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蒋伟涛(方塘智库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宏观经济逻辑

在2015年11月10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随后,g20 峰会、apec的演讲中,习近平总书记也提到这个词,并被解读为中国新一轮深化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之一。

同月的国务院常务工作会,供给侧改革也同样出现,一时间成为业界热议的概念。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体现了我国政府在经济进入新常态后,在宏观经济政策上的新思路,为今后的宏观经济政策指明了方向,是对传统宏观经济发展中所谓投资、出口与消费(所谓:“三驾马车”)理念的改进,也是对所谓的“凯恩斯主义”通过货币和财政政策扩大需求的办法刺激经济进行的修正。

大家都在说经济新常态,其实核心点就是中央提出的三期叠加效应,主要出发点是化解2008年为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而刺激投入的4万亿,目前来讲就是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以及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同时出现的新常态。

目前随着刺激政策的惯性效应,逐渐显现出来的债务率过高、产能过剩、通货膨胀等问题就是最突出表现。

据公开的数据显示,在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人口红利减少、劳动力工资上涨与老龄化以及环境污染等成本刚性上升压力下,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有所下滑,今年三季度中国gdp为6.9%,低于社会预期。

在方塘智库看来,在传统的三驾马车出口不振、投资乏力、消费低迷的背景下,为了化解过剩产能而提出中国经济的药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体现了国家经济调控的着力点从注重“需求端”到注重“供给端”的转变,由需求端入手引导消费转向从供给端着力推动产品品质提升,以更好地满足人们日益升级的物质和文化需求,这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官方经济学思想转变的理性选择之一。

随着我国进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居民收入提高,消费结构也随之升级,越来越多的新消费和消费群体在形成,但是国内的供给能力不能满足和适应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需要,同时也不能满足消费者对优质消费品和服务的需要。

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国民远赴国外旅游、度假、购物等,这里面除了关税政策以外,导致中国升级性消费需求在外溢是客观存在的。去年国民到日本买马桶盖,到美国看病体检,到印度购买药物等既是例证。

与新一轮农村综合变革逻辑相辅相成

对于供给侧改革的内容,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谈供给侧改革时说到三个重要方面:化解产能、企业减负、防范金融风险,尤其是化解房地产库存。

通俗的讲,供给和需求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二者缺一不可,只有两者平衡才能维持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同时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也就是需要从增加优质供给消费和让居民有能力消费得起两个方面,对此哪一方出现问题都不会奏效。

国务院办公厅11月22日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居民和家庭服务、健康、养老、旅游、体育、文化、法律、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教育培训10个领域作为重点,增加服务有效供给,这可以看作是政府在供给侧改革方面的有力引导,而这些方面与农村地区的全面改革大都能挂上钩。

而且,在方塘智库看来,这与近期中央出台的一系列关于农村综合改革的政策意见可谓相辅相成。

2015年11月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明确了深化农村改革总的目标、大的原则、基本任务和重要路径,为农村的新一轮改革发展提出了总方向。

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这份指导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脱贫攻坚任务的纲要性文件,详细阐述了未来的脱贫攻坚之策,提出了很多新举措、硬政策,但是归根结底这些改革需要放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下进行思索,需要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去考量,不然的话,有可能出现事倍功半的效果。

在方塘智库看来,中国农村改革的新一轮顶层设计基本已经完成,且方向清晰,农村的发展已经进入了关键性的五年。无论是从农村扶贫,还是从农村经济发展,亦还是从中国经济健康协调发展的角度看,农村市场的“供给侧改革”都将是大显身手、大放异彩的时候。

尽管我国城镇人口已经超过总人口的半数,但是仍有6亿多农村人口,这是个庞大的消费群体,也是个有待开发的消费市场。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在国家减免农业税、实行粮食直补等强农、惠农政策的促进下,农民收入增速加快,农村居民消费格局悄然变化。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1.6%,高于城镇1.4个百分点。

同时,以马云为代表的企业家纷纷布局农村,推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开拓市场。村民利用国家建设的网络进行网上购物,而相生相伴的快递送货上门服务与农民的距离被进一步拉近,方便了农村居民消费。

这些方面都是农村地区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利条件。

被新消费时代激活的乡村综合价值

在方塘智库看来,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村主要从三方面创新新供给,也就是绿色食品、休闲消费、自身基础设施投资。

十八大把生态文明纳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体布局。2015年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在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首次提出“绿色化” 这个概念,并强调,必须加快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大幅提高经济绿色化程度。

在我们看来,不仅对生产方式推行绿色化,还必须加快推动生活方式绿色化。人们消费行为要向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方向转变,力戒奢侈浪费和不合理消费。

在新的消费时代,乡村的综合价值正在被激活。比如,乡村的发展,美丽乡村不仅是城里人的“后花园”、“大氧吧”、“水源地”,还是宝贵的生态屏障;而且是城市人的菜、米、油、果等的大基地,承载着保障供应的重要职能;同时更是承接城市资源和要素。

在此背景下,这几年无论乡村的决策者,还是社会资本,以及很多当地的农民自身,都已经开始意识休闲农业和都市农业的价值,纷纷开始行动。

休闲农业是以充分开发具有旅游价值的农业资源和农产品为前提,把农业生产、科技应用、艺术加工和游客参与融为一体,利用田园风光、生态资源和自然环境,结合农、林、牧、副、渔生产与经营,满足人们旅游、娱乐、休养身心的需要,发展休闲农业是产业升级、价值增值、居民增收的有效途径。

当然,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农民的生产、生活中有不少需要改善的地方,而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商品生产、配送、凯发游戏下载的售后服务等,都是潜在增长点。这也应该是针对农村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思考和给予重点关注的。

在新的城镇化过程中,可以乐见的一个未来就是,要将乡村、小城镇的交通、水、电、信息等设施完善完善,吸引了久在城市中面对浑浊空气、噪声的大城市居民到乡村、城镇旅行、暂住甚至定居。

而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展开。而且,伴随着这样的人口双向流动,势必会带来综合的消费需求变革,新的消费需求的变革则呼吁新的供给侧的变革,而供给侧的变革一定伴随着一系列农村的综合改革。

值得期待的是,一系列新的针对农村的改革政策导向已经明确,接下来就是看具体的实践和法制化了,农村的供给侧改革已经开始,无论是对投资人来讲,还是对城市消费者来讲,是时候到农村去了!

基于乡村旅游提升的供给侧改革可期

中国古训有“穷奔市,富奔乡”的说法,意思是穷人往城里跑,去寻找工作机会,富人则向往宁静的乡村生活。其实这已在城市富人群体里有所反映,也折射印证发达国家经济发展阶段的逆城市化、重返乡村的浪潮。

目前,我国城市发展出现的城市病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掣肘,其实这也是西方走过的老路,早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以及一些大城市中心市区郊区人口向外迁移,迁向离城市更远的农村和小城镇,出现了与城市化相反的人口流动的现象。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可以称为“乡土中国”,农村人很少能走出乡村;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内可以称为“城市中国”,大量的农村人以上学、打工、经商等方式义无反顾的奔向城市;接下来的中国应该是“城乡中国”,城市人返璞归真到乡村寻求心灵的情景,逃离大城市的喧嚣,追寻心中的乡愁,将成为常态,人口开始越来越的在城乡之间双向流动,并带动一个新消费时代。

方塘智库认为,逆城市化与当前的新型城镇化一定要结合起来看,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在此情形下,新型城镇化和小镇建设正逢其时,乡村的文化、旅游、观光、休闲、健康、生态、农业、园林等产业将成为引领农业转型发展的“农业 ”支柱产业。

这些以“农业 ”为支柱的产业,大都是绿色产业,一定会释放出新的需求,可以适应城市市民的消费需求,只要是能够提供绿色优质的消费品和服务,一定会吸引新的消费群体,创造出新的消费行业和产业来。

新的消费需求出现必须适应新的消费群体的特质,当前最迫切是吃、住、行和游、娱、乐。从产业供给出发,乡村旅游产业是下一轮农村结构转型升级和“农业 ”产业体系的关键核心产业之一,这将体现在旅游业生产力六要素的改善,即吃(旅游餐饮)、住(宾馆住宿)、行(交通)、游(景观旅游)、购(旅游商品)、娱(娱乐休闲)。

首先从“吃住行”进行分析。当前的农村是城市食品的保障基地,是名副其实的“菜篮子”。从人的基本要求“吃”来看,城市食品安全,很大程度上得益农村生态环境,有机蔬菜和本地原种食品需要良好的农村生态环境,为城市生活提供安全保证,在农村可以采取家庭农场和订单蔬菜进家庭等产业,保证城市人的食物安全。

“住”需要从内心世界关注土壤,把土壤与树木视为自己的孩子,追求室内外的环境,人与人之间的道德,住房与自然间的和谐。农村出现的乡村民宿和农家乐,就是国务院鼓励的“积极发展客栈民宿”,民宿是真正和乡村农耕文化融合的,可以让市民真正融入乡村景致,甚至参与乡村劳作。因此,民宿一旦形成产业,农村的闲置房产和土地存量将盘活重生,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

“行”成为所有城市人很不满意的问题之一,乡村的道路呈现放射状的,小城市不是在水泥钢筋之中,而是在林中、水塘边、在小山坡,这里的路是景是田是人文环境,加以保存和发展。

所以说,新型城镇化下的“农业 ”产业体系有很多的新的产业发展,可以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现。

参考文献:

1.《首提“供给侧改革” 推进经济转型发展》,2015年11月25日《南方日报》;
2.《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凯恩斯主义”说再见》,2015年11月13日中国经济网;
3.《高层9天4次提“供给侧改革”,需求供给两手抓》,2015年11月26日《证券日报》;
4.《深耕农村市场 拓展消费需求》,2015年7月24日《上海证券报》;
5.《北京市以绿色产业支撑美丽乡村建设》,2015年4月1日中国农业研究网。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