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张浩(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要谈中国的农村电商,浙江遂昌是绕不开的一个样本,帮助遂昌快速崛起的“遂昌模式”也为人津津乐道。

对于遂昌农村电子商务的崛起我一点也不意外。2014年第一次到遂昌调研考察,住在一家普通的快捷酒店,酒店的服务质量和信息化程度非常高,从餐饮住宿到出行游玩,顾客的多元需求都可以得到酒店的精细服务,普通的服务生也能熟练使用网络设施给予顾客最大帮助。在调研过程中,遂昌上至县长下到百姓,他们对互联网理解之深让我惊讶。

这个小县城正在通过互联网对接世界,运用新的思维将人、土地、资本等要素重新整合,以电商平台为基础形成人才流、物流、资金流的互通,从而带动遂昌快速崛起,并提高居民生活水平。

这不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电子商务尤其是农村电商发展的模式,亦我们提供了一个互联网时代乡村经济和县域经济的综合性崛起的样本。

在方塘智库看来,“遂昌模式”的最大意义,不在于对经济发达、产业优势的区域的启示,而在于对落后、欠发达、缺乏独特资源的区域发展模式和路径的启示,这些县域占我国80%以上的区域,遂昌作为样板之一将为这些区域的发展提供借鉴和参考。

当然,“遂昌模式”自提出已经接近两年时间,考虑到新经济形式下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迭代过程,对遂昌模式的理解和认知也需要及时更新,遂昌模式的价值何在?经验何在?这都需要从更多元的角度去探讨。

在方塘智库看来,遂昌模式带动了本地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崛起,重新整合了区域内的核心要素,借助互联网的新模式、新平台、新途径等摆脱发展瓶颈,激发本地区的潜能,并通过电子商务作用到本地区的产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变革之中。

但也必须注意到,电子商务的快速迭代为农村发展电子商务带来更大的风险,短短数年间淘宝村的形态就发生了多次演化升级,每一次演化升级的背后是一些乡村在激烈的竞争中再次走向衰落的现实。

在新的经济形势和政策环境下,在遂昌、义乌、白沟等农村电子商务发展良好的区域,对现有模式和经验的理解要更全面深刻,从更大的视角去审视并挖掘区域潜力,发展方向也要向兼具经济发展、历史保护、文化培育、生态保护与重塑等多元目标转型,在新农村营造、经济增长和生态、文化、历史保护等之间寻找到最佳平衡点。

在农村电子商务发展较为滞后的区域,应用现有模式时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借助新的发展模式和新的技术平台带动农村发展的内在逻辑是从自身要素结构出发,从更多元的视角去重新审视并整合本地要素,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打造兼具有历史记忆、文化脉络、特色地域风貌、独特民族特点等元素的新区域。

农村电商“遂昌模式”的缘起与逻辑

2015年12月底,商务部发函认定浙江遂昌县为农村电商强县创建先行县,系全国第一家,并提出“委托遂昌网店协会起草《农村电子商务服务规范》和《农村电子商务工作指引》两项标准。在起草和实行两项标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修改完善意见,形成农村电商强县评价指标体系,为中国农村电商强县创建工作奠定良好基础。”

商务部文件的发布无疑是给遂昌的电商发展成果的一个肯定,也进一步放大了“遂昌模式”的影响力,全国慕名研究和学习者开始络绎不绝。

耳闻遂昌多半是因“淘宝村”的出现,“淘宝村”的财富增长实例成为推广“遂昌模式”的可靠名片,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是“淘宝村”迅速壮大的动力来源。

2005年遂昌便出现个体网商自发做淘宝,主要经营竹炭、山茶油、菊米等农特产品。 2010年遂昌网店协会成立,遂昌电子商务进入发展快车道。2013年1月淘宝网遂昌馆,初步形成了以农特产品为特色,多品类协同发展的县域电子商务中的“遂昌现象”。

在此基础上,2013年5月,由遂昌政府相关部门牵头,与阿里巴巴合作,遂网公司执行建设的“赶街”项目启动,该项目的推广帮助遂昌通过b2c,b2b,c2b等方式实现了上下互通有无。

梳理和整合遂昌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经验,我们发现遂昌现象的主要特征包括:首先,网商集群式发展,营造县域电子商务生态。遂昌网店协会的诞生是遂昌网商集群式发展的关键。遂昌网店协会为非营利组织,按社会团体法人依法登记注册,其定位是实现网店会员与供应商“信息共享、资源互补”的服务性公共联合平台。

截至2014年,遂昌县从事农村电子商务产业的人员超过6000人,网商1500多家,其中网店协会旗下会员1300多家(占全县网商86%以上),拥有110多家网货供货商,10多家第三方服务商,网上销售额突破5.3亿元,同比增长73%;建设电子商务进万村工程村级服务网点210个;开展27期各层次培训,共计培训电子商务人才6000人次。

这些数字体现了遂昌电子商务的生态活力和增长潜力,1500多家网商中,城镇从业人员占比略高于农村户口从业人员,6000多从业人员中,大学生从业者超过400人,掌握计算机和网络技能并能同企业生产优势相结合的“创二代”也不在少数。同时,电商生态为城乡中青年群体提供超过5000个工作岗位。

其次,农产品电子商务成特色,传统产业电商化革新。遂昌的特色之一在于其电子商务交易物以农产品为主,农产品在淘宝等平台逐步成为新兴的热门产品类目,农产品电商也成为图书、服装、3c电商之后的新热点。据统计,农产品电商销售额从2010年37亿元,至2014年末突破800亿元,年平均增速达到112.15%。

近两年,粮棉农产品和生鲜产品成为宠儿。遂昌本地上网交易的农产品种类从零食坚果,到茶叶干货,再到生鲜蔬果,门类丰富,品质不俗,均在相应市场占据相当的比例。在这种背景下,借助“特色中国”遂昌馆的良好平台,整合县域精品整体营销,扩大市场对接买卖双方促进交易。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遂昌电子商务迅速崛起的内因已是不言自明。

第三,政府积极营造电子商务软硬件环境。遂昌县政府在优化电子商务发展环境时,主要从基础设施建设和政策倾斜两个方面支持。一方面,对交通、宽带、产业园等基础设施予以完善,另一方面出台配套政策激励电商商户发展,并承诺在人才、空间、财政、政策等方面给予更大支持。

我们梳理发现,虽然电子商务在遂昌起步较早,但从2010年后对县域经济的影响才得以显现并开始增强,并逐渐成为遂昌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比如,遂昌电子商务的成长直接带动了农业及农产品加工业发展。自2010年以来,遂昌县在淘宝网(含天猫)的网销额中,农产品及其加工品占比一直超过50%,这些产品在“遂昌馆”、麦特龙分销平台等多渠道网销支撑下越做越大,在农村电子商务的基础上,遂昌也将发展精品农业设立为发展的战略目标之一,这也是战略性聚合优势要素带动本地发展的有效方式。此外,农产品加工业在电子商务的帮扶下,扩大市场拓展销路,也取得不俗的成果。

所以说,电子商务的发展对遂昌县域经济的影响是综合的,不仅表现为电子商务这一个产业的发展商。遂昌县第三产业gdp占比自2007年以来不断增强,2014年达到44.5%,这于遂昌近几年迅速崛起的旅游业及电子商务服务业密切相关。

比如,与电子商务高度相关的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自2010年后快速增长,当年便从1.05亿元增加至2.25亿元,涨幅接近120%,2014年达到2.89亿。

遂昌2009年旅游收入10.06亿元,全年累计接待国内外旅客249.76万次。2010年全年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564.03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3.58亿元,截至2014年,全年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1210.20万人次,突破“千万”大关,实现旅游收入60.46亿元。

在方塘智库看来,电子商务和旅游的快速崛起并不是偶然,这两者的激情碰撞将为遂昌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超越电子产业进入特色小镇时期

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农村电子商务快速发展,以遂昌为首的淘宝村近年来数量激增,2013年仅20个,2014年200多个,2015年更是达到780个,并首次出现了由多个淘宝村集聚而成的淘宝镇。

所谓“淘宝镇”,即由三个以上淘宝村集聚而成。这种规模和体量上的增长着实可喜,但也令我们反思,淘宝镇的未来难道是淘宝城的出现?

经济体量的数倍增长不等于经济就能发展,也许会带来更大的损失。同样,对淘宝村和淘宝镇的思考不能停留在固有的思维定式中,拥有优势电子商务基础的县域该如何融入全球价值链,如何找到自身价值的全球表达,这些决定了这一类县域的未来。

“遂昌模式”给没有产业优势、经济基础、要素禀赋优势、空间地理优势等诸多县域发展电子商务提供了可靠参考,提供了价值判断的新视角。新模式、新技术、新平台等一系列新事物的出现,颠覆了我们对于优质要素的认知——农村相比城市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都全面处于下风,但在新时代,处于非开发或待开发的农村所拥有的要素更具备不可替代性,这种不可替代性为农村带来了新的价值。

但是,农村电商只是开发和实现这种价值的途径之一。从县域发展的角度来思考,淘宝村的价值评判体系已不适用,县域发展是在一定经济发展基础上兼具历史保护、文化培育、生态保护与重塑等多元目标,在此背景下,对遂昌未来发展的设想就更具挑战。

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就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2015年6月4日,全省37个小镇列入首批创建名单。2016年1月29日42个小镇入围第二批名单,其中就包括了遂昌农村电商创业小镇。

按照最新的解释,特色小镇是按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结合自身特质,找准产业定位,科学进行规划,挖掘产业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形成“产、城、人、文”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重要功能平台。

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认为,遂昌这一类县域,经济基础、要素禀赋优势、空间地理优势等无一例外处于下风,但依靠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逐渐形成了一定基础的电子商务生态基础。能否结合电商产业特色,深挖本地人文历史内涵,保护并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依托丰富的未开发山地作为潜在旅游资源,实现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同步进行,互相促进,这关系着遂昌县域经济发展的新未来。

如今,互联网通过人与人的连接形成覆盖全球的传播网络,形成了电商交易的基础。遂昌的成功也得益于此,通过电子商务实现在更大市场规模内进行交易和在更大范围内整合配置资源,电子商务让商品走出遂昌满足更多人的需求,从而促进本地发展,这是电子商务的秘钥。但电子商务的影响范围有极限,产品需求也有峰值,在这种背景下该如何继续推动区域发展?

价值是通过交易完成变现,电子商务通过将产品推出去促进了交易的达成,将每个产品放在更大的市场上去链接更多的人。还有一种方式促进交易的达成,那就是把人请进来,让更多的人集聚在区域内,让每一个人连接更多的产品,这就是旅游。由是,电商和旅游实现人流、物流的互通,加深了人与产品的联系,它们将为县域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而且,产品输出不仅仅局限在商品输出,小镇结合自身的不同特点通过电商等方式进行输出,可以是历史文化输出,例如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字、技艺、戏剧等等;可以是优质天然农货输出,例如宁夏枸杞、新疆大枣等等;也可以是新思想、新技术、新模式的输出,这就是浙江遂昌在电子商务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到特色小镇式的发展模式的逻辑体现。

还可以放大到更大范围进行思考,对于拥有不俗互联网形态和电商生态基础的县域而言,旅游业发展具有先天优势,曾经落后的待开发、未开发的土地、林地、山地资源也成为优质要素,依托线上资源,电商围绕旅游业的上下链条布局产品,让游客在旅游的整个过程中每一种体验和交流都能得到匹配。

而且,旅游业发展也会带动电商向本地化发展,从游客的“吃住行游购娱”六大体验出发,借助电商平台在更大范围内整合配置资源,打造符合地方特的精品旅游产品。旅游和电商之间相互促进有助于两者的协同发展,它们之间的碰撞将为区域发展带来更多火花。

越来越多的发展故事告诉我们,在今天,即使一个小县域也拥有连接世界的能力,互联网让线上互通交流成为可能,飞机、高铁等新一代交通工具也拉近了每一片土地的距离。对区域发展而言,能否在新的经济、社会、技术条件下重新审视自身,发现本地要素的潜在价值,进而思考如何使自身融入全球价值了,并找到自身价值的全球表达,这是区域发展的关键之处。

作为快速成长的新兴产业,电子商务产业和旅游业的壮大为区域发展带来了新的模式、技术和思维,它们之间的化学反应又会碰撞出更多新的变量,再加上特色小镇的营造思维和模式,这些新的变量将为中国广大的县域发展带来新的想象空间。这也是我们今天系统梳理和思考“遂昌模式”的新的价值。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