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蒋伟涛(方塘智库学术委员、《豫村里的中国》作者)

对于日前颇受关注的审计署曝光的广西马山县扶贫问题,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回应表示,“只要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绝不会放过”,并透露马山县政府已于9月初对有关情况进行了核实,其中超过贫困标准的3048人已全部暂停享受扶贫政策。

笔者从来不敢奢想这些基层农村的类似小事情不成为问题,但是现实是灰色的,也是鲜亮的,基层农村治理每天都有大量活生生的案例发生,让我们这些远离了农村的所谓城市人看得目瞪口呆。

当然,冷静之后,也会从对农村的朴素经验中反驳自己的惊讶:这些问题在农村已经是司空见惯,有些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边、自己家人身上,但是现实又很无奈,作为普通的农民,遇上了这些事情,除了忍耐,并没有更多选择。

甚至有些补贴政策作为农民是不知道的,更何谈自己的权利被侵蚀;而且,在村基层治理生态中,村干部一般对各种各样补贴具有绝对的支配能力,有时会用一种补贴发放来平衡另一种补贴发放,或者说用其他补贴名额的剥夺来威胁反对者。

所以说,尽管这么多年来,国家在农村治理中,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但却时常会遭遇资源分配的不公和贪腐问题,不但使得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甚至进一步破坏了基层的治理生态。

在方塘智库看来,时至今日,国家的反腐是该进入农村基层治理层面了,而且,在清除基层腐败个案的同时,更应该通过文化、政治、经济、法律、社会建设等多种维度对农村的治理生态进行多元化、多层面的改善。农村社会重建时不我待,农村治理生态完善时不我待,农村文化复兴时不我待。

不只是农村扶贫造假

广西扶贫造假事件,让笔者想起前几年民政部关于农村低保问题的争议。从各地个案来看,近几年农村低保造假层出不穷。舆论沸腾的事件应该是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南风窗》(2013年第7期)所作的报道《槐寨村“低保血案”风波》。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回应称,在低保政策实施和低保管理服务工作中,确实存在着少量的“关系保”、“人情保”、“错保”和“骗保”现象。

李立国表示,依据审计署的结论,中国低保工作的误差率是4%,这在国际社会的比较中是很低的。“但即便是这样,也要正视问题,看到差距,做好改进和加强工作。”

据《新京报》报道,中国社科院发布的社会保障绿皮书中称,在安徽、福建等5省市调查显示,受调查的低保家庭中,6成不是贫困家庭,有近8成的贫困户没有享受低保救助。

该绿皮书引用的抽样调查,来源于2010—2011年,在安徽、福建、江西、河南和陕西5个省的住户抽样问卷调查,涉及15个县级行政区域,90个乡镇,324个行政村,回收有效问卷共8777份,其中低保家庭占23.5%。

对于这些数据我们也要怀着审慎的态度来看,是不是能代表全国?是否存在遗漏和夸大?调查的过程是否有偏见?这些问题都可以从研究的角度去争议和争论。但是,调查的这些数据起码可以反映这5个省份15个县级行政区域的低保现状。

下面再看一看农机补贴问题。

仅2010年一年,河北省衡水、邢台、保定三市就有25名农机局局长、副局长和15名农机站站长、副站长因收受贿赂而“落马”,涉案金额数百万元。

据 2015年1月28日《新华每日电讯》报道,2014年以来,福建龙岩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查处“官商勾结”骗取农机购置补贴案件17件,全市7个县区均有发案,涉案人员20余人,5个县区农机站站长落马;2013年,怀化市农机补贴领域出现腐败窝案串案,全市立案查处该类案件15件。

看似不起眼的农机补贴缘何成了被觊觎的“唐僧肉”?《新华每日电讯》的文章分析称,基层农机站权力过于集中,有效监督机制缺乏,农机站官员与农机生产商、经销商、农业合作社甚至农户勾结、骗取、截留国家惠农资金屡有发生,值得警惕。由此可见,这项始于2004年的农机补贴政策,曾一度成为农机腐败的温床。

关键在公开和监督

低保造假、扶贫造假、农机款项贪污等事件都是和农民切身利益相关联的事情。据笔者在家乡的观感,一些乡镇对于农机补贴问题不宣传,老百姓不知道有农机补贴的占到大多数。一些村庄的低保从来没有公开过,虽然上级要求要公开,但事实上,只有村长和村支部书记才知道谁享受低报,这样一来,不想让村干部出现贪腐,比登天还难!

问题昭然若揭。但是,包括上述广西马山县的造假等农村贪腐问题,其实不论责任是县级政府的,还是乡镇政府,或者是村干部,这都还不是问题的本质,最主要的是农村基层治理的制度没有建立健全。

笔者相信在没有建立健全农村基层治理的新制度之前,类似的问题还会被暴露出来,这些问题暴露的是基层不作为、乱作为的现象,或者存在腐败问题,但是究其实质还是基层治理体制的不健全问题,说到底就是基层不公开、不透明,并缺少有效的监督机制。这些层出不穷的农村腐败问题基本上都逃脱不了这个逻辑怪圈。

方塘智库认为,可以考虑在农村更多地引入互联网,并通过多元渠道对国家的农村治理政策和资源投放进行宣传,保证更大程度的公开透明;对于各种资源投放建立严格的层层公示制度,发现问题严厉处罚;并引入媒体的监督。

实行严格的层层公示制度,比如低保补贴,民政部作为主管部门在网站上公示下拨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款项;对于省级单位来说,如河南省,在省政府网站上公示中央下拨低保款项具体分配到地级市的具体数据;以此类推,层层公示。

考虑到一些乡镇政府没有网站的实际情况,对于县级政府除要把各乡镇的低保补贴款数据网上公示,有条件的可以把各村下拨低保款项在网上公示。各乡镇政府必须把各种低保补贴人员在全乡张榜公示,避免贪污、截留的出现。如果不公开就是违纪的红线,直接开除公职。

以上各数据都需要能对得上上级的数据,对于对不上的数据要给与说明,对于违反规定的干部严厉制裁。

同时,国家要加大农业政策宣传力度,可以通过包括新媒体在内的多元的媒体渠道进行政策宣讲和信息公开,加大对各级政府官员的倒逼机制。

(注:唯有重新发现,方能洞察本质,进而启示未来。“重识乡土中国”是方塘智库学术委员、《豫村里的中国》作者蒋伟涛先生进行的基于乡村变革的新型城镇化专题研究的成果专栏,致力于通过全球化、互联网、城市化、技术革新、资本入场等多重时代背景下,多维度、宽视野、系统性求解中国乡村变革的未来。)

注:本文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为方塘智库,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