。但说到底,创新是新区的生命线,没有创新的新区几乎没有存在的合法性。

说到体制创新,不能不提另一个词叫“体制回归”。现在我们注意到,很多开发区其实更像一个政府,甚至就是一个政府。这些开发区,正是处在一个“体制回归”的阶段里,体制回归到政府职能之日,其实也就是开发区消亡之日。

所以,新区新城的未来,第一个层面,是针对已基本建成的开发区、新区而言,它是有周期的,这个周期,就是体制创新到体制回归这个周期。

但是,新区新城的未来,还有第二个层面,这个是针对正在扩张中的新区而言。也就是,新区如何在新常态的形势下做好经济社会建设、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问题。

《西咸新区启示录》里引述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从开发土地到开发人转变。可能很多人听了没有概念,什么叫“开发人”?

我认为,开发人有两个层次,第一个是对内的开发。开发区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玩人”的,人决定事业,正是开发区解放了人这个关键要素,才使得开发区作为准行政机构焕发出了强大的工作效率和制度生命力。一个开发区,人不行了,事业肯定就不行,这几乎是铁律。

第二个层次,是对外的开发。这个最关键,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之后,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经济对智力、智能的依赖加强。过去卖红薯一定是穷人、下层人,现在卖红薯则有可能是互联网精英、创业明星。每个人都身处这样一个全球业态大洗牌的浪潮中,中国概莫能外,并且我们可能在这次浪潮中和发达国家站到同一个水平线。所以,开发区和新区现在一定要把精力用在对新业态的引导、培育和整合上,过去那种大投资、大招商的时代已经结束。在这个过程中,人作为生产要素中最活跃的要素必须要获得重视,不管是作为生产者、消费者还是投资者,一个区域人的结构和素质直接决定了这个区域的竞争力。我们现在搞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正是基于这一趋势。

方塘城市沙龙:

方塘城市沙龙是方塘传媒旗下的品牌活动,以“重新发现城市”为价值主张,依托方塘的优势专家资源,联合有关单位,定期不定期的针对城市营造、区域经济和产业转型等热点话题,邀请主管领导、行业专家、城市管理者、媒体精英等嘉宾进行对话,并在方塘城市评论的全媒体平台以及相关战略合作媒体进行传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