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蒙业(方塘城市评论实习编辑)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走在天津滨海新区最繁华的泰达大街上,几乎看不见路人。而此时,距北京南站60分钟、天津站21分钟车程的于家堡高铁站前却是川流不息,正是下班高峰,从南部金融区和北部工厂区而来的小轿车汇集于此,更多的职工是在回天津市区的班车上。高峰过后,滨海地区一片寂静。

自1994年滨海新区着手建立至今20多年的时间里,各技术园区的工厂和写字楼在海河入海口的盐碱滩涂上拔地而起,“滨海速度”所代表的gdp增长速度势不可挡,但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这里也一直经历“发展速度”与常驻人口的增速并不匹配的困扰。

滨海新区的发展模式与“特色小镇”不尽相同,但单从选址的角度考虑,可以以此为鉴,再对比浙江优秀“特色小镇”,探讨“特色小镇”背后选址的智慧。

以主要城市为依托

以杭州市辖范围的特色小镇为例,从它们的分布可以归纳出两个特点:

1.基本分布在杭州市区外延,距市中心不超过20公里,开车往返不到一小时;

2.位于主干道沿线,交通便利,城际交流便捷。

特色小镇根据其“主要依靠民间企业投资”、“规模小”的特性,充分利用已有优势,建设并非从零做起。以市场为主的资源配置往往使得公共服务的完善滞后于人口增长,而这些“特色小镇”离城市近,交通便捷,有一定公共服务的基础,居住条件与城市相差不大,因而在小镇发展初期更容易被人们接受,进而再完善公共服务,形成发展迅猛的良性循环。

据此,我们不难解释为什么深圳宝能集团对奉化养生小镇进行了撤资,导致奉化养生小镇在浙江省关于“特色小镇”的大考中被降格。正如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综合处处长潘毅刚指出的那样:“奉化是宁波市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财力有限,要在短期内完善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较为困难,企业最终选择撤出也难免。”

生态优美

“特色小镇”支撑产业的高端性主要吸引中高收入的人群,而如今不再是当年靠开采石油、闯关东来发家致富的年代,再加上城市扩张导致内部矛盾逐步加剧,人们对工作和生活环境是否舒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风景旖旎成为了“特色小镇”选址的必要条件。比如:云栖小镇——“钱塘北望,五云山坳,竹径通幽,云雾缭绕。云栖坐拥新西湖十景半壁风景,森林覆盖率达70%。”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它拥有独一无二的自然乡村田园风光,保留原始水系和原始风貌,是一处都市郊野休闲的后花园。”玉皇山南基金小镇——“青山绿水环绕中的玉皇山南,坐落着一栋栋粉墙黛瓦的小别墅。”

全年受季风气候影响的温暖多雨的浙江省在特色小镇的选址上具有天生优势,相比于城市,人们又多了一个在小镇生活工作的理由。试想一下,上下班途中欣赏着5a景区般的自然景致,呼吸着纯净清新的空气,亦工作亦旅游的生活状态,令人艳羡。此外,风景优美还有利于休闲旅游、生态农业的同步发展,促进城镇互动,延长产业链,为其支撑产业锦上添花,让小镇更具生命力。

因此,在我们看来,除了需要后天的规划和建设外,靠近城市、生态优美的先天条件必不可少。浙江省的特色小镇虽具有代表性,却不具有普遍性。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成为具有浙江特色的“特色小镇”,而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探索最适合当地发展的“特色小镇”模式,其中,选址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需要进行多维度的思考和测算。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