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赵灵灵(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5年1月21日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创建特色小镇战略,一年多的实践使浙江特色小镇成为国内园区经济转型、新型城镇化建设、产业集聚发展的风向标。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若干意见提出加快特色镇发展。因地制宜、突出特色、创新机制,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推动小城镇发展与疏解大城市中心城区功能相结合、与特色产业发展相结合、与服务“三农”相结合。时至今日,方塘智库对特色小镇进行了半年之久的持续研究,对此做了系统总结及创新探索。

中国经济向“l”型底端走向的趋势使各部门和相关企业对经济发展有了重新的思考,“转型”、“改革”是新时代的命题,特色小镇便是在这一命题下的实践。特色小镇的诞生绝不是偶然,系统研究后会发现,中国园区经济的发展路径在特色小镇内获得了延续和创新,它们共同承担的职责是区域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总量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但是人均gdp才是代表人民福利分配的指标,人均gdp不提高,中国经济建设的任务仍然不能懈怠。那么,新时代经济建设聚焦到人均gdp,经济不仅仅是靠增量,更是靠质量。

浙江省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实施意见中明确指出,特色小镇是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特色小镇的创新之处便在于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四大城市功能齐备,产、城、人融合,生产、生态、生活兼顾的发展理念,以人为本,实现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产业选择有内在规律

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经济革命,由农业革命、工业革命走向信息革命,还会走向新的技术革命,这是历史规律,但其内在动力是产业更替的必然性,产业的选择是趋向增长率更高、处于增长期、能带动更多就业与部门协作的产业。这也是特色小镇产业选择的规律。根据规划,未来三年里浙江将重点培育100个特色小镇,在产业上聚焦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兼顾茶叶、丝绸、黄酒、中药、青瓷、木雕、根雕、石雕、文房等历史经典产业。

产业是其特色化的核心体现,产业是支撑小镇经济增量的支柱,也是小镇成败的决定因素,产业链的打造要集中于微笑曲线的两端,人才引进与当地居民就业培训要同步跟进,避免激化矛盾。从国内外小镇案例来看,小镇的特色还主要体现为文化特色、建筑特色、饮食特色等,特色的选择与打造要因“镇”不同。

文化内涵全面贯穿

浙江特色小镇建设运行方式是“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非“镇”非“区”的经济发展与生活空间营造的高地。文化是区域认同感和生活归属感的纽带,市场化运作的特色小镇的文化建设不容忽视,这也是区别于园区经济建设的最大内涵之一,是新一轮城镇化过程中去房地产化的思维之一。

本土民俗风情与文化底蕴是文化底线。浙江省特色小镇文化挖掘与建设是由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厅担此重任。省委宣传部具体负责全省特色小镇的宣传工作,历史经典产业特色小镇文化内涵的挖掘,七大产业特色小镇文化内涵的打造;省文化厅具体负责历史经典产业特色小镇文化内涵的挖掘,以及七大产业特色小镇文化内涵的打造。整合本部门资源,支持特色小镇强化文化功能建设。

多元文化融合是小镇持续发展的关键。特色小镇是一种自我突破的实践,从系统论角度看,是一个“打破——重组——建新”的过程,文化冲突必然存在,因此,也为特色小镇多元文化融合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特色小镇文化认同感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需要现有乡村文化的融合,新文化元素的融入,以及整体文化的传播推广和延续,这是一项伴随小城镇“成长-成型-成熟”贯穿始终的任务与职责。

旅游是必备功能

在不同产业选择的特色小镇,旅游是可以灵活匹配的,在文旅小镇里旅游是一种产业链条完备、旅游服务功能齐备、旅游要素齐全的产业,但在非旅游主导型的特色产业小镇里,旅游便是一种城市功能。中国旅游业已经进入大众旅游时代,全域旅游并不是处处搞旅游开发,而是,无论是新城镇的改建扩建还是老城区的复兴都应该配备旅游的功能。

旅游是市场化的需求,全域旅游推动着城市和乡村旅游化发展,旅游化是指功能、服务、设施、标示等向旅游业的延伸,并非简单景区化。特色小镇的旅游功能与其产业发展协调统一,其产业体系与外部系统产生交流碰撞的节点都可形成旅游行为,表现形式有会议、会展、文化体验、科技体验、产业博物馆、民风民俗等。

旅游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漫无目的叫做散步。旅游则通过人的流动行为产生要素互动,这种游走的目的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已经远远超越感官的需求,而使得精神层次的丰富与交流变得愈加重要,旅游服务也早已超越了“吃住行游购娱”六大要素。因此,方塘智库提出“大文旅产业”概念,大文旅产业是相对于文旅产业范围而言,除文化和旅游产业之外,还涉及健康、教育等与其相融合的基础产业,是一种泛文旅概念,具有跨界性,融合互联网、智能技术、大数据等新兴领域,是满足流动中人消费的生活方式,是一个以文化旅游为主的产业生态体系。

社区是人才集聚的基础

特色小镇多选址在城乡结合部,即城郊,表明了特色小镇是新型城镇化的创新探索,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农村社区化是一个探讨很久的话题了,目前实践中主要形成了“城乡开发建设带动”、“产城联动”、“中心村建设”三种主要模式。特色小镇建设是包含农村社区化的城镇化,其中还包括公共交通、水电气等公用设施、文教卫体等城市公共服务功能的建设和完善。可见,特色小镇的社区建设并非简单的新型农村社区。

农民在特色小镇的集聚体现为拆迁安置房等,为集中更多产业建设用地,社区多为服务非农产业的中高层建筑,同时,打破了村落生活形态与关系网络,建立新的社区关系,适应城市文明的发展,这些给农民带来了适应新生活的挑战,倒逼特色小镇创新社区管理。

当然,产业人才的集聚在特色小镇是无可替代的,产业人才是由小镇外部迁徙进来的,人们之所以愿意从已经习惯的城迁徙到陌生的镇,定有它内在的供求关系,这种供求不仅仅是市场化的,更多是情感方面和身心方面的。小镇除了要打造一个能满足其精神追求的创业就业空间之外,建立一个具有归属感的颐养社区更尤为重要,高昂的一二线城市生活成本已经成为更多新兴产业人才的痛点,特色小镇的建设切不可走经济园区“孤岛式”开发模式。温度、湿度、光照度、海拔高度、物产丰富度、空气洁净度等等这些宜居资源是最具吸引力的,小镇对其内部乃至整个区域的自然资源要进行合理保护,绿地、公园、生态涵养区的规划建设成为特色小镇具备宜居条件的关键因素。

如果说产业、文化、功能服务等都可以通过行政等外部力量的干预获得一定的发展动力的话,那么,社区营造是难以通过外力形成的,因其本质是人际关系网的重塑,这是人自发主动形成的,是否选择经历新旧系统的更换,新旧文化的冲突,新旧环境的适应,这对个体而言是艰难的抉择,对于一个市场化的特色小镇而言,人的集聚难度不言而喻。但发展总要经历创新与自我突破的痛苦才能找到最适合的路径。

运营管理逐步市场化

乡镇的运营及内部组织管理在我国已经有了大量的研究著作和实践案例,但特色小镇在国内属于新的实践,是一种新型城镇化的探索,没有样板。这种探索是伴随者国家经济体制改革进行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以经济体制改革为核心,以“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为核心问题。特色小镇成立建设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作为推进特色小镇建设工作的实施主体,以常务副省长为召集人。涉及到人治,完全交给市场是不现实的,但突出市场资源配置优势和建立服务型政府是特色小镇建设的重要目标,浙江省建立了特色小镇省政府秘书长为副召集人,省委宣传部、省发改委等13个省级部门作为联席会议成员,并明确各自职责。

通过ppp模式推进小镇的市场化运作,在金融支持方面,提出发债融资、产业链融资、非现金支付业务支持、社区金融、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等特色小镇项目多渠道融资支持,深化特色小镇信用体系建设,改善特色小镇金融生态环境等。

存有不足是特色小镇前进的动力

特色小镇在国内处于探索发展的初期阶段,其不足之处也是情有可原。我们要善于在发展中修正错误,在实践中创新理论,处理好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由此特色小镇才能协调、持续发展。

特色小镇的首要任务是自成体系,实现城乡一体化,但与城市的互动性却表现不足。交通虽早就通达,公共资源的城乡配置却难以均衡,加之户籍制度的羁绊使小镇难以名副其实,产业仍是底端部门的转移。

特色小镇非“镇”非“区”,是什么?这是一个发展出路的问题,新型的事物无名无分早已成为习惯,其原因或许还是怕犯错误。发展得好便自然有好的出路、好的名分,发展得不好或随了更新事物的步伐而消散,再或就此荒芜痛遭批判。

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了特色小镇是不具有普遍性的,东部沿海地区是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快步发展的,积累了一定的产业基础,培育了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并与新兴互联网产业同步前进,所以具有多样化的产业选择。但西部地区地广人稀,能源与自然资源丰富,核心产业的定位势必要进行差异化选择,方塘智库也在探索以文旅产业为核心的文旅小镇发展过程中,既基于地区资源禀赋,又契合国家政策指向。

特色小镇在我国实践了一年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效果初步显现。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2015年新开工建设项目431个,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额480亿元,新入驻企业3300家,引进1.3万多人才,并带来含金量较高的新增投资、新建项目和新增税收,受到了国家的充分重视。我们欣喜于这样的成就,投入于这样的研究,热衷于这样的实践,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探索中前进,在经验创新,在教训中进步。

特色小镇的春天刚刚到来,新生的力量还积蓄在泥土里,只待那一瞬间的破土而出。选择牵手还是选择独行,选择联合还是选择独行,选择跨界还是选择独行,答案是你选择的,也是我们给你的,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你不变也有力量推着你变。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