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余婷婷(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这番田园牧歌的景象,是“互联网+”创业园区梦想小镇的真实写照。八百多年的老街,黛瓦白墙的古建筑,“西溪且留下”的诗情画意,融合了现代的互联网思维,科技创新的产业,就是今天的梦想小镇。

特色小镇始于浙江,并在全国范围内蔚然成风。梦想小镇可谓是特色小镇实践的一个注脚。依据先生态、再生活、后生产,宜居、宜业、宜文、宜游的的开发理念,梦想小镇突破传统创业园区的思维,强调产、人文的融合发展,充分尊重仓前镇的自然风貌和历史人文。

如今的梦想小镇,已逐渐成为浙江乃至全国的创新创业高地。今年八月初,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构想被提出,将浙江大学、阿里巴巴、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梦想小镇等创新主体和平台串联起来,希望产生资源集聚效应。位于核心区域的梦想小镇,将是创新资源、人才等的重要承载平台。

寻找经济新动能,是困扰中央乃至地方政府重要命题,无疑,在战略层面,创新创业之于杭州,被寄予了更多的期待。

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的脚步日益近了,即便是晚上八九点,梦想小镇也在加班加点的建设。他们在等待着一些可能的神秘访客。在诗意江南,人间天堂之外,杭州希望通过这个窗口,向世界展示它的另一面。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发展理念:产、城、人文融合的探索

初次造访梦想小镇,是今年三月的时候。咖啡很香,便利店里的鱼丸面很美味,精致得堪比景区的建筑,是梦想小镇留给我最深的印象。

料峭的春寒尚未散去,西溪以西,规划中的未来科技城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粮仓孵化器里,一场创业大赛正在进行,台上的人在展示着自己的创意与商业模式,台下坐着一溜的创业导师和揣着钱的投资人。他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一批独角兽公司会从这里走出去,书写财富神话。砖红色的办公楼错落有致,为数众多的年轻公司在里面办公。落地玻璃窗里,电脑的蓝屏前,数以千计的年轻人正在编织着自己的未来,也许有一两个野心勃勃的,正在做着下一个的阿里巴巴的商业梦。当然,现实是在残酷的竞争之下,其中不少公司会以倒闭与失败收场。

我坐在河边,喝着热咖啡,看匆忙往来的年轻人。河对面是一小片的湿地,一片油菜花开得热烈,芬芳薰然。几只洁白的水鸟,在低空盘旋。从规划图纸上看,配套住宅、学校以及娱乐设施都将相继建成。

单纯的从产业上理解,梦想小镇是一座创业园区。实际上,他的营造理念,已然突破了传统产业园区的框架——它具备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在宜居与宜业之间,找到平衡。在梦想小镇开发之初,主管部门便围绕人的需求,确立了先生态、再生活、后生产,宜居、宜业、宜文、宜游的的开发理念。“人生的最高的意境是在山水间自由徜徉,在出世入世间自由徘徊,所以我们提出产、城、人文融合发展。由此可以探索走出一条新的不仅是创新创业的路子,而且也是新型城镇化的模式。”杭州市委常委、余杭区委书记徐文光,曾如此诗意的解释梦想小镇的理念。

今年两会至今,浙江的特色小镇模式获得媒体、乃至国家决策层的点赞,并在全国推广。梦想小镇,是当下如火如荼的特色小镇实践的一个注脚。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在与记者座谈时强调,特色小镇“非镇非区”,不是行政区划单元上的一个镇,也不是产业园区的一个区,而是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聚焦浙江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等七大新兴产业,融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这些小镇的形态“小而美”,是城乡之间的诗意联结,是“产城人文”一体的复合载体。

梦想小镇的规划,采取了嵌入式的理念,充分利用仓前镇原有的自然风貌。展开荷兰nita设计集团梦想小镇规划设计图,你就会发现,整个小镇被一个基本呈环形的稻田地带围绕,和既有的湿地味道的天然池塘、水面一起成为一条真正的田园生态带。远眺梦想小镇的建筑,呈现的是“种”在金黄稻黍中的视觉效应。

g20峰会召开在即,梦想小镇三期的脚手架逐渐拆除,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日黄昏,华灯初上,再次探访梦想小镇。在800年历史的仓前老街的基础上,修建了古典、雅致的街区,青石板路两旁,鳞次栉比、黛瓦白墙的中式建筑,沿河错落排开。小桥流水的格局,充满江南水乡的风情。民国学者章太炎的故居,就安静的伫立于巷弄的深处。

历史的老瓶,要装入互联网创业的新酒。平台思维与生态体系的营造,是梦想小镇的关键词。一如提出梦想小镇建设点子的前浙江省省长李强所言:它是一个新型的“众创空间”,一个巨型的孵化器,一个创业青年的社区,一个信息经济的新马达,一个互联网创业的生态圈……它囊括了互联网时代所有的热词,大学生创业、创客、互联网 、基金小镇、众创空间、融资融智……

在国家大力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之下,梦想小镇的目标是建成国内具有核心竞争力和重要影响力的“创客社区”、宜居宜业的小城镇。依据官方的数据,梦想小镇计划3年内集聚大学生创业者10000名,创业项目2000个;集聚基金(管理)及相关机构300家以上,实际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000亿元,金融资产总额超过3000亿元。

嵌入城市创新体系

聚集着facebook、谷歌、苹果等上千家高科技公司总部的美国硅谷,被称作创业的圣地、创富的摇篮,是“把最疯狂的梦想变成现实的地方”。李克强总理提出“双创”以来,关于“中国硅谷”花落谁家之争,便一直甚嚣尘上。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说:“杭州,是中国最有可能成为硅谷的城市。”这个预言能否成真姑且不论,但在科创平台与创新创业环境的营造方面,杭州的确拥有其独特的优势。

今年八月初,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构想,在关注这一命题的人中激起了轩然大波。杭州城西的房价应声而涨。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东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西至临安青山湖科技城,以文一(西)路为主轴。规划一东西长约35公里、南北跨径5~10公里的科创集聚区。

根据规划,通过5年努力,城西科创大走廊将集聚30万创新创业人才、1000家高新技术企业、1万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使之成为引领全省发展的“创新极”、全球领先的信息经济科创中心。

在产业方面,将主攻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电子商务、物联网、集成电路、数字安防、软件信息等先发优势明显且代表未来方向的产业,形成超千亿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集群。强攻人工智能、生命科学、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科技服务业、新金融等优势比较明显的中高端产业。

这条科创走廊将浙江大学、阿里巴巴、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梦想小镇等创新主体和平台串联起来,希望产生的资源集聚效应。以梦想小镇为代表的特色小镇,将是创新资源、人才等的重要承载平台。

从区位上看,梦想小镇紧邻杭州师范大学,与阿里巴巴、海创园、未来科技城、规划中的金融城的距离均在4公里以内。可以说,梦想小镇位于科创走廊的核心区。马云曾自己统计过,近15年来,离开阿里的“校友”约有4万多。其中极大一部分留在杭州继续创业。目前,梦想小镇的创业公司中,有极大比例来自于阿里的离职员工。一座灰黑色的办公楼外,阿里校友创业基地的招牌很显眼。

这个现象颇堪玩味。有人在分析硅谷的成功时指出,创业的核心问题是人才,除了斯坦福大学之外,惠普和因特尔等互联网巨头,同样是硅谷的人才摇篮。大量的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均来自于这些巨头公司。据统计,滴滴打车、同程网、蘑菇街、音悦台、虾米网等耳熟能详的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均来自于阿里巴巴。如此看来,在众多的双创平台中,在聚集优秀的创业人才方面,梦想小镇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

从规划上看,梦想小镇涵盖了互联网创业小镇和天使小镇两块内容。旨在通过建设、完善创业生态系统、人才服务体系、金融服务体系,打造开放、共享且具备内生力的创业社区和平台。

然而,从“双创”提出到被近乎疯狂的追捧,再到今天,关于双创的问题的探讨同样不绝于耳。今年年初,一篇《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凉了》的文章曾经刷爆朋友圈。此后,资本寒冬、泡沫化、同质化等质疑甚嚣尘上,关于创业浪潮的反思也此起彼伏。在此时,杭州大张旗鼓的规划科技创新大走廊,对于“双创”中暴露的诸多问题,则必须引起警惕。

目前,中国经济的问题在于新旧动能的转换,去产能的同时持续推动双创催生新动能,从政府体制、社会观念、教育理念等多个方面培育和激发创业家精神及创新精神,已经成为共识。“双创”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的。信息经济一直是浙江的特色和强项,关于“天堂硅谷”的蓝图,能多大程度实现,在警惕“双创”的陷阱之外,也许另一值得注意的是,梦想小镇的营造,应避免落入房地产经济的窠臼。今年以来,围绕梦想小镇、未来科技城概念的楼盘的价格,已划出一条相当陡峭的曲线,甚至超出了众多创业者所能承担的范围。试想一下,如果生存成本日益提升,甚至超过中心城市,那么梦想小镇还能承载他们的梦想吗?

激活小城镇的价值

今年,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期间,那些点缀在大城市之间的美丽小城镇,曾引起中国网民的艳羡。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中国的大城市,不论从规模还是现代化的程度,都可以与欧美国家媲美,关于乡村的建设,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思路也逐渐清晰。唯独中间的“小城镇”却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截止2014年末,全国共有乡12282个、建制镇20401个、县1596个、县级市361个,如果将上述四种行政单元统称为小城镇的话,这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集合。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因为发展模式、资源配置甚至行政体制等原因,一大批的小城镇因人才的流失、体制的制约而失去了发展的原动力,出现经济萎靡不振、建设水平低下、管理模式落后等问题。

在前文已经提到,特色小镇不是行政概念上的“镇”,在产业上强调特色,在运营层面,用创建制代替审批制,强调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

特色小镇的规划面积一般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建设面积在1平方公里左右,但其产业拉动能力远超3平方公里。这3平方公里的空间,在未来会慢慢形成一个综合性区块,会影响更大的区域发展。一如梦想小镇的影响,也将逐渐扩展到整个城西科创大走廊。

从概念到理念,特色小镇与我们常说的小城镇有极大的区别,但特色小镇的建设,将重新激活小城镇的价值。在当下,我们对于小城镇内涵的理解,需要重新梳理、定位,原有的小城镇发展模式有很大的问题,如政府主导、产业导向、粗放式开发等。寻找特色小镇与小城镇的结合点,重新调整小城镇的规划,将特色小镇的模式植入到小城镇中,解决小城镇的问题,是特色小镇建设对于小城镇发展的启示意义。

黄昏时分,与一位老杭州人一同,驱车从梦想小镇去往西湖。窗外灯火明亮的建筑一掠而过。他不禁颇为感慨,十年前,这里不过是一片阡陌农田。谁会想到今天,“种”在农田上的梦想小镇,竟成了杭州城西,乃至全国的创新创业高地。

2010年,科技西进的战略在杭州执政者心中开始酝酿,依托阿里巴巴等创新平台,互联网、信心产业已初具规模。日前,杭州最新的城市规划出台,“科技西进”被提高到重要的位置,其战略构想也日益清晰。新经济与信息产业,无疑是杭州乃至浙江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和着力点。如今,除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之外,青山湖科技城、银湖科技城、富春江科技城、新安江科技城、千岛湖科技城……也相继在建设或规划中。位于城西科创的核心区的梦想小镇,无疑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

历史总是很偶然,但似乎也有其必然性。十多年前,马云在杭州城西一座尚未装修的民房内,创造了阿里巴巴。如今阿里巴巴商业帝国已成为城西乃至杭州的经济驱动力。

阿里巴巴和创新创业,也逐渐赋予杭州城市以新的内涵。在诗意江南,人间天堂之外,杭州希望通过这个窗口,向世界展示它的另一面,现代的,科技质感的,创新的一面。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