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书社编辑)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印发,其中关于开放街区的意见广受关注,引爆了舆论。

文件中提到,“原则上不再建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

该意见的出发点是明确而善意的: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城市安全以及土地过度浪费等城市问题环境下而设,使城市规划建设更精细化,使“孤岛式”的封闭小区开放出来,与社会更多的互动,让街区在城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说到街区,相信很多人都会想到简·雅各布斯所著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该书对街区的讨论曾对美国的城市发展产生过深刻影响,可谓是美国城市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思考之一。

当然,在我对这本书阅读的过程中,除了对其针对城市的敏感洞察感到佩服之外,也对其中关于街区建设的一些判断不尽苟同:一座城市不仅需要人们将它设计成理想中的样子,还需要对它的实用性和惠普性负责,一座公众无法接受的街区城市,不但最终会走向衰败,而且,可能根本无法实现。

在我们看来,本次出台的意见,在一开始发布的时候就给人留下了想象空间:“不再建设封闭式小区”是在原则上,“打开已建封闭式小区”是在说“逐步”。所以,推行街区制都不应该“一刀切”,而且也不能这么快的推进。

更何况,哪怕是马上开始推行,我们也需要进一步评估:是不是所有城市和小区都适合推行街区制,是不是将所有封闭式小区重新打开? 

基于整体社会安全系数的街区城市思考

关于社会整体安全系数的讨论,在雅各布斯所写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里用了很大篇章来说明。根据她对城市的社会安全性的阐述,在一座连社会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城市推行街区制,是一种极大的挑战,而且对城市而言,这不是前瞻性地发展,而是未来式的毁灭。

对于我们的部分城市而言,虽然它的硬件部分也许都达到了类似发达国家推行街区制的水平,但近些年,从公众的社会责任感这一角度而言,部分或者不止部分城市还不足以承担起能够维护街区安全的责任。所以,在我们看来,在推行街区制之前,需要考量城市整体的社会安全系数,否则,如果考虑不周,城市势必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差错。

另外,就整个城市人群的组成而言,大都是由来自各个地方的陌生人组合而成,这种陌生感也使得我们不得不思考其中可能蕴含的风险性。当我们试图要在陌生人群中规划建设这样一座开放的城市时候,到底该如何来完成,以及避免激烈的争论?

“一条经常被使用的街道是安全的,一条废弃的街道很可能是不安全的。”所以,要不要建设一条街道,首先要考虑建它何用,为谁而用。

对城市街道而言,如果是陌生人居多,这时就要考虑建设一条应付陌生人的街道。要建一条应付陌生人的街道,按照雅各布斯的观点,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首先,在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之间要界限分明,不能像郊区的住宅区那样混合在一起;

其次,必须要有一些眼睛盯着街道,这些眼睛属于我们称为街道的天然居住者。街边的楼房具有应付陌生人、确保居民以及陌生人安全的任务,它们必须面向街面,不能背对街面,使街道失去保护的眼睛;

最后,人行道上必须总有行人,这样既可以增添看着街面的眼睛的数量,也可以吸引更多的人从楼里往街上看。“你站在街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如此,才能保证其街区制下的街道和住宅之间形成不冷漠的关联,也才能真正打开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

雅各布斯认为,对城市而言,城市公共区域的安宁——人行道和街道的安宁,不是主要由警察来维持的,尽管这是警察的责任。它主要是由一个互不相关联的,非正式的网络来维持的,这是一个有着自觉的抑止手段和标准的网络,由人们自行产生,也由其强制执行。而且,要明白的是不安全这个问题不能通过分散人群,降低稠密度,用郊区的特征来取代城市的特征的方法来解决。

另外,回到人对安全的诉求上,尤其是心理需求,根据心理学,在小区开放后,他们对安全感的需求其实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就能有明显改变的。

人与人之间陌生感不消减,街区制成果难维持

对于城市而言,大都看过用文学来讽刺生活在其中的人群冷漠与自私的例子。在我们看来,这与上文提到的城市人群之间的陌生感有关。

当我在一个二线城市求学时,就曾经历过在人形街道上以及在拥挤的车厢内被窃事件,事件发生后,虽然试图寻求周围人的帮助,但满车厢的人无一人愿意伸出援手,最终只能利用报警的方式来威逼盗贼将物品悄无声息的归还。对此,让我对这个城市的温情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彻底失望。

单就这座城市而言,它的经济发展水平已将它推向了全国前10之位,而且经济发展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就其城市发展质量而言,尤其是从安全性和人情味角度来看,其实是完全不达标的。那么,这时在这样一座城市来推行街区制,真的适合吗?

而且,在我国当下这样一个快餐式的生活状态下,不难发现的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流很难有个好的开端,试图让站在楼上看风景的人去监督楼下那个同样看风景的陌生人,其效果恐怕更是微乎其微了。

所以,在推行街区制之前,要首先减化城市人群之间的陌生感,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是陌生人之间的不信任。而至于该如何建立信任,这显然并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奏效的一件事。

因此,在我们看来,有些城市,虽然我们正走在现代文明的路上,关于城市规划建设的更新和转型已成必然,但,当因自身安全利益受到威胁而导致的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或不信任尚没有任何消减之前,对街区制的推行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世间万物毁灭之根源无不起因于人性的畸形突变。

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城市开放节点

街区制的推行要使城市达到“适用、经济、绿色、美观”的效果,摆脱单一的建筑外观。所以,在建筑改造的过程中,除了要遵循其的历史建筑文化,还要避免大拆大建,也成为了人们舆论的重点。

另外,当打开了小区的大门,允许更多的陌生人和车辆在此经过时,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如何避免人声噪杂?车辆在行走的过程中如何保证居民的生活环境?尽管支持者们更愿意看到当改造后的街区被一些小商铺贯穿其中,人多了,街道变得热闹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也以一种理想状态被逐渐打开。

那么,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就成了具有公共讨论空间的大问题。

在我们看来,在打开“大门”之前,要对有可能造成的环境污染给出更切合实际的凯发网址是多少的解决方案,坚决规避掉“先污染后治理”的老问题。

我们需要深度思考的是,当封闭式的小区被打开后,小区将逐渐从内部走向外部,更多外来事物也会逐渐出现,当这里的街区足够有生机和活力时,也是给居民和生活环境带来最大污染隐患的时候。

还有一个更引人深思的问题是:当大门全部打开,居民的人身安全该如何保证?尤其是在车辆逐渐增多、随意穿行的时候。直到今天,我们都对电影《亲爱的》里的孩子丢失情节印象深刻。

如果说类似孩子走失这样的问题被更多双眼睛盯着或能够尽量避免的话,那么,车祸问题就没那么容易避免了。所以,这里又提到了车辆限行和文明驾驶的问题。在我们看来,既然推行街区制是在有意缓解城市交通拥堵问题的前提下提出的,那么,完成街区改造后,则需要更有针对性地制定街区车辆限行和文明驾驶的相关规定,包括车的数量和车速等,以完善街区制完成后的通行顺利。

另外,如果推行街区制更多的是为了缓解包括交通拥堵问题在内的“大城市病”,那就要考虑这是不是最合理的解决问题方式?这样通过开放街区的方式所给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带来的贡献,与可能给城市和居民带来的环境污染和交通安全问题相比,是不是更可行,也更经济?

但不管怎样,“尽管人行道上的交往表现出无组织、无目的和低层次的一面,但它是一种本钱”,城市生活的富有、重拾市民生活状态的热情和和谐,以及城市的生机与活力,却都是从最接近生活的街道开始的。

我们人人向往充满关怀的社会和人文情怀,但我们却拒绝毫无生机活力、人文情怀的城市改造,这样的时期恐怕真的要过去。不论如何,历史总是在发生,只是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寻找一个完美的节点。在我们看来,现在或许是一个值得期待的节点,只不过还有很多更具体的措施和政策需要被提出来。

​每周一书

一书一世界。没有对阅读的深度参与,就没有对这个变革时代的深刻认知。方塘智库每周用一本书深度回应一个热点命题,并致力于重塑主流阅读共识,是所谓“每周一书”。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