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书社编辑)

“每座城市天生就拥有自我毁灭的基因,一些现有的裂缝在压力下会爆发成冲突,或是走向崩溃。”这是美国作者汤森所著《智慧城市》中的观点之一。

这里提到的裂缝,让人尤其注意,因为美国曾经所经历过的所有城市问题,今天在中国正在照搬式的发生着,比如,一个广受关注的所谓的“大城市病”。

在今天,对于中国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而言,我们无不目睹着这样的争执:城市到底该如何设计?由谁来设计?城市的转型应该由哪些因素所决定才能不至于导致未来城市的毁灭?城市又该为谁而存在?

比技术应用更重要的是与民众互动

一座城市的经济凶猛增长,势必要促使城市在面积与人口流量上的不断扩充与增长。但问题是:一座城市发展的很大在外观上繁花似锦就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城市所应该有的最终模样吗?

在《智慧城市》这本书中,提到一个十分意味深长的事件:韩国松岛的建设问题。松岛是韩国的一个巨大的新城的活动中心,松岛国际会展中心起源于一个大型的集聚场所。这个地方被赋予了最能代表当时这个城市打造智能城市的区域之一。这个地方很大,而且大到令人惊呼,这是个想象中的人间天堂,人人向往之,并对它未来所成模样以及投入使用的设想持积极态度。它的面积与样貌均来自设计师之手,它集科技与绿色生态于一身,最终目的是要打造成一座真正的智慧城市。

在揭露松岛建设过程及结果之前,有必要解释“智慧城市”这个新词的含义。所谓智慧城市,用汤森的观点来说,就是智能城市。而要想将一座城市建设成为智能城市,汤森在他的书中提到一点:必须把重点放在应用于未来城市所使用的技术上。

然而,智能城市技术,在任职不同职业的人眼中也有着不同的含义。在ibm的工程师眼里,智慧城市技术与效率和优化的可能性紧密相关;对于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来说,智慧城市技术就该是未来公共场所新奇的社会互动和体验了;对一位市长来说,智慧城市就关乎参与和民主了。

在我们看来,综合考虑,要想建设一个智慧城市,首先,需要雄厚的资金投入,其次是技术含量要达到标准,再者便是最重要的借助日益蓬勃的互联网优势来发展并健全其它新兴产业。如果还有其他因素,那便是城市规划师和建筑设计师的创造能力了。

但设想终究是设想,在建设松岛的过程中,不仅受到很多人的争议甚至反抗,而且一直到最后,却终究没有设计成人们设想的模样,投入使用的效果也没有达到预期。

一切脱离民众的设计都将是徒劳的。

所以,城市化问题,在这个时候,就不仅仅是设计师或城市管理员的问题了,而是在于他们与民众之间有没有达成一致,对城市到底该如何发展的问题,通俗地讲就是一座城市在城市化中到底该为谁而用。另外就是要明白:城市设计是应该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

以城市化引领下的城市交通问题为例。交通不只是人能否行得通和行得动的问题。在上世纪,美国纽约市就经历了一场因城市交通拥堵而导致的城市发展危机,甚至上升到对整个国家布局再思考的高度。

其背景是,早在上世纪20年代左右,纽约市的机动车数量,就从1920年的223143辆发展到1928年的近675000辆,机动车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越来越多的轿车和卡车使纽约这个人口稠密的大都市的街道几近瘫痪,而且所发生的车祸和因交通问题引发的人命案日益增加。

后来,在这样一种城市现状下,美国人因不满于车辆带给这座城市和城市里的人的伤害,他们与汽车的街头之争持续了将近15年。然而,也就是在近15年内,汽车早已横穿在纽约市的大街小巷。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市民的抗争最终还是输给了汽车生产商。

但一个问题出现也一定会有问题的另一个解决方式诞生。日益增加的街道车辆也催生了日益增多的专业工程师们,从而最终决定了美国城市未来的形态。“使用科学的方法来理解和设计减少堵塞的道路系统”,对问题提供了快速凯发网址是多少的解决方案。因此,时至今日,美国纽约被视为了一个可以摆脱对汽车的依赖的步行和公共交通城市。

所以,在我们看来,交通问题解决不当,会严重影响城市发展面貌,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将极大可能地发生民事冲突,更甚,将上升到国家政治层面。因为当服务在市民身上失去成效,再好的城市规划与服务体系都将于事无补。

当然,这个案例给我们带来的另一个启示是,科学合理的技术性交通管理措施才是解决交通拥堵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案。缓解城市拥堵不是解决拥堵,要想解决拥堵,首当其冲要考虑的是科学的凯发网址是多少的解决方案,而且方案要快速达成,一旦拖延,或极大可能错失最佳解决时间,也就会使城市陷入下一轮更严重、复杂的交通问题。

与民众共同寻找城市的未来

在美国与中国相差近一个世纪的城市化问题上,今天,对于中国的城市化问题而言,可能比上世纪美国所经历的城市发展困境要严重得多。而且,不仅大城市,中国的小城市也在经历着美国大城市才有的“大城市病”。

在刚刚过去的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期间,当北京这样的一线大城市逐渐成为一座座空城,三四线的小城市便承担起了驱车归乡人犹如惊涛骇浪一样的“入侵”压力的角色。这些小城市们在经济逐渐发展而街道面积几近不变的状态下突然承受着车辆的突然增多而导致的交通压力。所以,在归乡人的一再“入侵”下,小城市突然陷入了“伟大的停滞”当中。

如果基于这一归乡而引发的小城市交通堵塞问题来剖析其背后的城市化问题的话,不难发现,小城市迫于经济不断发展的需要,以致城市面积不断向郊区扩充。

如果其城市基础设施和市中心成等比例地分配并迁移至新开发的外郊城市,人口伴随着这样的扩展方式而朝着郊区化分布,城市的密度也就不会这么高,更不会无措可施。

但事实是,人们还是更愿意在行事方便的市中心行走。这就不仅导致了人口密集的市中心不堪重负的交通拥堵问题,而且,看似空间面积很大的城市化,事实上有限人口还是集中活动于既有的市中心的城市空间里。

当然,这些小城市的交通疯狂拥堵,表面上看起来是由于这些城市在市中心人口流动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街道的宽度却没有得到一定程度的修整导致而成。但另一方面,人们在面对城市的时候,与他们的思维方式还没有转变有关,可以说没有任何对城市交通规则的敬畏。

如果大城市的交通问题更大程度上是与人多车多而导致交通基础设施绝对供给不足有关,那么我们在这些小城市看到的拥堵和混乱更多的是与城市管理混乱和驾驶者的情绪有关。

很遗憾,越来越多的城市案例显示,经济和产业都处在弱势的小城市也开始出现“大城市病”的症状,且已到了令人堪忧的程度。

到底该如何解决或者缓解小城市所患有的“大城市病”呢?这个时候,智慧城市建设也开始被包括很多小城市在内的所有城市所重视。一时间,智慧城市成了中国所有城市的选择。

“社会里所有的一切都要现代化,一切都应是智慧的。”所以,对于城市而言,如果将其建设成为一座座“智慧城市”,就要借助一切先进并科学的解决之道。而之所以先将城市建设成为一座“智慧城市”,是因为,只有当一座城市利用科学手段将其达到智能化水平,那么一切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但这时,又出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智慧城市就真的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答案可能没有那么乐观。汤森在他的《智慧城市》里有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建设一座城,要有合理的城市规划技术,否则,智慧城市也会将一座城市毁灭。根据美国经验,他们“支撑20世纪城市规划的技术,在历经几十年的梦想破灭后”,还是被放弃了。

按照汤森的观点,城市规划重回合法性和有效性的路途漫漫,需要在设计规划的过程中实现能容纳所有团体的新方法。任何通过自下而上塑造未来的城市的努力,如能容纳所有团体的新方法,都将依赖于公众参与。而这一观点又似乎与雅各布斯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所阐述的城市自下而上规划、建设,并且由公民参与其中不谋而合。

一切伟大的最终发明成果的奏效程度都与草根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城市将成为什么样,市民心里也有定夺。所以,在我们看来,不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若想将其建设成为一座适合民众生存且适应于这个时代发展的智慧城市都要将与公众的参与联系起来!

让城市“飞出未来”。尽管决策者和规划精英总是一不小心对城市的未来投注于自己的英雄情结,但历史实践给我们的答案却总是,公众才是主导城市转型、如何转型、转型到何种地步的真正主人翁,除非我们目光向下,与民众互动并和解,共同寻找城市的美好未来。

重新发现城市

理想城市,理想社会。就像多年前用城市营造来实现对建筑的多维批判成为共识一样,用社会变迁和人口迁徙来实现对城市的多维批判已成为今天的共识,此所谓方塘智库提出的“重新发现城市”的逻辑和前途。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