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许伟明(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2015年12月9日,西安-罗马的直飞航线的开通,使得飞机从西咸新区空港新城的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经过11小时飞行抵达罗马。

穿越千年的历史时空,古丝路两端的两个最具象征意义的城市,在新的互联互通时代实现了基于航空工具的连接。而在此之前,和全球其他城市地区一样,基于互联网的沟通早已经成为两个城市之间,以及两个城市与其它地区进行互联的常态。

这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欧亚一体化迎来全新变局、全球进入新的政经周期等多重背景下,更像是大历史轮回的一个隐喻。

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当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亦对“一带一路”进行了专门的表述。

其后,中国政府不仅对全球正式发布了这一战略的愿景与行动,而且,在亚投行、丝路基金和重大基础设施投资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具体布局。

截至目前,“一带一路”成了中国在新的历史时期和时代转型节点对外开放的最集中表达,其影响不仅在于国际地缘政治和政经新秩序重塑,亦使国内区域和城市发展迎来新的战略空间。一个中国全方位开放的新时代已开启,而对于中国传统的内陆城市而言,基于陆港、空港、信息港等综合港的港城互动发展模式成为区域和城市营造和崛起的新思维。

这将成为包括陕西省西咸新区在内的很多城市和地区进行城市发展战略进行思考时所必须关注的一个重要背景和逻辑,尤其是作为国家级新区的西咸新区,在国务院的批复中明确提出了西咸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支点”和“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枢纽”的战略定位。

战略已定,大势已成。对西咸新区而言,剩下就是如何在多元战略背景下,在综合考虑政策支撑、时间允许、市场接受等条件下,用一座城市的营造来回应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部署,回应包括能源金融在内的产业变革,回应全球新型港城格局变迁。

港城互动的新模式

就国家层面而言,“一带一路”在促进国家间的互利共赢、维护中国政经安全、探寻未来发展空间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而对内,“一带一路”又是深化国内改革、全面优化经济结构、提升中国经济质量的重要抓手。

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将构建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和过去以面向海洋为核心的开放相比,“一带一路”最大的特征是“海陆并举”、“陆海统筹”,不仅在海洋上提升开放的深度,同时强调中国广大西部地区在陆地上的向西开放。

回顾历史,自鸦片战争后的沿海开埠起,沿海城市作为对外门户,工商贸易逐步兴盛,中国经济逐渐接入全球贸易体系,成为全球市场循环的一部分。但由于区位的大不同,中国开放程度很不均衡,一直呈现着从东南向西北渐次封闭的格局。

到上世纪30年代陇海线西展,西安总算纳入全国铁路网。但在其后数十年里,在中国和全球的连接和对话中,西安一直处在远离前沿的后方。虽作为西北中心城市,而且其作为中国乃至东方文明的象征为西方社会所关注,但相较东部沿海城市,西安相对交通闭塞、信息不畅是一直以来的客观事实。

形势正在改变。随着大交通时代、互联网革命的到来,以及中国在“一带一路”战略下构建的海陆并举、全方位开放的格局之下,西部地区从远离东部沿海的末梢,变为向西开放的前端。

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军说,“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在改变中国开放的格局,中国的开放格局以前一直是向东,丝路经济带提出后,我们既向东也向西,这是中国全方位的开放。”

这是前所未有的时代变局。从国内维度看,东西部地区经济将进行再平衡。从国际视野看,在新陆权时代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经济大走廊建设,又将为沿线地区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在方塘智库看来,“一带一路”虽然给我们呈现的是一个全方位开放的格局,但是在欧亚互联互通及一体化的过程中,依然会在空间上呈现走廊经济的特征,而且,与海港城市的崛起类似,基于陆路经济走廊的发展,陆港城市的崛起将成为必然,这将成为中国内陆型城市崛起的路径之一。

而且,这将不仅是内陆城市追赶先发的沿海港口城市的机会,甚至是赶超传统海港城市的机会。因为,与海港城市崛起时代不同,新时期陆港城市的崛起,从一开始就基于综合性港口功能的港城互动。所谓综合性港口功能不仅包括铁路、航空、高速公路,还包括内陆无水港的政策延伸以及信息港建设等。

可以说,在一个大交通和互联网时代,无论是既有的海港城市还是后起的内陆城市,都需要秉承港城互动的发展逻辑,实现综合港口功能与城市营造之间的互动发展。

也正是基于此,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节点的西安,其未来充满了想象。而西咸新区作为陕西省当下最重要的新开发区域,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最大新增城市,亦是陕西省对接“一带一路”、向西开放的新高地。

借助新亚欧大陆桥、西北地区乃至西部最大的空港等优势,西咸新区有机会成为中国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进行能源交易、货物交换、文化交流、人才流动的枢纽之一。而西咸新区沣西新城大力发展的信息产业、大数据产业,则致力于打造丝绸之路的信息港,在超越传统港口的意义上,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信息流集散。

只不过,西咸新区和陕西省需要具体思考包括空港、信息港在内的新型综合港口功能的配置和协调,并据此实现港城互动和新型港口与大区域之间互动发展。

区域发展的战略新变量

已经形成的普遍共识是,包括西咸新区在的城市发展,一定是在全球资源配置和全球资产配置的背景下来展开的,全球化将是决定这一地区发展成败的根本因素。

包括西咸新区在内的中国城市应该立足于全球经济产业变革,无边界化、全球化资源配置和资产配置。依托“一带一路”战略,内牵中国全面开放新格局,外联包括欧美在内的全球新市场。

西咸新区中俄丝绸之路高科技产业园(下称“中俄产业园”),产生于2014年10月中俄两国总理见证下签署的《关于合作开发建设中俄丝绸之路高科技产业园的合作备忘录》。其最大特征是“一园两地、两地并重”,在中俄双方分别有园区,两个园区除两国间的法律政策有些许差别外,其余优惠政策、服务等均一样,相当于中俄两国家互设“飞地”。

中方园区在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俄方园区将位于“俄罗斯硅谷”的斯克尔科沃创新中心,建设以总部经济为先导、高新技术研发和转化为主体的高科技产业园区。中方园区则致力于建设以高新技术研发为先导、现代产业为主体、第三产业和社会基础设施相配套的高科技产业园区。

这种两国互设“飞地”的模式,为入园企业进入两国市场消除了来自政策、法律等方面的信息不对称,降低异地投资的政策风险,成为两国企业到对方国家投资合作的跳板。

沣东新城对外表示,“在园区的支撑下,陕西对俄的贸易额将会有飞跃般的增长。到2020年,陕西对俄的贸易额将达到200亿元,占到全国的十分之一。”

西咸新区对于其所在的陕西省以及整个关中地区而言,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独特优势是空港优势。“一带一路”的“五通”,以交通网络为先导。在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连接中,依托西北最大的航空港,西咸新区拥有绝佳的空中优势。而且从全国来看,西咸新区的空港在地理上是全国交通中心,2个小时航程可覆盖全国70%国土面积。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是空中丝路的重要枢纽。陕西的重大招商项目三星、中兴、美光、强生等企业的产品,都主要通过空运在全球进行分拨、配送。而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正依托这个空港打造一个现代空港城市,它也是民航总局批准的全国唯一的航空城试验区。

长期以来,相比发达的客运而言,货运一直是咸阳机场的短板,尤其面临着周边郑州、重庆、成都等空港经济区的竞争。而要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支点,西咸空港新城,则必须在优化通关流程等上,为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分拨、配送提供服务。

基于此,西咸新区空港新城致力于打造基于为人流、物流、信息流提供服务的现代临空产业,着力打造丝路经济带的货运集散中心和西部国际航空物流枢纽。

其中,航空物流枢纽中的空港保税物流中心,在2015年12月25日通过正式验收。这是一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将提供保税仓储物流服务,提供“一站式”通关服务,海关、检验检疫、货代、金融、保管行入驻实现集中办公,满足国际物流企业、国际贸易公司需求。

依托高端生产性服务产业的发展,助力企业深度地参与全球的分工竞合体系。西咸新区的国际化目标是,借助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机遇,逐渐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实现“买全球、卖全球”。

在方塘智库看来,也只有这样,西咸新区作为国家级新区,其价值也就不仅仅是完成了一个将近一千平方公里的新城市的营造,而是会成为所在区域的最大的、最值得期待的战略变量,西咸新区的战略价值尽显。而且,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西咸新区能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全球城市分工,构建起独特的城市竞争力。

能源金融中心的新可能

无论是对一个既有城市,还是对一个新兴的城市而言,其在全球城市格局中的角色和地位的扮演和确立,很多时候是与其在某一全球产业链中的独特地位相伴而生的。对西咸新区而言,也不例外。

在方塘智库看来,西咸新区如果希望作为一个新兴城市纳入到“一带一路”战略相关的全球城市格局中,就需要基于与“一带一路”战略最密切相关的产业链来思考自己的产业布局和城市营造。而很显然,无论从既有的资源禀赋还是从未来产业变革洞察来看,能源金融都是与“一带一路”战略最密切的,也将是最能体现这一战略价值的两个产业。

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是全球重要的油气资源富集区。哈萨克斯坦是全球第11大油气资源国,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蕴藏量位居全球第四位,里海沿岸的伊朗、阿塞拜疆以及北部的俄罗斯等更是油气资源大国。而中国则是能源短缺的国家,未来经济发展,需要有安全的能源支撑。

在国内,能源的消费格局是,西部地区是能源净生产区,东部则是净消费区。西安就处在中国和中亚、西部和东中部的枢纽位置上,是西气东输的枢纽,它不仅面向新疆地区,也是面向将来的伊朗、哈萨克斯坦等整个大的通道的枢纽,亦即石油能源的通道。

陕西省本身是资源生产大省,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且连通新疆、宁夏、甘肃、山西等资源大省,能源资源支撑优势不可多得。

然而,陕西一直缺乏有效的金融杠杆来实现资源的资本化,尚未形成与能源生产、流通、交易、物流和资金结算等的有机衔接,缺少具有全国影响力的能源交易和综合服务平台。在这一背景下,陕西省在西咸新区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且,在国务院批复的《陕西西咸新区总体方案》中,亦明确提出发挥西咸新区周边能源资源富集和交通便捷的优势,构建以能源交易为主体的金融体系,建设大西北重要的能源金融中心。

在方塘智库看来,今天,无论是能源行业,还是金融行业,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能源金融之间的融合更加深刻,并随着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出现,能源领域正发生革命性改变。

一方面,新能源的出现和普及成为现实。另一方面,以服务能源产业为核心的能源金融中心的空间布局也正在位移。与之前更多诞生于能源产地附近不同,新时期的能源金融中心的形成,将距离消费市场更近。

这也决定了,西咸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应该更多地从能源消费端来思考和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比如,对能源互联网的关注、对能源技术的关注、对分布式能源的关注等。

而且,方塘智库认为,西咸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作为西咸新区的核心板块,其营造逻辑和理念应该是超越园区经济的,从一开始就应该确立产城融合和产业、城市、社会同步发展的原则,而不仅仅是产业集聚,用一座城来回应全球能源金融产业的变革。

新区新城的逻辑

新区新城,其命维新。以国家级新区为代表的中国新区新城的开发和建设,不但承载着对中国美好城市空间增量的想象,亦承载着中国新型城镇化制度变革的想象,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正以样本切入,秉承全球化、信息化、文明化等多重视角,深度关注这一城市中国时代的多维变革。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