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文孟君(方塘智库学术委员)

11月8日,“首届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论坛”在杭州举行。这是今年初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确定将“特色小镇”作为省“2015年重点工作”以来,围绕“特色小镇”建设所取得的最新结果之一。

今年4月,浙江省政府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规划》),对该省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

浙江省省长李强公开表示:要全力推进特色小镇建设,把特色小镇打造成稳增长调结构的新亮点、实体经济转型发展的新示范、体制机制改革的新阵地。

而让浙江的特色小镇实践引起更大的全国性关注的是,今年9月初,中财办主任兼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在浙江调研期间,重点考察了杭州市余杭区梦想小镇、上城区山南基金小镇。

随后的《浙江日报》的报道称,在调研了几个不同特色的小镇后,刘鹤表示:浙江特色小镇建设是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符合经济规律,注重形成满足市场需求的比较优势和供给能力,这是“敢为人先、特别能创业”精神的又一次体现。

此外,刘鹤还指出,对特色小镇印象最深的,是处理好了政府与市场关系,政府为企业创业提供条件,大胆“放水养鱼”,让企业家才能充分发挥,这对我国经济结构升级都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根据方塘智库不完全梳理,特色小镇建设已经在全国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并成为了很多地方文旅产业发展主平台,亦成为社会资本投资的重点。

所以,在方塘智库看来,特色小镇或将成为中国新型城镇化的下一个主战场,在提升社会投资效率、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产业调整等方面,都将扮演重要角色,可谓特色小镇的春天来了!

中国特色小镇的浙江实践

我们日常所言的“小镇”,更多意义上是一种行政区划上的概念,这种小镇可以有产业,也可以没有产业;可以有很深的文化积淀,也可以只是一个小规模人群的普通聚居地。

而以浙江为代表的“特色小镇”建设实践,很显然不是一个行政区划意义上的小镇,而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是以产业为核心,以项目为载体,生产、生活、生态相融合的一个特定区域。

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这样定义“特色小镇”:“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根据《规划》,特色小镇规划面积一般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面积相当于半个西湖,而建设面积一般控制在1平方公里左右。特色小镇原则上3年内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左右(不含住宅和商业综合体项目),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3a级以上景区。

再结合浙江省有关方面在其后的多次公开讨论,如“加快建设一批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功能叠加的特色小镇”等(参见《用改革创新精神推进特色小镇建设》《浙江日报》2015年6月25日)可以看出,“特色小镇”,已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小镇概念,而是一个集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之功能于一体的一个新型聚落单位。

今年 6月,第一批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已正式公布,杭州、宁波等10个设区市的37个小镇列入首批创建名单,杭州市的上城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江干丁兰智慧小镇、西湖云栖小镇;宁波市的江北动力小镇、梅山海洋金融小镇、奉化滨海养生小镇,温州市瓯海时尚制造小镇等榜上有名。

而根据浙江省的规划,未来三年里浙江将重点培育100个特色小镇,在产业上聚焦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兼顾茶叶、丝绸、黄酒、中药、青瓷、木雕、根雕、石雕、文房等历史经典产业。

特色小镇首先是产业之镇

世界上有许多著名的特色小镇,有旅游观光型的小镇、历史文化型的小镇,更有度假休闲的小镇等,这些小镇或以自然、人文景观引人注目,或以环境宜人、休憩养生让人驻足。

但很显然,优美的风光和特色的建筑并非这些特色小镇的全部,或者说最重要的特点。特色小镇,首先是产业之镇,是一个产业的空间载体。特色小镇的打造,必须与产业规划统筹考虑,小镇的繁荣,也必须要有产业去支撑。

所以,小镇的规划和建设,关键在于产业的科学谋划和定位,而且,特色小镇建设的主体也是企业,根据既有资源优势,谋划创新,定位产业,集聚资源,组合项目,创新驱动,实现企业成长和小镇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如杭州市西湖“云栖小镇”,是一个以云生态为主导的产业小镇。截止10月份的数据,云栖小镇现引进了各类企业274家,其中涉云企业215家,阿里云、富士康、英特尔都是小镇居民;其产业覆盖app开发、游戏、互联网金融、移动互联网、数据挖掘等各个领域,已初步形成较为完善的云计算产业生态。

今年上半年,云栖小镇实现税收9414万元,同比增长27.15%。

再比如杭州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目前已集聚了各类基金机构104家,包括敦和资产、赛伯乐投资、清科集团、联创投资等国内领先的机构,总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00亿元,去年一年,园区企业实现营业收入超过50亿元,税收近3亿元。6年来,每一年基本上是50%的增速。

按照规划,通过即将开发的三、四期之后,100家以上、辐射带动周边300家以上各类私募(对冲)基金、私募证券期货基金、量化投资基金及相关财富管理中介机构,基金小镇将集约化引进、培育,管理资产余额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

基金小镇的雄心是:通过5年的努力,打造杭州版的“格林尼治小镇”。而这个美国的格林尼治小镇,掌管着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本。

由上述两个较典型的特色小镇可以看出,云计算之于“云栖小镇”,基金之于“基金小镇”,是小镇生存与发展的第一元素,离开云计算和基金,“云栖小镇”、“基金小镇”也将无法存在。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与现有的产业集聚区、产业园区不能混同:从产业本身来看,特色小镇所承载的产业,如云计算、基金、互联网创业等,更具创新性,而且需要以新理念、新机制和新技术、新模式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这与传统产业园区的一般性产业集聚是有所区别的,将体现更强的集聚效应和产业叠加效应。

文旅是特色小镇的必然诉求

特色小镇,还承载了除却产业以外的文化、旅游等其他功能:特色小镇不仅仅是产业的集聚、融合,其地方文化、休闲文化的魅力,也将是特色小镇的重要元素。

特色小镇的文化特色,要注重结合地域文化特色,挖掘文化内涵,形成小镇个性文化,并将这种小镇文化植入小镇建设的各个层面和领域,从而增强企业与居民的文化认同感。

一般来说,特色小镇的文化建设,一方面要提炼和表现地方民俗文化,诸如古建筑、古村落、非物质文化遗产、神话传说、民风民俗等;另一方面,注意营造生态、环保、养生、宜人的休闲文化。在园区规划、建设布局、景观设计、建筑风格等方面,体现生态环保的理念,强调人性化的设计,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这两方面要和谐统一,形成整体一致的个性风格,成为小镇企业和居民共同的文化标识。

在文旅功能的诉求之下,特色小镇,一定是一个环境生态、景观优美的地方——特色小镇的优美景致,可以吸引企业和居民前来居住,为其提供高品质的生活环境。同时,还可以叠加旅游功能,以旅游开发来提升小镇的景区水平。

浙江省政府关于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中就明确规定,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3a级以上景区。若是旅游产业类特色小镇,要按照5a级景区标准建设。

实际的案例是,杭州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就有700年前皇帝躬耕祭农的八卦田,风景优美的江洋畈公园和玉皇山,据报道,当地官方已启动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创建4a级景区项目,探索整合环凤凰山、玉皇山,环西湖区域现有资源,积极与沿江、沿山规划做好对接。

社区化是特色小镇的根本逻辑

在方塘智库看来,特色小镇的建设,应是高标准规划、高起点打造,无论是环境设计、建筑外观、功能布局、能源利用,还是生活设施、现代服务,都应从现代化、人性化的角度着手建设,改善居民生活环境,提高生活品位,既能吸引和满足小镇居民工作和创业的需要,也能使其感觉小镇生活的舒适和自在,增加对小镇社区的心理归属感。

比如,杭州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就构建了一个完善、优质、舒适的生活圈。

一个在“基金小镇”数年的私募大佬这样描述他眼中的小镇生活:基金小镇周边,有不远的传统餐饮汇聚地高银街、中山南路美食街,有创意餐饮集聚地满觉陇、小镇里的杭帮菜博物馆等。小镇周边为杭州市高端生活区,特别是钱塘江北岸沿江大片的高档住宅区,可以为高收入金融界人士提供理想的居住环境。与此相配套的医疗、教育等资源,更是令人顿生羡慕——上城区拥有全省最好的医疗资源,浙一、浙二、省妇保、省中医院等三甲医院密度全省最高,全省知名的中小学也遍布小镇周边,正大力打造的国际化学校,就在不远处。(参见《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创新大旗下的蛋 杭州版“格林尼治小镇”》,浙江在线-浙江日报2015-01-22)

只有如此优质、优裕的小镇社区生活,才会吸引国际化、高精尖、高水平、创新性的企业和人才入驻,满足企业发展及其人才高品质生活的需求。

综合来看,包括社区功能在内的多个功能叠加融合,才是特色小镇的应有内涵。

而且,这些功能不是简单地相加,而是融汇于一体,优质的产业是小镇立镇之本,文化是小镇之魂,旅游是小镇之美,社区是小镇之生,只有这四位一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特色小镇。

在社区功能的思考之下,也会更方便于理解所谓的“特色小镇”的面积到底多少算是合适的。

根据浙江省政府关于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特色小镇规划面积一般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而建设面积一般控制在1平方公里左右。

这可以有三方面的理解:一是主观判断,若超过10平方公里和10万人的一个集聚空间,或许就不能再称之为“小”;二是实证分析,2013年,浙江省27个参与小城市试点培育的镇,有19个镇的建成区常住人口在10万人以下,有13个镇的建成区面积在10万平方公里以下,绝大多数镇的发展,较难逾越10万人口这个人口规模;三是实际工作需要,上限适当高一些,实际工作可以比较主动,比较有弹性,同时也使得特色小镇可以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发展概念。(参见《专家眼中的特色小镇》,《今日浙江》人民网2015年8月26日)

根据方塘智库之前对中国一些文旅小镇的走访经验来看,一般而言,如果面积小于3平方公里,对投资开发运营企业而言,就无法最大化分享其核心区投入后的周边土地溢价,在投资回报上是不合理的;而如果大于5平方公里,将来建成以后,人口集聚的规模将超出一个企业的统筹管理能力,就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无论是政府的政策导向,还是很多已经出现的实践案例,都表明,特色小镇以其独有的丰富内涵和“小而美”的形态,已经并将继续成为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虽然是一个小微的空间载体,但容纳和展示的却是一个大产业、大未来。

(注:“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为方塘智库,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