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文孟君(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在刚刚闭幕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全人类共享网络发展成果等,成为中国对互联网治理的全球表达。

在国家战略层面提出“互联网 ”的背景下,基于互联网的新经济模式也成了这次大会前后的重点话题。其中,基于互联网基因的“分享经济”模式及其代表企业,成为互联网大会的一个关注点。

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被认为是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大背景下诞生的一种全新经济商业模式,即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进行资源匹配,整合重构闲置资源,通过倡导人人分享,实现体验式消费,进而带来一系列的成本降低、效率提高等,创造新的生产红利和消费红利。

典型的有,如美国的 “空中食宿”(airbnb)旅游租房网站、优步(uber)全球即时用车软件以及中国的滴滴打车等,就是“分享经济”型企业。

airbnb利用空闲房间和公寓的价值,通过组织和整合,将拍摄好的房屋内部状况照片送达消费人群,促进房主和租客之间的沟通,提供保险和保证,逐渐获得了市场份额。

“滴滴打车”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把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上的剩余车辆整合到一个平台上,解决了车辆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从而实现人人随时随地的分享车辆。

通过对分享经济型的互联网企业的考察可以看出,集聚、分享、特色等成为分享经济的几个主要特征。

与分享经济在国内外大行其道的同时,特色小镇也于今年,在国内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形势下,成为推进经济转型、创新发展及其新型城镇化的一个关键词。

在方塘智库看来,新时期的特色小镇建设,无不需要鲜明地表现出对互联网时代的一系列洞察,通过这一系统性平台,推动各种社会资源在这一空间内的分享,并实现协同创新发展,这与“分享经济”的理念是完全符合的。只不过,相对于打车软件和租车软件而言,特色小镇的分享平台除了线上平台之外,在物理空间上表现为城市空间而已,可谓是多条分享线索的线上线下平台的综合共享。

特色小镇与分享经济一脉相承

分享经济,首先就是一种互联网下的新经济形态,本身具有天然的互联网基因,需要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同时,分享经济是一种信息和资源的交换平台,是用互联网思维改造升级传统行业的利器。

所以说,分享经济是资源的整合配置。通过互联网平台整合,把大量的“闲置”资源集聚起来,重新配置,加以利用。没有集聚的资源,也就不会有后面的分享。

“特色”之于分享经济而言,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基础元素。“分享”的缘起,一定是肇始于个性化和机动化的需求。

以美国的airbnb为例,这个诞生于2008年的“空中食宿”旅游租房网站,堪称“分享经济”的代名词。其创始人认为分享经济的成功逻辑之一便是“个性化”的体验和“有趣”的需求。

光临airbnb的旅行租客们,希望获得一种真正的、而非观光客的经历。他们希望获得在旅游地生活的真实感觉,喜欢坐着巴士观光,去咖啡店逛逛,希望住的比传统酒店便宜,乐于在海量的个人住房中细细筛选,和房主们一起努力找到真正合适自己的房屋。而不太喜欢从毫无个性的企业那里购买产品和服务。

所以,先“集聚”资源,后分享“特色”,这是分享经济模式的内在逻辑。

特色小镇的规划建设,“集聚”和“特色”也是其首要生存条件。

特色小镇本身就是基于这样一些聚合行为:对产业链、投资链、创新链、人才链、服务链等要素的聚集;对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叠加;对高新产业和传统历史经典产业的聚焦;对一二三产业及其产业内部之间的融合;对历史和现代、未来的同现;对生产、生态、生活的共融;对宜居、宜业、宜游的新空间的营造等。

可以说,没有对上述内容的聚集和融合,也就谈不上推动产业转型发展,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此外,特色小镇,一定要在“特色”方面做足文章。特色小镇作为新兴产业的新空间载体,在建设理念、机制和形态等方面,都应与现有中心镇、风情小镇、小城市培育试点等有所不同,也应与开发区、产业集聚区、服务业集聚示范区、旅游度假区等建设有所不同,拥有鲜明的自身特色。

在互联网时代,特色小镇的“特色”主要体现在:独特的“互联网 ”产业定位,独立的功能空间,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优美的生态环境,独具风格的居住环境,创新的政策支持和运作机制,拥有高新技术素质的人群,“产城人融合”发展的新理念等等。

比如,以乌镇为代表的浙江特色小镇,充分彰显了小镇营造过程中对互联网的深刻洞察,汇集产业、文化和旅游以及社区功能四位一体的特色小镇,充分实现了与互联网的融合。

从其产业角度来看,无论是高新产业,还是历史经典产业,“互联网”是其定位产业的基础设施和实现平台,以新理念、新机制和新技术、新模式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可以这样说,没有互联网的强力介入,特色小镇的产业集聚、创新和升级是不可能完成的。

特色小镇是创新创业的分享空间

2015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曾表示,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这有利于拓展我国分享经济的新领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分享经济其实是一种普惠经济,“互联网 ”行动的发展正在促进互联网连接每一个微小的个体,使个人成为社会经济活动的最小细胞。而分享经济的网络化和去中心化特点又使大众创业成为可能。

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其实就是全社会成员,人人动手创新,个个积极创业,鲜明地体现出合作中实现创新发展,创新中带动创业和就业。

“众创”需要政策、资本、信息、人才、知识等各类资源要素的分享,需要各领域的跨界融合,需要构建一个协同合作、共生共荣的生态系统,这本身就是发展分享经济,实现要素分享、信息分享、平台分享、创新分享、收益分享以及风险共担,降低创新和交易成本,提升效率效益。

可见,分享经济将更有利于实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

具体到特色小镇,由于其叠加产业、文化、旅游、社区等多重功能,营造了一个集聚产业链、投资链、创新链、人才链、服务链等要素支撑的众创生态系统,一个生产生态生活共融、宜居宜业宜游的全新空间,成为引领产业发展,占领未来产业的新高地。所以是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形成新产业的一个新空间、新途径。

比如,杭州的云栖小镇,就是按照“政府主导、名企引领、创业者为主体”的创新模式,大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和智能硬件产业,积极构建“创新牧场——产业黑土——科技蓝天”的创新生态圈,努力把云栖小镇打造成中国首个富有科技人文特色的云计算产业生态小镇。

而以云栖小镇为代表的特色小镇,也正在成为创客们的众创空间和圆梦之地。

信任是特色小镇式分享空间营造的前提

互联网时代,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多地发生在移动互联网上,通信、传播、娱乐、购物等的需求,均与互联网紧密结合起来。

“互联网 ”,已是一种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消费习惯、品牌传播的方式。

基于互联网的“分享、协作”理念的推广普及,为分享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契机。同时,分享经济也对经济和社会活动中的诚信体系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

分享经济是人人参与和分享的经济模式,这就要求参与者、分享者提供的信息真实有效,有良好的市场信誉。否则,分享经济就会因信用缺失而增加市场风险,减少效益。

因此,需要健全社会诚信体系,公开数据,开放共享各类资源,促进分享经济健康发展。

特色小镇,是小空间大集聚、小平台大产业、小载体大创新。在这个较小的空间里,要实现各种要素的集聚、多种功能的叠加、一二三产业及其产业内部之间的融合;历史和现代、未来的同现;生产、生态、生活的共融;宜居、宜业、宜游的新空间的营造,等等。所有这些元素、因子,若不能彼此信任、相互包容、互联互通,将无法完成这一全新的空间载体的打造。

所以,在“互联网 ”时代,“信任”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和土地、资本、劳动力等这些传统生产要素同样重要,甚至更为关键。没有“信任”,互相掣肘,不相连接,恐怕一切集聚和融合都无法实现。

作为一个集聚融合成熟的特色小镇,也一定是一个拥有丰富“信任”社会资本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将是一个有机联系、开放包容的生态系统,它既独立、个性,又与外部世界紧紧相连,其所表现出来的风格特色将成为小镇及其社区居民的鲜明标识、文化凝聚力和身份认同感。

所以,在方塘智库看来,在“分享经济”时代,特色小镇营造鲜明地体现出分享理念,集聚起的是资源,分享出的是实力,营造的是一片新天地。

参考文献:

1.权衡《分享经济: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商业模式》,文汇2015-12-24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