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杜广茜 (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城市广场是城市综合空间很重要的一部分,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际中,城市广场在城市发展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其中广为人知的便是它承载着城市居民集体交流互动,是最能增强城市凝聚力的一种城市空间体现,就好比一个家庭中的客厅部分一样重要。随着社会的发展,广场也演变出了多种类型,使城市生活得到了丰富和满足。

今天所流行的城市广场起源于古希腊,最初主要被用来承载政治和经济活动,不仅是一座城市的中心,也是一个国家权力和精英智慧的所在之地。影响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发展的思想文明会在广场确定并被逐级传播开来。

随着城市文明的发展,城市空间布局越来越多元,承载城市社会活动的空间形式也逐渐形式多样化。在城市发展历史上,广场一度是城市的标志性空间形式,具有象征的意义。有相当多的城市广场成为著名旅游景点,比如我们所熟悉的北京天安门广场、莫斯科的红场、纽约时代广场,以及欧洲各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城市广场更是集中展现了城市发展的文明历程。

追溯城市广场的发展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当今世界著名的城市广场不仅是所在城市空间构造的杰出代表,也是所在国家的标志性建筑构造,同时也具有深远的时代背景意义。跟其他地标性建筑一样,城市广场的建筑空间美学是最常被提及的亮点,世界著名的广场往往都是贯穿一座城市的中轴,围绕广场周围展开城市空间布局。

不仅最初的城市构造可沿着城市广场寻找到一条特定的逻辑,城市产业布局、人口分布、甚至人们生活习惯也受到城市广场的深远影响。所以要掌握好城市发展的逻辑,城市广场是一条不可忽视的线索。

从政治性广场到商业性广场

在人类发展历史上,自上而下、由中央向四方伸展的发展痕迹随处可寻。受到社会发展条件以及各类自然条件的限制,抱团取暖式的生存心理最终延续到人类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城市既是在人类生产水平得到提高的条件下出现的,同时也受到人类社会心理的影响。

城市的社会属性无需赘述,城市广场作为城市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部分,其特性决定这个地方能够聚集人气、产生决议、供人们朝圣聚会,在广场上所有人都能够以平等的姿态接受作为国民、市民的使命。

城市广场是人类对平等、自由、开放的美好期盼下产生的空间形式,映射着人类对一切关于美好、敬畏、仪式的追求心理。然而,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在不断地挣扎、妥协、模式切换中相对稳定的。由此及彼,城市广场在城市发展中的角色地位也在不断调整切换。

受所处时空背景的影响,城市广场具有多样的空间形态,散发着丰富的含义,体现了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在古希腊,最初的城市广场是严肃的,众决策大臣围绕着广场制定出影响国家发展的各类政策。

时空跨越到21世纪的今天,人类政治史上的这一传统依旧被延续着。每年3月份,春暖花开时节,也是中国天安门广场周围热闹的时候,国家”两会“在广场左侧的人民大会堂举行,总结过去一年国家的发展,制定新一年的发展计划,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进言献策,共商国家发展大计。

以天安门广场为代表的这类政治性广场,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国的首府所在城市。具有规整的空间布局,建筑风格庄严肃穆,与周围的建筑、纪念碑、雕塑、定期的活动一道生动地诉说着一个国家的发展历程。

这种类型的广场往往是一个国家对外展示的一个窗口。就拿天安门广场来说,无论是国际友人还是来自国内的各个地方的人们,天安门广场都会在他们的观光心愿单上。通过参观这种类型的城市广场,人们不仅能够了解纪念碑上所记载的历史,也可以通过来来往往的人群脸上的信息洞察一个社会正在发生的变化。

除了广为人知的政治性城市广场,人们最常接触的应该是公园性广场。这种广场位于城市中的特殊位置,在中国基本每座城市都有这样的广场存在。这种广场跟城市日常生活的联系更为紧密,有很好的绿化、基础设施完善、有可以供市民集体活动的宽广空间。

公园性广场能够为市民休闲娱乐提供好去处,一般情况下,这种类型的广场利用率非常高。比如上海的人民广场,西安的大雁塔广场,除了承载市民的日常休闲娱乐,周围不断延伸出来的旅游业态也吸引着外地游客前往游玩。

久而久之,这种类型的广场基本会转变成为城市的地标,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一个城市的地标不应该是建设者或者管理者定义的,城市地标在打造的过程中应该靠一定的主观意志推动,但是一个城市地标应该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逐渐形成的。同城市发展的逻辑一样,城市内任何一座建筑的生命周期都不应当局限于他的使用周期内。而想要使得一座城市建筑能够保持生命的鲜活,修建这座建筑的初心应当是面向未来,以促进城市发展为根本。

一个公园性城市广场能够成为城市地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能促进城市发展质量的提升,改善市民生活水平。达到这种目标的前提是城市广场能够具备层次丰富的功能,尽管人们对于城市广场的惯有认识集中在它的政治、宗教、礼仪、纪念和娱乐等等功能。事实上,一个好的城市广场对于城市的发展具有丰碑的作用,既为城市空间布局提供线性逻辑,又能带动周边的发展,维持城市活力。

应更加多元的理解广场对城市的价值

也正是因为城市广场的这些价值逐渐被得到认可,城市广场被大肆建设的过程中出现了种种不利于城市发展的问题。城市广场应当是一座城市最有代表性的空间存在,应当体现一座城市的地域特色、城市文脉。但是在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城市发展中,城市广场普遍缺乏特性,不仅在空间形式和视觉呈现方面没有产生新意,也没有顺应现代城市发展格局的需要创造出新的形式。

虽然现代城市广场的鼻祖在欧洲,中国对于城市广场的研究起步较晚,但是研究中国古代的城市格局,也可以发现城市广场的雏形,相对于西方的城市广场形式,中国上一轮城市构造过程中的广场形式很多以商业功能为主,具有市场的属性。

在现代城市发展过程中,房地产行业是城市快速扩张的有力推手,为了地产项目实现商业价值,不少地产项目也建起了小型的广场。不得不说这种类型的广场在很多城市的生活中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现在城市住宅项目中有很多看似华丽的广场也并没有实现实际的利用价值。

比如我曾住过的某小区,院内多达一半的公共空间被水泥地板覆盖,由于没有绿化和可娱乐的设施,基本被没有停车位的车辆占领。在这种情况下,小区绿化和居民休闲的空间就被大打折扣,地产商打着城市广场的旗号增加住房的卖点,但是并没有考虑到小区广场的实际用处。类似这种公共空间不合理利用的例子不胜枚举。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化城市功能将会更加综合。城市扩展的过程中,单中心-摊大饼的模式已经被验证是造成城市拥堵等城市问题的原因所在。在探索城市发展的路途中,不乏有各类城市专家指出不同的方向,其中多中心分片区发展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多中心要遵守的核心原则不是各个中心自立门户,功能多重覆盖,这样的发展无疑也会造成新的城市问题出现,甚至不能解决原本已经存在的城市问题。

就像城市广场的发展一样,过去曾为城市中心的城市广场也变身不同形态,出现在城市中的不同区位中,承载着不同的空间功能。但是这些城市广场之间也需要有一条逻辑制约,或应当遵守等级原则、或应当功能对应互补、或根据区域特色打造特色化广场。

总之,当我们开始越来越立足于未来的城市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广场进行系统性思考的时候,我们对广场的理解也就会变得更加多元。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城市广场的出现最初都是为了满足城市统治者的统治需要,但是随着城市广场的发展,它的功能不仅仅局限在政治用途。它的功能会越来越多元,对于城市发展的意义将会更加综合,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城市对于社会发展进步的价值才能更大。

重新发现城市

理想城市,理想社会。就像多年前用城市营造来实现对建筑的多维批判成为共识一样,用社会变迁和人口迁徙来实现对城市的多维批判已成为今天的共识,此所谓方塘智库提出的“重新发现城市”的逻辑和前途。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