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真真(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贵州强调,要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

其背景之一是,1994年,中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实施以后,贫困人口逐年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尚有7017万贫困人口,约占农村居民的7.2%,扶贫帮困方面任务仍十分艰巨。

现在,中国已划定了14个扶贫片区,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少数民族聚集区,不仅环境未受到污染,且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富,也就是说,此类经济贫困地区拥有着独特的文旅“富资本”。

方塘智库认为,随着中国人整体生活水平和方式改变,人们对于旅游和回归自然的需求逐渐增强,文旅资源富集的贫困地区将获得新的经济机会,这会是它们发展的新时代。旅游扶贫在扶贫模式中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贫困地区的旅游发展将成为中国旅游格局中重要的力量。

贫困地区的“富资本”

2011年,为了提高扶贫政策的瞄准性和扶贫资源的有效利用,中国发布《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划定了14个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地区,包括六盘山区、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乌蒙山区、滇桂黔石漠化区、滇西边境山区、大兴安岭南麓山区、燕山—太行山区、吕梁山区、大别山区、罗霄山区、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

其中,共涉及10个民族地区,367个民族(自治)县,数万个少数民族村落都散落于此。

这些地处偏远,交通闭塞的地方,在经济上也非常落后。但它们大都保持着比较原始的地貌,山水奇观,淳朴的民风民俗。由于多数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地,这里不仅具有非常绚丽多彩的民俗风情,传统手工艺精湛,也是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在地。

自然风光和人文资源的双具备,使这些经济落后的贫困地区拥有了独特的“富资本”。

云南就是一个典型的省份,它地处中国西南边疆,属于多民族的高原山区省份,其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滇南山区、横断山区、乌蒙山区、喀斯特山区等特贫片区,多为少数民族地区。

同时,它也是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非常丰厚的省份,并于2003年10月被文化部确定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首批综合性试点。

如果你注意到刚刚过去的中国-南亚博览会,就会发现有上千件民间非遗精品让人大饱眼福,一些民间非遗大师为大家演绎了各种具有云南特色的的手工技艺,比如栩栩如生的人物肖像剪纸、制作精良的滇式风筝、活灵活现的手工草编,融入藏族文化的唐卡刺绣等。

实际上,这些少数民族依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各种技艺、习俗、礼仪,还有音乐舞蹈、神话传说、民歌等,本身就具有异质性的特点,能够为人们带去不同的体验和观感。

此外,当地的景观资源也是其他地区所没有的,甚至不可被学习和模仿,具有不可替代性。这些所有的要素均为打造文旅集聚地的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天然基础。

基于文化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可谓是让这些地区的脱贫具有了更多渠道和可能。

旅游扶贫已成国家扶贫开发战略重要组成部分

“旅游是经济性很强的文化事业,又是文化性很强的经济事业。”于光远曾用一句话经典概括了文化,旅游与经济三者之间的关系。

其实,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政府就已意识到旅游对于扶贫的重要性。

当时政府提出通过旅游扶持贫困地区发展的政策,通过开发贫困地区丰富的旅游资源,兴办旅游经济企业,发展旅游业成为支柱产业,实现贫困地区居民和地方财政双脱贫致富。

之后,一些基础条件相对好的贫困地区开始迈出旅游发展第一步,但障碍因素也伴随而来。例如旅游投资资金短缺、思维方式落后、人口素质不高、交通不便等。

更关键的问题是:过去人们的生活水平不高,生活方式单一,对旅游的需求和品质的要求并不像现在这样强烈。更多的人真正想去的是“城里村外”,而非到原生态大自然中。整个旅游经济是初级且传统的旅游经济时代,游客们停留于观光游览普通旅游景区。

当传统市场还远未饱和,具有丰富文旅资源的贫困地区,旅游产业发展反而会一度缓慢。

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生活方式的转变,对于原生态以及异质空间和体验需求也在极速增长。游客们希望能够到不同于城市生活的乡村异质空间里,放慢脚步来感受大自然的馈赠。

方塘智库认为,文旅资源富集地方来说,对丰富异质的资源进行充分开发和利用会成为了经济竞争优势获取的可能路径。今后,旅游扶贫或将成为解决文旅资源富集贫困区问题的重要途径。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地方管理者,开始思考通过进一步利用好当地的文旅资源,真正帮助贫困地区走出贫困。

2003年浙江“两会”期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曾提出自己的“扶贫观”:现在的贫困问题不是块状贫困,而是星星点点的点状贫困,这要求我们扶贫工作观念要明晰,定位要准确,要做到因地制宜“真扶贫,扶真贫”。继续往前追溯的话,其担任正定县委书记期间,当时启动的旅游项目大观园影视项目,直到今天都是正定最为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通过发展文旅产业来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实现脱贫的理念早已有之。

“新时期旅游扶贫已经成为国家扶贫开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新一轮扶贫攻坚重要突破口,也是发挥旅游综合功能、做大做强旅游产业的战略支撑。“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曾在讲话中表示,在新一轮扶贫开发中,要充分发挥旅游富民功能,大力推进旅游扶贫。

2014年10月,国务院扶贫办和国家旅游局商定,共同开展贫困村旅游扶贫试点工作,在全国选择500个左右建档立卡贫困村,开展旅游扶贫试点。

“十二五”以来,一些地方已经利用这些丰富独特的旅游资源,开展了乡村旅游扶贫工作。我们已经看到了旅游在改变贫困地区情况的潜力和作用。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贵州近两年在1630个村寨开展了乡村旅游,2013年乡村旅游收入达到430亿元,接待人数占到全省旅游接待人数的37%。

通过发展乡村旅游,不但带动当地种植业、养殖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的升级转型,还带动当地商品流通市场的活跃健全,带动贫困村的生态和人居环境不断改善等。

“贵州等地的实践表明,发展乡村旅游扶贫,完全能够成为贫困地区新的经济增长亮点。”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去年底全国贫困村旅游扶贫试点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时表示。

平衡好旅游开发与文旅资源保护至关重要

方塘智库认为,不同于以往传统旅游经济开发模式,文旅新时代的到来意味着贫困地区旅游业的开发需要达到更高的标准和要求,其中“可持续”将是开发的重要原则。

要知道,这些旖旎壮观的自然环境,底蕴深厚的文化遗产都是不可逆的,一旦被破坏掉,便很难恢复。

如果说自然物质还有可能恢复一部分,但文化内核却很容易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失去初心,成为追逐经济效益的牺牲品。而即便是前者,恢复也需要漫长的修复时间。本要被扶贫的地区却因文化内核的丧失变得一无所有,发展从此不再。

这在过去已经有所体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缺少深入细致的规划,很多地区的旅游开发开发仅限于表面,配套设施没有跟上,衡量标准单一,导致现在旅游经济结构单一,服务水平低下,仅仅依靠传统营销和宣传来带动当地收入。

现在已经有大量的旅游资源要素被牺牲掉,只为换取微薄的旅游收益。更为严重的是,这样的开发方式还带来一定的社会问题和文化冲击。例如当地原有民俗文化的迷失,传统手工艺的失传等。

文化是旅游之魂,也是当地最为珍贵最为核心的东西。一旦丧失,旅游产业也就真的只剩下空壳,提供的只有浅表的舞台式表演。

在方塘智库看来,旅游业有可能会是让当地走出贫困的重要发展途径,但稍不注意,就很容易演变为无孔不入的高利润商业活动,这其中的区别主要在于本地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如何平衡商业与文化保护将变得至关重要。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旅游系教授王德刚曾经研究过一个案例:

在厄瓜多尔境内的亚马逊河流域,有一个由24个quicha印第安家族组成的部落社区capiman。该社区自1992年开始进行旅游开发、接待旅游者。旅游者们非常喜欢印第安人原始、简单的生活——住在用烛光照明的小屋、吃着森林土饭,旅游者对这种体验非常满意。

但时隔不久,社区内部的生活却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外来游客的影响下,印第安人自己开始使用起发电机,穿着西方的服饰去学校接受教育,到附近的tenna 社区超市购买食物等等。而印第安人传统的烛光照明的原始小屋、自产的土饭只作为“产品”提供给旅游者“享用”,印第安人自己却再也不去过那种传统的生活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上其他地方,在文化资源丰富的贫困地区,当旅游业进入时候,本地原有的民俗习惯很容易变成了表演,手艺品成为简单复制的商品。

一方面是文化传承需要传承人的培养。但随着老一辈人的离去,年轻人缺乏对自身文化的了解和热爱。若对本地文化精神缺少深入了解,一旦有外来世界进入时,很容易就会对外界羡慕,摒弃自己可能还未意识到的宝贵文化。

另一方面由于当地本身基础非常脆弱,也没有人希望一直保持贫穷。当面对选择时,经济利益肯定会成为优先考虑因素,其他民俗风情也好,宗教信仰也好,都有可能被商业裹挟。

我们没有理由去批判当地人民的选择,这是他们身处的环境和生活条件所决定的。但作为地方管理者,对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应该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方塘智库看来,一是对于当地文化的普及与教育,首先让当地人对自身文化有文化认同和自豪感,培养传承人。二是对旅游业的发展能够结合文化进行深入细致的规划,让敬畏渗透到旅游发展的始终。

如何避免丢失自身珍贵的文化,有几个方面值得深思:

第一是传承的精神,应重在保持文化的纯粹,第二是传承的意义,是通过非物质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影响人们回归内在的真、善、美,第三则是传承人的培养,其重在传承人的综合素质和一种专注的精神。

这些千年文化遗产是人类共同的智慧,应该以一份恭敬心去保护和延续,以它真正需要等方式,以一份长远心去做是非常重要的!

这也应该是地方管理者在做旅游开发时所应重视的方面。

(方塘智库在“文旅新时代”的主题之下,正在通过系列分析文章、研究报告、沙龙和论坛等形式,展开对这一时代命题的持续、深入、系统、建设性的关注和研究,对中国文旅产业进行新的综合价值发现。)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