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张五明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一个雕刻古城的新变迁

正值夕阳无限好,断山侧卧白石渺。

来到保定市曲阳县调研已是傍晚,我站在县城某座大厦的楼顶,向外眺望,视野中是当地最为知名的“黄山”,山脚下,即将被用来做雕塑的石料密密麻麻摆放着,如同记录这座城市的一部史诗,蔚为壮观。

《曲阳县志》云:“黄山自古出白石,可为碑志诸物,故环山诸村多石工。”

自东汉光武年间,这片保定府西南麓区域的人们便一直以雕刻为生,延续至今已达2000多年。时至今日,在曲阳县连绵十公里的雕刻大道上,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石雕加工厂和小型作坊,待出售的石雕成品和还未完成的半成品置放在工厂的院落里,形成了独特的景观。

目前,在曲阳县60万人口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从事石雕产业,超过2000家石雕企业每年创造总产值达百亿元,曲阳成为中国最大的汉白玉雕刻生产交易中心,也是名符其实的中国雕刻之乡。

不过,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在此之前的很长时间里,这门古老的手艺曾为这里世世代代的人们提供了糊口的生业。但随着国外需求的锐减和行业竞争的加剧,石雕作为曲阳县的龙头支柱产业逐渐暴露出产业链条短、产品层级低的弊病,同时,厂家之间的恶性压价和产品质量粗糙使得行业混乱的局面逐渐稀释着曲阳石雕整体品牌的价值和竞争力。

在此背景下,2015年11月,曲阳县联手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等全国八个顶级美术院校成立中国曲阳雕塑产业创新联盟,这对于曲阳及其石雕行业而言,无疑是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 

曲阳希望以联盟作为纽带,借助八大美院在创意研发、人才培训、对外交流以及市场推广的资源,补齐、延伸曲阳雕刻的产业链条,提升产品的层级,重塑曲阳石雕在全球价值链条上的整体品牌。

为此,曲阳县还建设了一个供美院师生和艺术家们工作、生活的集聚街区。八大美院在曲阳的工作室就布局在此。建筑形态主要为联排别墅,格局类似于前店后厂:前面日常办公、作品展示、会客交流,后面数百平米的封闭空间作为作业车间。几间工作室已进入装修环节,负责人兴致勃勃地为我们讲述他们要实现的设计和装修效果。

成功引入美院高校后,曲阳县希望借此将曲阳打造成宋庄之外升级版的艺术家集聚区,并且规划在未来打造雕刻小镇作为振兴当地文旅产业的支点。

显然,这一次成功连接外部资源已经为曲阳打开了更具想象空间的大门,这座雕刻古城正处在变革的前夜:试图通过制度设计将外部优质资源更高效的配置在产业链条中,进而通过产业重塑带动区域创新,实现区域产业结构的多元化和增长方式的变革。

基于市场逻辑的产业创新联盟

事实上,中国曲阳雕塑产业创新联盟只是保定市目前成立的20个产业创新联盟之一。

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日渐增大的背景下,中国城市招商引智的需求都在变得日益迫切。尤其是京津冀区域,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战略的情况下,河北诸多城市也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北京可能溢出的资源和产业。

由是,对于这种有政府行为介入的产业联盟,很容易被外界误解为政府基于政绩动力下的拉郎配,稍乐观一些的,往往会将此单纯视为京冀间的技术扶贫。

方塘智库并不认同上述观点,调研期间通过与地方政府、高校和企业的座谈,我们了解到,产业联盟作为政、企、研之间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流动的载体,其生存的基石实际上鲜明地体现出市场经济的逻辑。

以中国曲阳雕塑产业创新联盟为例,引入八大美院对于地方政府和当地企业的意义显而易见。长期以来,本地企业凭手艺接订单,在创意、设计环节严重缺失,导致产品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与艺术高校的深度合作,可以为有实力的企业打造核心产品、塑造品牌提供很大帮助。龙头企业的成长以及八大美院所带来的资源和示范效应又为区域产业壮大和城市品牌的打造提供了动力。

对于艺术高教机构来说,曲阳最大的价值有四:数千名从事雕塑产业的企业家,十余万成熟的产业工人,浓厚的艺术氛围以及响亮的区域品牌(中国雕刻之乡)。曲阳可以为高教机构提供的包括:教师和艺术家的创作基地,学生的实习基地,以及技术(创意)成果商业化的载体和渠道。也正因此,当保定市牵头将曲阳与艺术高校撮合在一起的时候,双方一拍即合。

当然,这只是合作几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如何从物理反应转变为化学反应还需要通过对游戏规则的设计,以利益的纽带将几方连接为共同体。但很显然,需求导向已经为这种多主体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类似曲阳的案例带给我们最直接的启发在于: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跨区域的要素流动,尤其是发达区域向欠发达区域的要素流动,背后的推手早已不是要素价格与生产力简单的线性关系了。

如同方塘智库此前提出的观点,任何一个城市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再边缘的地区,都可以在全球价值链条中建立自己的坐标(详见《固安的启示:边缘地区与中心城市的全球化再表达》),这种坐标的建立体现在区域价值的寻找,即如何在全球视野下看待并整合自身的相对稀缺资源或相对竞争优势产业,只有发现并建立价值,才有可能与需求端建立匹配。

在价值发现的基础之上,进一步要做的就是补全、强化其竞争优势的链条价值。方式有两种,一是挖潜自身自主创新的能力,二是基于价值互换和需求导向,设计新的游戏规则,在更大范围配置本地和外部资源,形成新的要素组合方式,是谓协同创新。无论自主创新还是协同创新,目的都是优化供给端的资源配置方式。

京津冀协同创新的新价值时代

具体到京津冀区域而言,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创新驱动两大国家战略的交汇区域,尤其是协同发展进入国家战略视野已近两年的时候,创新发展的路径和模式却依然处在探索之中。

可以明确的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最大的战略红利来自于创新经济,更确切的说带来了更多协同创新的可能性:战略覆盖区域有了更大几率价值被发现的可能性;顶层设计将为协同创新扫平更多体制机制障碍。在这个过程中,高端要素主体找到了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中低端要素主体壮大升级,进而激活存量,释放增量。

此外,如上文所述,无论发达区域亦或欠发达地区都具备协同创新的可能性。尤其在中国交通基础设施和互联网覆盖日益完善的背景下,市场逻辑驱动下的区域价值再发现以及更大范围的跨区域、跨行业、跨部门的要素创新组合将释放更大的市场能量。

当然,理论如此,方塘智库在京津冀多个城市调研中发现,除了存留的体制机制障碍外,在不同城市的实际操作中还面临一些难点。

其一,基于协同创新的系统性和复杂性,需要构建城市创新战略体系。创新经济本身是个复杂的系统,它的主体是多元化的,包括企业、大学、科研机构、地方政府、中介服务机构等;功能版块是多元化的,包括制度、技术、管理、服务等;环境保障亦是多元化的,包括政策供给、基础设施、法律法规等。具体到协同创新,尤其是区域协同创新,无论是主体、功能版块、还是环境,往往都需要跨区域、跨行业、跨部门来实现要素组合。

基于协同创新的复杂性,一个城市要想真正转变发展方式,解决动力问题,就要做好一个系统的战略变革的准备,而非仅仅拿出些钱、出台几个政策、招来几个高端产业的单点策略。

其二,基于对创新风险与创新效益的平衡和节奏把握,需要针对不同行业、不同尝试建立有针对性的创新策略方案。以河北省为例,在去产能、治污染、调结构、稳增长的多重压力下,总体而言,河北的各个城市和许多支柱产业都有比较迫切的创新需求。

但是,创新既可能带来更大的收益,也意味着更大的风险,这就需要针对不同城市、不同产业把握不同的节奏,制定不同的策略。

像钢铁、水泥、玻璃等重工产业,既是工业污染的大户,亦是过剩产能的重灾区,也是目前全球性低迷的行业,削减产能的短期迫切性与提升产业层级的中长周期就会发生矛盾,选择壮士断腕般的削减产能后再言创新亦属务实之举。

还比如我们调研保定市容城县的服装产业。容城的服装产业基础比较雄厚,但产业层级较低,包括许多龙头企业在内的大多数企业还处在订单经济的阶段,受整体行业影响较大。

尤其在国内劳动力成本日益攀升、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转移的大背景下,容城的服装产业不变则衰,但从订单经济向品牌经济的转变也要付出很大的成本。如果一味短期寻求剧变,则很可能变成自杀。而本土企业家受制存量尚可为继的利润在创新动力上难免需求不足,这就需要政府在制定引导性政策时选择合适的策略。

容城的选择是用增量来引导:基于企业在创意设计端的需求,引入北京服装学院,建立产业联盟和创意研发中心,鼓励企业运用现代金融工具,在增量利润的引导下和传统产业模式的压力挤压下,渐进式完成对产业的干预和塑造,增强区域产业整体竞争力。

产业如此,城市作为创新的载体空间亦如此。在京津冀区域中,每个城市都面临着从要素投入驱动向创新驱动的模式转换,但城市之间经济实力尤其是抗风险能力、资源禀赋、要素结构各不相同,区域战略定位、发展方向也迥异,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因时、因地做出适合自己的战略抉择。

保定的城市协同创新实践与逻辑

还以保定市为例。

京津冀协同发展被作为国家战略提出,对于保定的影响之一在于其区域战略地位的提升:保定被列为中部核心功能区和区域性中心城市,并明确要打造京津保“一小时交通圈”。

战略价值的提升让长期以来不紧不慢的保定开始加快了步伐。尤其是作为河北省与京津协同创新的代表性城市,保定需要拿出基于创新驱动的城市变革的综合凯发网址是多少的解决方案。

除了来自国家战略的推动,基于保定城市的发展诉求,比如经济总量的增长、更高效的释放城镇化红利、做大做强支柱特色产业、借力京津的优势资源、面向全球范围的再开放,保定自身也具有充足的协同创新的动力。

以保定目前的情况,既具备在区域内协同创新比较好的基础,同时这些基础性的因素也是需要通过协同创新实现价值提升的地方。

比如,保定有比较好的区位,与北京、天津亲密的地缘关系将使得三地的要素流通更为便捷。但同时,长期以来三地的合作基础有限,就需要借京津冀协同创新真正将保定纳入进经济圈种。

还比如,保定有中国地级城市中最为优越的科教资源。17所高校,在校生26万,各类科技人员11万余人。优质的人力资源是协同创新的基石,但过去人才流向京、津的趋势也非常明显,这就需要通过城市产业间的协同创新将培育的人才真正转化为城市生产力。

此外,在河北省的11个地级城市中,保定的产业结构也是最具有创新潜力、最容易释放创新效应的。保定的产业结构总体偏轻,其支柱产业包括汽车制造、建材、服装、鞋、箱包等日消品以及新能源等。这些产业不属于重污染行业,转型压力弱于升级压力,并且对技术、创意、研发等上游链条有较大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这些行业也不同程度存在产业层级低、链条短、产能过剩的情况,需要通过协同创新提升其整体竞争力。

方塘智库梳理自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战略后近两年保定谋划的重点项目和重要举措,大致可分为几类。

其一,塑造以企业与科研机构为主体的技术、研发协同创新体系,试图解决要素的连接问题。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的建立。除前文提到的中国曲阳雕塑创新产业联盟、京津冀纺织服装产业协同创新高校联盟,保定市针对本市特色支柱产业、链条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前已建立20个创新联盟。

这些联盟或以本地龙头企业牵头,或以国内核心高校、科研机构牵头,联盟成员一般包含本地及国内行业企业、具有行业尖端技术的高校、科研机构以及一些中介服务组织,通过建立本行业联盟运作机制,直接为以产品升级、技术成果转化、市场拓展服务。

除产业联盟外,保定还建立了4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1个国家级工程技术中心以及160多个其他创新平台。

这些行业联盟、研发机构的核心功能一方面在于解决外部技术资源与本地产业的匹配问题,另一方面也往往以主体身份参与全国乃至国际尖端技术合作和转移中,从而试图共同支撑起城市产业的技术和研发创新体系。

其二,搭建特色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集聚平台,尝试解决要素的落地问题。2015年4月成立的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是一个具有典型性的项目,这是中关村在京外建立的第一个创新中心,其成立后也备受京津冀三地关注。其核心价值在于借助中关村对产业强大的孵化、塑造能力和背后庞大的企业资源来完成对高端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引进和本土化。

此外,包括中关村丰台园保定满城分园、涿州新兴产业示范区、高碑店建筑节能技术国际创新园、涞水产业园、白石山中美科技园、安国中药都在内,保定市规划了18个重点园区用以对接北京及外部科技创新资源的落地。

这些园区在规划上具有鲜明的行业属性,并且与落址区域的支柱产业吻合度很高,一方面带动了不同区域的产业支撑能力,同时鲜明的产业空间布局也使得要素流动过程中少了不少外部成本。

另外,在全国“双创”的大背景下,保定还成长起了许多创客空间,建立主体除了政府科技机构、高校外,还有许多龙头技术密集型企业。

方塘智库在调研中发现,这些孵化器往往很注意与北京孵化器的错位(同质化将使得入孵企业迟早流出)。比如,具有鲜明本地行业属性的技术性孵化器,通过直接与本地龙头企业对接一方面帮助入孵企业成长,一方面填补产业链条的空白。

其三,打造支撑产业创新和城市变革的承载空间,解决高端要素落地后的发展问题。最具标志性的项目就是白洋淀科技城了。该项目已谋划多年,是河北省与科技部合作的共建项目,不单是河北省的重点项目,在整个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中也被明确纳入规划。

在方塘智库看来,白洋淀科技城不仅是个城市化开发项目,未来将成为支撑保定产业升级和城市变革的核心承载空间之一,更重要的是,作为京津冀战略下的标志性项目之一,未来具有成为河北省乃至全国创新发展模式的样本区域的可能。

其四,营造协同创新的软环境,破除要素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包括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明确权力清单、放宽市场准入、提供重点面向小微企业的金融信贷服务的政策供给以及对企业研发的资金和政策支持等。

从区域创新体系到城市协同创新生态

保定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背景下的城市协同创新体系的建设路径越发清晰:以区域特色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企业为主体,以面向市场的应用技术创新作为支撑,塑造创新要素的集聚平台,建设具有吸引力的、支撑创新要素和城市变革的承载空间,营造创新孵化的软环境。各个功能版块试图从衔接、落地、生长的各个环节切入进创新要素本地化集聚过程中,从而体系化地解决城市的发展驱动力的问题。

当然,目前保定的诸多尝试能否达成其预期目标,还需要经历时间和市场的检验。但值得肯定的是,一是将协同创新作为城市发展战略的核心系统进行体系化操作,另外在操作过程中亦对不同主体、产业和区域采取较为灵活的策略。

在这样一个逻辑下,根据目前的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我们对于保定城市未来的想象空间至少可以包括:成为京津冀区域应用技术的研发高地、应用技术的成果转化高地,进而构建起基于区域特色支柱产业的全球价值链条。

在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来临的背景下,协同创新无论对于一个企业、城市还是国家,都已是必然之路。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创新解决的是发展模式的问题,即如何塑造外部和内部的驱动机制。一个城市的协同创新系统就是通过复杂的跨区域、行业、部门的要素优化组成建立双重驱动力,其路径也一定是多元化的。

以保定为案例,可以大概勾勒出几个关键词。

共同体:在区域创新体系理论中,创新的主体既包括企业、科研机构,也包含政府管理组织,企业创新以利润为导向,科研机构创新兼顾学术和市场,这时政府创新行为的导向就十分重要了,单就城市经济发展而言,政府需要整合跨区域和跨行业的企业和科研机构以建立起基于市场逻辑的共同价值导向,成为目标一致的创新共同体。比如,在保定的创新产业联盟中,北京的高校、科研机构以及本地企业、政府部门就形成了基于共同价值导向的共同体。

接口:连接是协同创新的最重要行为之一,即建立起不同内部和外部要素的匹配方式。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创新主体的连接行为就像一条条光纤,城市要做的就是为每条光纤建立接口,从而让光路流通。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为保定提供了更多的与外部资源连接的可能性,在连接的基础上,通过明确对接主体、承载平台和空间,从而为外部资源嵌入到本地发展建立了接口。

生态:协同创新的一个系统风险就是兼容问题:主体和功能板块的复杂性使得系统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整个系统的运转。因此,需要主体间共同建立规则来营造整个创新系统的生态。这也是真正检验一个城市创新能力的试金石,包括政策环境、产业环境、金融环境、人力环境等多重因素将最终决定协同创新系统的最终效能。

创新驱动,国之大计。自上世纪初熊彼特初步建立起创新经济理论体系后,围绕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国家创新、区域创新等不同维度,全球不同国家、城市、区域、企业、机构已经进行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理论和实践探索。

在日趋复杂的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下,对于创新经济特别是协同创新是每一个城市难以回避的课题,保定在国家战略下的尝试亦是许多城市的缩影,在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相信中国城市的探索也一定会在全球经济史中留下一些经典案例。

重塑京津冀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正在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