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韦文英(方塘智库学术委员)

巴彦淖尔位于内蒙古西部,北依阴山与蒙古国接壤,南临黄河与鄂尔多斯市隔河相望,东连草原钢城包头市,西邻塞外煤都乌海市,处于我国华北地区与西北地区的连接带上。巴彦淖尔系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湖泊”,因境内有乌梁素海等众多的淡水湖泊而得名。
其南部是著名的河套平原,素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美誉,耕地面积40万公顷,是亚洲最大的一首制自流引水灌区,水利资源丰富,是国家和自治区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

此外,巴彦淖尔历史悠久,灿烂的河套文化和多彩的草原文明承载着历史的厚重。既有极具考古价值、驰名周际的巴音满都呼恐龙化石区和阴山岩画,也有尘封久远的秦汉长城、鸡鹿塞、高阙塞等古城池遗址及古庙宇。

千百年来,在河套大地上演绎了蒙恬修长城、屯垦戍边,卫青、霍去病抗击匈奴、昭君出塞、文姬归汉、三国吕布故乡、王同春开发河套水利、冯玉祥誓师、傅作义抗日等无数动人的史话。河套文化源远流长,内涵丰富。

所以说,巴彦淖尔的区域价值同样具有多样性的特点。如果把巴彦淖尔与内蒙古西部其他盟市相比较,由于巴彦淖尔目前探明并开采的矿产资源量相对少,矿产资源方面的经济价值稍逊于鄂尔多斯、乌海和包头。但是,因其与蒙古国接壤,巴彦淖尔具有其他盟市不可比拟的国际通商功能,拥有国际通道方面的经济价值优势,加上黄河横贯其东西全境,水资源开发的经济价值明显。

同时,巴彦淖尔不仅境内有乌兰布和沙漠,又正处于其它沙尘源边缘和北来风的风口上,其生态屏障功能更是不可替代。

由此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从蒙西地区和我国西北地区的视域看巴彦淖尔,其区域重点战略价值有水资源开发价值、生态屏障价值和国际通道价值。

水是巴彦淖尔最重要的发展战略选择依托 

水是万物之源,万木之本。水资源是区域发展的根本。没有水,一切都无从谈起;有了水这个根本,一切皆有可能。

巴彦淖尔市是幸运的,虽然地处干旱少雨地区,但因黄河横贯其东西全境而拥有相对丰富的水资源。黄河流经全境345公里,多年平均过境水经流量为316亿立方米。巴彦淖尔市水资源总量为60.278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3505立方米。水资源总量和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居内蒙古所有盟市之首。

以三盛公黄河水利枢纽工程及黄河总干渠为主体的引黄灌溉水利工程系统,和以总排干及红圪卜扬水站为骨架的排水系统,多年平均引黄河水52—57亿立方米左右,在内蒙古自治区西部、我国的西北部属水资源最丰富、最充裕地区。

巴彦淖尔市总排干沟的过境富余水量,加上正在实施的农业节水改造工程可节约的水量,为工业和生态的发展提供了比较充足的水资源保障。

水资源开发利用是巴彦淖尔的区域重点价值之重点,选择巴彦淖尔地区的发展战略,就必须紧紧围绕水资源来展开。在产业选择、产业布局、城市建设、生态建设等方面,都需要“量水而行”。

可以说,做好水这篇文章,就能做大巴彦淖尔市的事业。爱护水资源这个根本,做好水这篇文章,是巴彦淖尔市发展社会经济、推进城市建设、统筹城乡发展、维护生态安全与边疆稳定和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关键所在。

抓住这个关键,就找准了招商引资工作与区域经济合作的切入点;抓住这个关键,就找到城市建设的新亮点 ;抓住这个关键,就找到了产业调整升级的突破点;抓住这个关键,就抓住了统筹城乡发展的聚焦点;抓住这个关键,就瞄准了维护生态安全和边疆稳定的支撑点。简单地说就是,抓住了这个关键,就找准了撬动巴彦淖尔全局发展的支点。

那么,如何做好水这篇文章? 

当机立断地推进水资源管理体制改革创新

在方塘智库看来,要站在巴彦淖尔市可持续发展和北疆安全稳定的高度,管理好水资源。

管理好首先要规划好。要对全市范围内水资源的数量、质量、可利用量、时空分布特点及其演变趋势进行全面评估,确定未来治水思路,提出区域经济发展的水资源安全保障措施,为流域水资源的合理开发、优化配置、高效利用、有效保护提供科学依据。

通过编制水资源利用规划,一方面明确未来的水利发展目标、重点和措施;另一方面通过制定科学合理的治水方案,确保生活、生产、生态用水问题得以均衡解决。

根据规划的统一安排,对水资源进行统一管理,建立起流域水资源与生产力发展密切配合的应用信息系统,变供水管理为需水管理,以供定需。

要以保证人民生活需求和粮食安全为前提,以维护生态平衡为基础,以万元国内生产总值和污染量为两个最重要的指标,逐步建立片区与产业分水方案,实现水资源优化配置。同时辅以取水口的科学设置和取水量的科学检测等一系列先进技术手段,确保水资源管理跟上经济发展步伐。

我们此前的调研发现,管理好宝贵的水资源,当务之急是理顺管理体制,明晰水资源管理之权责。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沿袭着城乡分割、部门分割的“多龙管水”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的突出表现是“管水量的不管水质,管水源的不管供水,管供水的不管排水,管排水的不管污水治理,管污水治理的不管水回用”。其直接后果是涉水规划难以协调,水源工程和供水、节水设施建设难以同步,水源配置和供水调度难以统一,污水处理与再生水回用难以一致,造成水价格与水价值相背离,资源浪费严重,水系自我发展能力被严重削弱。

实践证明,这种“多龙管水”模式既不符合水资源开发利用的基本规律,不符合水资源的自然属性和经济属性,也就根本不能适应巴彦淖尔市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要求。

因此,要管理好水资源,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保障巴彦淖尔市经济社会的科学发展,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以“非改不能发展”的思想认识,当机立断地推进水资源管理体制的改革创新,整合涉水行政职能,建立水务一体化管理体制,对全市城乡的防洪除涝、供水排水、蓄水节水、水资源保护等,实行“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配置,统一取水许可,统一征收水资源费,统一监控水质”的水资源“六统一”管理体制。

通过水资源管理体制的改革创新,促进巴彦淖尔市水资源的统一规划和优化配置,力争做到水资源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最优化,确保经济社会和自然环境实现可持续协调发展。

要做好、做大巴彦淖尔市水文章,还需要把巴彦淖尔市的水资源及因水而生的各种优势,放在更广阔的空间格局和更高的区域层次上进行审视,为有限的水资源搭建更大、更高、更有效的资源配置平台,使水资源在其承载力范围内实现利用率最高,效益最优,人民因水而获得的福祉最大。

在方塘智库看来,具体做法至少可以有二:

其一,牵头积极争取自治区和中央的支持,建立蒙西经济区(河套经济区),并试图上升为国家战略。明确区域分工,合理布局产业,实现蒙西经济区优势互补,优化资源配置,充分体现巴彦淖尔地区水资源价值。

其二,可以牵头倡议建立包括银川平原在内的大河套经济区并力争上升为国家战略,使巴彦淖尔地区的水资源优势在更大平台上实现优化配置,最大限度地体现干旱地区水资源的价值。

“治沙”与“补水”协同推进的综合治理之策

和其他地区的“治水”逻辑一样,除了对水资源价值最大化利用外,还应该放在生态保护的战略背景下来看。从当前来看,巴彦淖尔生态保护战略,最紧迫的主题其实可以概括为“治沙、补水”两大任务。治沙就是阻止沙漠化进一步恶化;补水就是抓紧补足乌梁素海的水,发挥其固有的生态功能。

关于治沙,从治沙的战略意义到治沙的技术方法,业已形成许多成熟、可行的方案。巴彦淖尔市的治沙实践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积累了丰富的宝贵经验。接下来,我们认为可以在两个方面进行尝试:沙漠土地永久性确权;探讨以“坎儿井”方式建设治沙生态渠。

首先是尝试确认沙漠或荒漠化土地的永久性使用权(或承包权),发动社会力量治沙的同时发展沙产业。发展沙产业除了利用其丰富的太阳能、风能外,条件适合的地方还可以适度发展种养业,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实际上,精明的商人已经看到了治沙带来的商机,不少人已经从北京等地来到乌兰布和沙漠投资治沙创业,而且成绩不小,收益不错。投资商通过种梭梭,嫁接苁蓉,养殖骆驼,种植甘草等,直接从治沙中受益。

但此前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由于他们承包的沙地都有时限,有的是20-30年;通过土地流转得来的沙地,最长使用权也仅是50年,这就影响投资者的投资热情和投入力度。

无恒产则无恒心。为提高治沙积极性并保持这种积极性,最根本的是尝试将沙地、荒漠地的使用权或承包权进行永久性确权,使之等同于所有权,给治沙人予“定心丸”,以恒产激励恒心,吸引更多有实力、有志向投资治沙创业者加入到治沙的队伍中来。

其次是模仿新疆坎儿井,探讨建设一条树形生态暗渠。暗渠连接黄河灌溉渠道和乌梁素海,先北向进入乌拉特大草原,然后向西沿阴山脚直通阿拉善荒漠地带,最后连接阿拉善巴丹吉林沙漠湖泊群。

暗渠的南北方向上根据地质情况和实际需要,可以建造数条支渠,以连接遍布荒漠中的大湖小海。从平面图看,整个渠道就像一颗巨型大树,我们称之为树形生态暗渠(如下图所示)。在所有渠道边都植树造林,形成防风林带或小片绿州。树形生态暗渠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农业生产节省下来的水资源之生态灌溉功能,收集、储蓄雨季山洪。因而能够系统有效地调节蒙西地区的水资源。

关于补水,我们的建议是将乌梁素海补水工程与整治河套水利灌溉渠道进行整合,作为重大的水利系统工程项目进行立项,争取国家支持。​

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境内,是地球同纬度最大的湿地,是我国八大淡水湖之一和黄河流域最大的岸边湖泊,也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草原湖泊。

从生态意义上讲,乌梁素海不仅仅属于巴彦淖尔市和内蒙古自治区,更是属于我国西北、华北、东北地区的共同的生态财富。同时,乌梁素海作为河套灌区水利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农田退水、工业废水及生活污水唯一的承泄渠道,接纳了河套地区90%以上的农田排水,对于控制土地盐碱化、保护灌区水环境发挥着重要作用。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乌梁素海面临着补水来源不足、湖区面积急剧减少、生态功能严重退化、湖区污染物长期积累、水体污染严重、沼泽化进程加剧等问题。

如果乌梁素海失去生物吸收与过滤的功能,整个河套地区的排水及废水将直接进入黄河,这对小北干流、三门峡库区、小浪底库区乃至整个黄河下游的水资源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据国内外专家对乌梁素海的多年分析研究,乌梁素海每年需补水5.5亿立方米才能保证水量基本平衡。水源补给不足是乌梁素海治理面临的最大问题。专家预测,如果不采取切实有效的补水措施,乌梁素海将在10—20年之内完全干涸,使我国西北地区的三大沙漠联手,势必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进而威胁京津冀、西北、华北地区的生态安全,影响周边数百万各族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乃至基本生存。

因此,实施生态补水,确保湖区水量平衡和水质持续改善,抢救乌梁素海,时不我待。当务之急是,组织专家对巴彦淖尔境内的灌溉渠道和乌梁素海进行系统考察、诊断,站在蒙西经济区乃至大河套经济区资源优化配置的角度,站在北京乃至华北生态安全和北疆稳定和国防安全的高度,拿出符合实际的项目方案,尽早上报,以争取国家政策支持。

区域大变革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年度出品,察区域发展之大势,谋区域转型之战略,策区域发展之道路,关心区域新图景,关注中国大变局。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