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由方塘智库主办的全球青年建筑师沙龙第二期“城市与建筑新格局”在唐山丰南全球创新创业聚集区成功举办。

编者按:

在新的经济常态下,社会发展面临新的格局调整时期,转型成了各行各业的头等大事。对于城市和建筑来讲,寻求新的突破是必须的选择。

从2014年以来,老城区改造成为北京城市建设的关键词之一,拆而不迁、改非新建、老格局承载新生活成为非常流行的旧城发展思路。这一项目不仅是老百姓热切关注的内容,政府也给出相应支持,建筑师、规划师也努力提出好的改造方案。

在本期全球青年建筑师沙龙中,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围绕“北京旧城区的大杂院改造和城市更新”,就北京的胡同改造案例结合自己的建筑发展理念展开演讲。

青山周平在北京生活的十年中有七年居住在老城区的胡同内,基于对胡同生活的真实感受,通过建筑的专业思考,他成功改造位于南锣鼓巷的一家胡同住户的房屋。受启发于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考场空间构造,在改造的过程中他通过移动构件赋予了一个小空间的复合功能。

在青山周平看来,房子和家的概念不一样的是家包含人的感情。虽然胡同住户的房子大小跟现代化高层建筑内的单元房尺度差不多,但是生活感受则完全不同。留住老房子需要赋予其新的生命力,老城区改造应当更加注重人的需求。

演讲节选:

大家好,我叫青山周平,是b.l.u.e.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美术学院讲师,正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很高兴方塘智库以及唐山丰南创新创业产业聚集区能够给我这个演讲的机会。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我前段时间在北京南锣鼓巷改造了一个平房。我在北京胡同已经生活了七年,对大杂院、胡同的改造以及北京的城市未来发展大概有一些思考。今天希望在此跟大家一起讨论这个话题。

我从我个人的生活环境开始讲,我住在北京主城区的南锣鼓巷的一个胡同里,房子在一个大杂院里。我的邻居是一对年轻夫妇,和我共同使用院子空间。我租的这个屋子被我改造了一些,我们拆了天花板和一些隔墙,重新做了一个卫生间。这个房子大概一百多平方米,跟很多其他老房子的空间差不多。

我想重点讲一下我对这个房子的改造以及后来生活过程中的一些感受,有一部分的天花板我做成了透明的,就能看到屋顶的树,虽然这个棵树不是我家的,但是我每天都能享受这个树带给我的快乐。

我家周围的菜市场,我看做是我家的厨房,我把家周围大家一起用的空间,比如咖啡厅或者共享的院子看作是客厅,可以在那里聊天、看书、喝咖啡。

在胡同里生活,虽然我住的房子的空间很小,但是我可以把周围的生活环境看作是我家的一部分,这样,家的空间就变的很大,内容也很丰富。虽然是跟很多人一起共享这些空间,但是我也可以随便使用。

家和房子的含义是不一样的,房子是空间上的尺寸和构造,但是家还要包含人的感情,比如小时候的记忆、妈妈做的饭的味道,不仅仅是物理空间上的房子,范围更大。胡同生活的特点就是能够让家的范围跟周围环境相互融合。

但是现代式住宅楼或者公寓楼很大程度限制了家的范围,家=房子。因为人生活在这种高楼,生活范围被房子的范围被墙割裂,在这样的环境里,邻居家饭菜的味道或者小孩子吵架的声音都会让人很不适。

但是在胡同环境里,不会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同样的事情,换了不同的场景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在胡同里我和邻居家的很多生活范围是重复的,彼此有共同的生活记忆。

在节目《梦想改造家》里改造的房子,一家三代人居住在一起,这样的空间里,他们的生活是没有隐私的,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大杂院里两个3平米的小屋,也是我改造的地方。

这个地方比较特殊的是厨房和卫生间之间没有门,如果阿姨做饭的时候,厕所就不能使用,同样,厕所在使用的时候也不能做饭。其实在小户型里,每个空间也不是完全隔离的。

在这个空间里有意思的是很多功能是重复的,卧室晚上是睡觉的地方,白天就可以变成小孩子的玩耍空间。洗衣机可以洗衣服,不用的时候上面可以放菜,洗澡的时候又被用来放衣服。我自己也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一天,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所以在改造的过程中,我尽量保留了他们之前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厨房和卫生间我用了玻璃门,使用的时候才变成不透明的。没有使用隔断,彼此生活还是连续的。

改造这个空间我受启发于国子监的一个展览——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的空间。在古代科举考试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其中除了上厕所都呆在各自的小空间,这个空间刚好跟我要要改造的房子差不多大,我就利用了同样的原理。

这是一个大杂院改造的具体案例,通过改造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在北京,这种房子很具有代表性。

北京城市空间构造跟巴黎有很多相似性,北京主城区的范围跟巴黎老城区的范围差不多大,但是巴黎的老城区的房子密度比较大。所以容易保护也能够容纳很多人口。北京主城区的房屋都只有一层,对北京来讲,既要保护老城区的建筑特点,也要解决容纳现代生活的问题,北京需要一个新的思考方式。

北京老城区改造也有很多案例,比如说南池子。过去比较常见的是开放商改造模式,拆迁再改造成四合院风貌的房子,但是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了这种模式不可行,拆迁的成本太高,拆迁好再盖的房子老百姓也买不起。

所以需要考虑新的改造方式,现在比较可行的是老百姓自发改造,用自己的钱,政府或者开发商把之前拆迁的费用换成补贴。

其次,建筑设计方法也需要改变,我们学建筑的都学过近代(20世纪)建筑设计方法,我们在学校里学的都是普遍性和规则性的东西,我们设计的时候要逻辑、规则,但是具体的案例需要更加聚焦的思考。

老城区改造的时候遇到问题跟学校学习的标准案例是不一样的,这种改造的项目经常会遇见前所未有的问题,所以就要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及时调整设计方案。

在这种改造项目里,建筑师的角色需要发生变化。过去建筑师要做的事情是设计新的房子,但是看到这么多需要改造的房子让建筑师一一设计是不现实的。

但是北京的这些改造项目的尺寸和空间构造都差不多,门、家具、构件、这些东西都可以复合利用。在日本有一个建筑师做的网站,如果个人需要改造房子,可以到网站里面搜集房子材料和构件。针对北京的胡同改造项目,建筑师也可以做这样一个平台,灵活变化角色。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