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书社编辑)

有人生活的地方就应该有文化,而且应该以一种随处可见的状态存在,包括街区、传统建筑、手艺人,等等, 作为城市与人之间沟通的桥梁。

不论是历史文化还是现代文化,它的存在状态都是决定一座城市厚重与否的关键,但这样的存在状态在今天正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

在经历了30多年的快速城镇化之后,gdp以惊人的百分比突飞猛涨,现代建筑物一夜之间代替了传统建筑。当这种文化面临危机的时候,总是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感受。​

当传统建筑和技艺逐渐消失,我们也到了重新审视城市与人、文化与城市、人与文化的关系的时候了。人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又该如何保护躺在角落正逐渐被遗忘的各种文化?

今天,根据以上问题来探讨和寻求解决路径的书不尽其数,观点和答案也都各有千秋。最近读得一本日本著作《东京下町职人生活》。这本书与众不同的是,它给人提供了一个了解日本东京文化、人与城市之间的关系的样本,也以适当的方式提供了解决问题的路径。

“他们抗拒一切以赚钱和高效为目的的工作,原则上只接受自己认可的工作。一旦接受了工作,便下定决心无视利益,穷尽自己的技术精髓将其完成。”不知不觉,这种工作习性也逐渐成为了东京文化的一部分。

东京根岸文化保护的启示

冬日里的东京,白茫茫的雪像肆无忌惮的孩子游戏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除了白色看不到其他。而这时,也是人寻找感情寄托的时候。位于东京都台东区一个叫根岸的老街区,这里坐落着大大小小、具有日本特色文化的店铺。这里大多数人寻找感情寄托的方式也是特别的。

根岸兴盛于昭和年代,当时东京还以江户而闻名,位于东京的大大小小的街区和根岸一样,有着丰富和厚重的、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

江户在明治维新时更名为东京,到今天已经有120多年,这期间,东京曾发生过两次具有毁灭性的火灾,一次是1923年由关东大地震引发的,另外一次是1945年,也就是昭和二十年东京大空袭造成的。这两次大火灾让当时整个东京几乎化为了焦土,但根岸幸存了下来。据书中的介绍,根岸之所以能够幸存,是因为它的防火建筑设计,和这个地方的老百姓的积极参与。

大火之后,东京开始工程浩大的重建工作。但对根岸这个地方的修复却尤其不一样。对如何构建新城和修复旧区,构建现代建筑与传统建筑之间的关系,还有如何让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的人融合进现代都市里。东京总是匠心独运的。

就算是一个简单的玩具店,也记载着一定很长的历史。不同于现代的玩具,那些老式样的玩具,因为独特的传统技法,并且被匠人倾注了真诚与灵魂,让玩具也有了别样的味道。在浮躁的都市里,这种质朴之物变得弥足珍贵。

在这个地方行走是不容易感到乏累的。看尽了人间温情与其貌不扬的建筑背后的历史文化,纵使是外面的摩登建筑,一时间也会让人心生欢喜。

根岸不仅承担起人与城市文化共生的责任,而且因为有了独特的文化,让人产生了情感的寄托。

重建对城市空间的认知

日本文化向来受到东方人的青睐,这得益于他们在文化保护上所表现出来的严正态度:失去历史,意味着没有过去。

中国三十年多年的快速城镇化历程,被土地开发和房地产逻辑所驱动,长时间以来忽视了城市向人而建的根本诉求。城市的传统文化在城镇化进程中受到冲击。

日本建筑师矶崎新和浅田彰认为,传统的建筑空间大概有三种,固定的,就像欧洲传统建筑;游牧式的,游牧民族的帐篷;第三种就是既游动又稳定的,比如日本的神道寺式建筑物,材料可能不固定但是形式是固定的。

对于现代都市空间,作家也斯在他所著的相关图书中提出了三个类别:真实的,也就是有历史脉络可寻的,比如蕴含历史文化的建筑物;超现实的,由各种因素构成的国际性都会空间,比如今天的香港;超级真实的,也可以说是“模拟类像”,比如迪士尼世界等模拟虚构工艺世界的空间。

今天,本是固定式的建筑物又会再一次朝着游牧化的方向发展,也变得越来越超现实化。建筑物也大多是以一种集合了一些中国内地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形式而存在的混杂文化。城市与人、建筑与城市、人与建筑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复杂起来。

也斯认为,香港的建筑具有很强的“拼凑”风格,文化符号完全被赋予在了一种脱离本地文化特色的建筑物身上,如此,对香港而言,也就无处寻找香港本地的历史脉络了。

所以,重新构建对城市空间的认知,这在一定程度上不仅要遵循上文提到的文化保护,更要注重城市设计的最终目的:人与城市文化的共生。

传统文化与城市的共生

香港公屋起始于1953年的一场大火。当年的圣诞夜,水埗石硖尾寮屋区发生大火,导致53000名灾民无家可归,当时的香港政府为了能够尽快安置受灾居民,所以选择在原址附近兴建了俗称七层大厦的安置房。

时间延续至今,该地欲要施行重建措施,却受到了很多人反对。而之所以受到众多人的反对,其原因是基于众多问题的考虑:老弱病残者没有得到照顾、租金政策给出的租赁金太贵、居住环境的内在空间受到限制,等等,这些问题的被忽视都让生活在该区的人感到自己与这座城市严重脱节。

在城市建设上,只是以城市外貌上的设计为核心来构建城市,并不可行,基于合理的城市文化而建成的城市才是一座适合人生活的城市。而在城市建设中,如何构建这样的一种人、城市、文化相互融合的关系,无不考验着城市设计者和城市管理者。

对于城市设计者来说,在对建筑外貌进行设计的同时,也需考虑它与城市空间的关系,而这个空间更具象地说,就是什么样的位置符合什么样的建筑风格。

其次,将建筑物的位置放在首位之后,就要考虑它与周边具有文化地标符号的建筑是否可以更好地融合,让建筑存在的顺其自然,才是建筑落地于一座城市的关键。

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不论是出于职责还是对个人生活的负责,都有权利和义务使城市朝着良好的状态发展:采取一定的措施使本地的历史文化不被破坏、遗忘;使人与城市不论是在城市空间的内在还是外在上更好地融合......这都将是身在其职的人所要承担的责任:在其位,谋其职,采取的措施才会见良好的成效。

在30多年的快速城镇化之后,东京根岸值得中国城市的借鉴。因为对城市而言,历史文化的破坏和遗忘是不可逆的。

每周一书

一书一世界。没有对阅读的深度参与,就没有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刻认知。方塘智库每周用一本书深度回应一个热点命题,并致力于重塑主流阅读共识,是所谓“每周一书”。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