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由方塘智库主办的全球青年建筑师沙龙第二期“城市与建筑新格局”在唐山丰南全球创新创业聚集区方塘书社成功举办。

本次沙龙围绕“新的城市和建筑格局”展开,建筑师青山周平和边保阳分别就“北京旧城区大杂院改造和城市更新”、“我们在西北寻找生活”发表精彩演讲。

编辑 | 杜广茜 方塘城市评论编辑

演讲| 边保阳 plat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商务总监

编者按:

面临新的社会发展机遇,城市和建筑发展从形式和观念上都需要更新,寻找新的可能。

建筑师边保阳在演讲中分享了他在十多年建筑实践过程中所经历的城市老城区改造以及西北农村的发展案例经验。

在城市发展中,传统地、地方性建筑形式受到新的居住观念的冲击,平房小洋楼更新替换传统建筑普遍成了农村建筑的“新特色”,但是现代化不需要抹杀地方特色。在实践走访的过程中边保阳对于西北的传统建筑-窑洞有了新的解读。

低下去的生活是从大地中生长出来具有生命力的生活,低下去的建筑也深深扎根在大地上。他的团队在库布其、毛乌素两大沙漠和黄土高原之间的艰苦土地上盖起了现代化的窑洞酒店,既保留了生根于当地,具有几千年历史文化的窑洞建筑形式,又融入了现代生活方式。

离项目不远处则是中国北方第一个都城-著名的统万城遗址,千年之后,依然能看到这座宏伟建筑的气势,千年之前刺锥无法刺透的城墙被现代人挖了窑洞居住,然而现代人已经无法复制古代的建筑材料来进行遗址修复,建筑师能做什么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演讲内容节选:

大家好,我是边保阳,今天的演讲中我想分享下我做建筑时的一些思考。

刚才青山先生的演讲让我非常感动,全球已经进入新型城市化发展时代,我认为新型城市化已经不靠大型的建筑、有气势的园区建设来支撑。但是城市化的下一步,应该关注的是什么?这么多年的建筑实践经验告诉我,建筑应该关注人,关注人的需求,再进一步的发展应该开始关注人的生活。

从整体来看,未来城镇化发展关注农村的建设是一个趋势。

我想分享的项目经验是plat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在黄河“几”字型区域内的所有项目类型的代表,我从南往北讲。

我会从历史、文化、自然三个角度切入阐述建筑该如何发展。黄河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哺育人类的同时也带来了危害。大家都知道在黄河的西部是大沙漠,北边也有沙漠,往南就是黄土高原,这些区域的自然条件比较艰苦。再往南是关中平原,自周代开始就有丰富的人类文明。

这个区域的自然状况大概就是这样,我们公司在这里有将近十年的建筑经历,对当地的人也有深深的感情。大家都知道目前的经济状况下,建筑行业发展并不景气,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重拾信心是值得思考的。

大家到西安,多数人会去回坊吃小吃,在这张图片里面大家看到的是西安的城墙,是除了南京以外保留比较完整的古城墙,这个区域内有非常大的变化,周围已经被现代化的建筑所包围,但是回坊依旧是平房。回坊周围片区大概有10平方公里,回坊占了2.4平方公里,将近1/5的比例。

回坊没有得到改造的原因之一是里面居民的民族背景,文化差异。回民的生活方式的特点是大分散,小群居。虽然全国各地都有回民,但只要到一个地方他们都会选择群居。回坊群居了五万人口的回民,如何针对回民做拆迁、改造工作比较难。

除此之外,这个区域的10平方公里的城墙是明朝建的。提起西安我们会首先想到唐朝,那时候西安还叫长安,长安古城有三个结构,分为郭城、宫城、皇城。所谓宫城是皇帝生活的区域,郭城是内城墙和外城墙之间的区域,内城墙就是包围行政办公、宗教等等的服务区域。回坊在唐朝时期是皇城区域,西安的莲湖北路在唐朝是宫城,宫城以南是皇城,宫城的大门就是午门,午门外侧是皇城。回坊里面有大量的宗教建筑以及大使馆,唐朝时,这个地方是外国人口居住的区域。北大街的外侧是郭城,居住普通老百姓,有商业区域。

在唐朝,民族之间以及国际交流是非常频繁的,回民也是那个时期进入到长安城,这个区域的改造面临复杂的民族以及文化背景,当时委托我们做项目的是一家开发商。

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很激动,这个项目我们做的是规划的工作,不是针对每个房屋的改造,所以对整体的思考是最大出发点。

这五万回民的生活质量很差,街道虽然有一定的机理,但是里面的配套设施很差,尤其是排污。有一些街巷甚至不到一米宽,人只能侧着身子过去,但使用率非常高。

另外一个问题是交通问题,当时开发商开发的初衷是想把西安南北大道打通。南端的含光门是唯一一个有唐代历史的大门,但是计划中通往含光门的南北大道被回坊截断。回坊内交通进不去。

我们主要考虑的是如何既能保护好这个区域,又能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当时的想法是通过一个回字型框架改造这个地方,改善交通,南北-东西向的交通一定要打通,其中一部分选择了地下交通,保留地面建筑。

把回字型里面的区域发展成文化旅游区。东西向的交通流量相对较低,尽量减少修路的成本,从东侧进入环路,设置单行线,以缓解交通问题,另外,回字型外面的部分通过大量修路缓建里面的交通。

回族有一个特点就是依寺而居、临坊而商。每一个寺院都有自己的信众,寺院之间也有所区别,寺院周围有坊,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和收入来源。这个地方有七寺十三坊,在明朝的时候格局已经形成。这十三个街坊的格局依然可以找到,现在西安著名的北院门街(回民街)就是当时的一个街坊。

所以我们在规划的时候一定要尊重这个区域的特色,在图上的每个点都是寺院,每个寺院都有自己的信众,在我们调研的时候发现一家家庭成员有可能是不同寺院的信众。

这个项目的开发商是回民,政府也要求这个地方不要成为西安最大的棚户区,希望通过开发融资、旅游发展刺激这个地方发展。

在这些背景和要求下,我当时提出了拆而不迁。在以往的拆迁都是按照拆了重建整体移居的逻辑,我们没有采用这个思路。我们认为这个地方的发展价值不仅仅在漂亮的建筑上,这个地方真正的价值是坊里的人,如果人搬迁走了,这个地方就失去了灵魂,所以我们要求拆而不迁,保护性地改造房子,保留当地居民原来的生活、工作状态。

当时也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但是通过协商和研讨最终采用了我们的计划方案。

这也是中国棚户区改造中一个独特的案例,我们并没有完全的改变这个地方的面貌,而是在尊重当地居民和文化背景的同时出于提供服务的态度,改良这里的生活环境。

另外一个项目是内蒙巴图湾的窑洞酒店,这个地方有鄂尔多斯的两大沙漠,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漠,这个项目位于毛乌素沙漠和黄土高原的界限位置,北侧是毛乌素,南侧是黄土高原,南侧的居民多于北侧。

这个项目旁边有无定河,也是黄土高原和沙漠之间的分界线,我们接收之前就是一个驿站,供东西南北往来的人休息,但已经荒废了几十年了。

这片区域在2001年的时候被开发成了一个大型的旅游景区,这个项目位于旅游景区内。随着游客的增多,配套服务设施的要求也进一步增多,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盲目地建设酒店,而是利用当地的资源建设特色的酒店,这个项目就是当时荒废的一些窑洞。

离项目不远是统万城遗址,统万城是公元五世纪初的时候一个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是历史上北方最早、最著名的都城(为东晋时南匈奴贵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都城遗址,也是匈奴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唯一一座都城遗址)。

在公元五世纪初的时候能选择这个地方作为都城,说明这个地方还不像现在环境这么恶劣,也就是说毛乌素沙漠是随着人类文明出现而发展成现在的模样。这是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的一个观点。他认为这个区域在历史上(一千多年以前)是非常适合农耕的。

巴图湾的南侧是黄土高原,北侧是沙漠,这个古城是四方的,东西南北各一公里,但是现在看到的没有这么大。整体颜色是白色的,当地人也被称作白城子,在清晚期的时候才被重新发现。考古学家发现古城的建筑材料是用当地的高岭土(产地景德镇著名土壤,陕西也有分布)和糯米汁,奇怪的是,通过化验里面还有血。

作为建筑师我比较关心的是这个古城是如何建成的。历史记载赫连勃勃攻下长安后看不上长安,就掳掠了十万民众和手工艺者到北方来建这个都城。有记载称,当时工程监工在验收工程的时候要用铁锥锥刺城墙,如果能够刺的进去,立马杀掉施工者,如果刺不进去就杀死监工者。这个故事虽然残忍,但说明这个都城的工程质量非常高。

建统万城的砖要通过蒸汽进行蒸,现在对这个古城的研究还只停留在这个水平,我问当地官员这种材料是否能够复制,他们说到目前还没有成功。当时省科研机构的工作人员想要通过复制材料弥补城墙破损的地方,但是看起来好像白癜风皮肤,特别怪异。这个地方的保护现在看来非常差,包括考古的方式也非常粗放。

在走访的过程中发现城墙边上有一个蒙古包,城墙被当地居民挖出了窑洞居住,还有人生活,这让我非常震惊。当地的老百姓和古遗迹已经产生了共生,这种生活状态非常感人。

这个项目的具体设计师是前田聪智(日本设计师)先生,他提出的主题是低下去的生活。他认为建筑师不能设计建筑使用者的生活方式,而是尊重他们经过千百年以来他们跟周围环境所达到的状态,窑洞就是当地人非常完美的生活选择。冬暖夏凉,现在,经过近代的社会发展以及城市化,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已经被破坏,甚至被认为这是落后的,是低下去的生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