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蒙业(方塘城市评论实习编辑)

【一】

在永修县城去往江西昌北机场的出租车上,年近40岁的司机跟我聊起天来,一口标准普通话,偶尔夹带些江西口音。我上车的地方在“住宅区”附近,“住宅区”实际就只是白莲湖边一个普通居民小区,但只要说起这三个字,当地人没有不知道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通往永修县的高速公路旁,坐落着江西蓝星有机硅厂,它是目前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有机硅单体生产企业,年产70万吨有机硅,主营业务收入达100亿元。截至2015年9月,全县有机硅关联企业达75家,产品销售遍及全国各地并出口五大洲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而在永修县声明赫赫的“住宅区”则是蓝星有机硅厂专属的职工家属区。自1968年建厂以来,有机硅厂逐渐成为永修的支柱企业,并吸引全国大批相关人才集聚到永修定居,房地产、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也因此逐步完善。而这个出租司机的父亲就是当年风风火火移居永修的工人之一,他则是正宗的“蓝星二代”。

“‘住宅区’曾经是这一块最富的地方,现在不行了。”司机大哥惋惜道,还是一口普通话。曾经他们以作为“蓝星人”自豪,而如今,控制环境污染对有机硅生产作出了严格的要求,产业转型升级也妨碍了有机硅行业进一步壮大的可能。当单一的传统龙头企业前景不再光明时,年轻劳动力外流,永修似又恢复了建厂前的人口状态。

永修可谓是一个很好的反应产业与地方互动发展及其兴衰的例子:产业初期发展吸引人才集聚,经济和社会一片繁荣,但一到产业转型失落时,因为没有替代经济支撑,人才外流,地区快速衰败。

这对我们研究方兴未艾的“特色小镇”建设是有很重要的启示性的:对于一个特色小镇而言,“支撑产业”于其有极高重要性,但我们认为支撑特色小镇的产业从一开始就要注意其“内生性”、“可循环性”与“长久性”,这是所谓特色小镇“产业支撑”问题的核心。

【二】

201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专门提出要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使之成为繁荣农村、富裕农民的新兴支柱产业。乡村旅游固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种种弊端,有利于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但在现实的发展中,包括乡村旅游在内的农村地区的产业发展也带来了另外一个结果:因为收入的增加为农民创造了通往城市的眼界和机会,乡镇人才依旧流失甚至更多地流失,留下的仅仅是投资者,而且,这些投资者也少有真的生活在工厂所在的农村地区的,一个没有人气的乡村,哪怕经济产值上去了,在我们看来,也是一个不可持续的乡村建设和发展模式。

因此,当我们一方面想方设法“阻止”原来的劳动力流失时候,还应该考虑如何将乡村之外的人口“拉”进来,这就需要在农村发展产业的时候,平台和载体不仅仅是一个景点、一个工厂甚至一个产业园,而应该是和就地城镇化密切相关的城市化平台,“特色小镇”的价值之一就在这里:不仅提供就业,而且,还有宜居的环境,不仅能够留住本地人口,而且还能吸引外来人口,不但能够带来产业集聚和经济增长,还能基于更多元的人力资源构成,实现产业和城镇的可持续发展。

而这给特色小镇建设带来另一个战略上的启示:首先是吸引人过来,这是思考和选择一个特色小镇的支撑产业的前提;其次是把人留下来,推动产城之间高水平互动发展。这就要求,对坐落于乡村空间的特色小镇建设而言,其产业选择和布局一定不是基于当地既有的劳动力资源结构,也不是主要看重于当地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而是要基于全球化的产业变革,用高水平的城镇化平台以及平台的综合性、特色化的配套服务来推动产业落地,特色小镇是一种超越产业集聚的发展模式选择。

基于此,我们看到,目前一些比较成功的特色小镇,在产业选择上都走的是高端化,都扮演了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升级的平台角色。所谓高端产业,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技术含量高,表现为知识、技术密集,体现多学科和多领域高精尖技术的继承;第二,处于价值链高端,具有高附加值的特征;第三,在产业链占据核心部位,其发展水平决定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

但是,在我们看来,产业的高端化还不是特色小镇最核心的竞争力,更核心的应该是基于对人的新生活方式和新消费时代的洞察,而进行的宜居宜游的生存空间的营造。当我们从这个维度思考特色小镇的发展时,就有了不一样的战略理性、投资理性和产品理性和设计理性,我们也就会发现,包括像茶叶、黄酒、剪纸、特色小吃等很传统的产业完全可以成为特色小镇的产业支撑,并可以通过特色小镇的建设推动这些传统产业多元化、多种可能性的转型升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