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史玉强(方塘智库学术顾问、河北省商务厅正厅级巡视员、河北省资本研究会首席顾问)

2015上半年,中央政治局针对京津冀地区的发展连续做出两项重大决议:一是3月24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广东、天津、福建三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总体方案,天津自贸区于4月21日正式挂牌;二是4月30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纳要》。

这两件大事不是孤立的,而是有密切联系的,不但在空间上是重叠的,而且在逻辑上也是互为因果,相互配套的重大体制机制创新。

天津自贸区是京津冀的“共同平台”

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

京津冀地区同属京畿重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前区域人口已经超过1亿人,面临着生态环境持续恶化,城镇体系发展失衡,区域与城乡发展差距不断扩大,行政区域各自为政等突出问题。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推动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是面向未来打造新型首都经济圈,建设以北京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实现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京津冀空间协同发展,城镇化建设发展对于全国城镇群地区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示范作用。

北京、天津、河北三省区各具特点,各有优势,且发展水平差距明显。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立足各自比较优势,立足现代产业分工要求,立足区域优势互补原则,立足合作共赢理念,以京津冀城市群建设为载体,以优化区域分工和产业布局为重点,以资源要素空间统筹规划利用为主线,以建立长效体制机制为抓手,加快破解三个行政主体协同发展中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

习近平总书记谈到这个问题时一针见血地指出,“要着力加大协同发展的推动,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方式,抱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充分发挥环渤海地区经济合作发展协同机制的作用”。

习总书记还明确指出:“要着力加快推进产业对接协作,理顺三地产业发展链条,形成区域间产业合理分布和上下游联动机制,对接产业规划,不搞同构化,同质化发展”。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天津处于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一是优越的自然区位,东临临渤海,面向东北亚,腹地广阔,是欧亚大陆桥距离最短的东部起点;二是雄厚的产业基地,天津作为我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之一,产业门类齐全,配套能力较强,经过多年发展,已培育和形成了一批优势支柱产业;三是突出的开放优势,天津是北京最近的出海口,是最早开放的沿海城市之一,开发区、保税区、保税物流园区日臻完善;四是港口优势,天津港排名国内第三,世界第四。

基于这样的多重优势,党中央、国务院将北方第一个自由贸易区放在天津。这是非常英明的决策。但,国家在天津设立自贸区,决不是只囿于天津的行政主体概念,只为天津4332平方公里,948万人口服务,天津自贸区必须立足天津,面向渤海湾,服务京津冀,这是天津自贸区的历史使命,也是生命力所在。

天津自贸区是我国长江以北唯一一个全面开放的自由贸易区,它担负着带动、辐射京津冀地区及我国北方广大地区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历史使命。

特别是它地处环渤海核心地带和京津冀的重要一极,是这一区域的重要出海口和对外开放窗口,在推动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提升区域整体经济实力和竞争力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央对天津自贸区寄于厚望。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广东、天津、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贯彻“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

国务院批准的天津自贸区总体方案中,其战略定位为: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任务,以可复制、可推广为基本要求,努力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区和制度创新试验田,面向世界的高水平自由贸易区。用三五年时间,建设成贸易自由,投资便利,高端产业集聚,金融服务完善,监管高效便捷,辐射带动效应明显的国际一流自由贸易园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我国经济转型中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在5月18日河北举办的中国·廊坊国际经贸洽谈会上,天津副市攻何树山明确表态“天津自贸区就是京冀的自贸区”。京津冀三地要主动拆除行政壁垒,搞好产业对接,建立协同机制,把天津自贸区建成三地共同平台,不但要构建交通、产业,生态等硬件一体化,而且要建设机制、体制,制度等软件的一体化。

河北是天津自贸区的“重要支撑”

自由贸易区不仅是一个“一线放开,二线监管”的独立封锁地区,更重要的它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概念,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不是一个封闭的区域,要发挥其对一定区域经济的辐射和带动力。也就是说,自贸区必须有广大腹地做支撑,否则,就成了一个“孤岛”,就不能发挥其应有辐射带动作用。

天津市本身只有43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940多万人口,1.5万亿的经济总量,显然难以支撑其一个充分与国际市场全面接轨的自由贸易区。

河北环绕天津的西、南、北三个方位,天津、河北本是“一家人”,上世纪60年代以前,天津一直是河北的省会。天津成为直辖市后,河北省会才另择它地,所以津冀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渊源深厚,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河北工业大学现在还在天津市区。

河北是天津的直接腹地,是第一道紧密层。河北土地面积18.8万平方公里,是天津的43倍;人口6300万,是天津的1.67倍,经济总量(gdp)2.9万亿,是天津的近两倍。

河北的港口,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建设使津冀两省市基本实现“交通一体化”。

在天津与河北的640公里的海岸线上,从北到南依次分布着秦皇岛、唐山、天津、黄骅四大港口,在渤海湾西岸形成我国港口布局最为密集的地区之一。

河北省提出,与天津港合力打造北京国际航运中心,形成“双核”,建成国际综合贸易大港,秦皇岛港、黄骅港依托“双核”,向多功能现代化大港转变。通过完善“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模式,促进津冀港口贸易便利化。

河北2014年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6029公里,排全国第二位。初步形成“五纵六横七条线”的高速网。其中多条高速公路与天津相连。京津塘高速公路是经国务院批准建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也是我国第一条跨越省、市建设的高速公路。保津高速西起保定徐水,东至冀津界;唐港高速公路起于唐山市,终于天津港;河北沿海高速公路秦皇岛至冀津界,连接了秦皇岛、唐山、天津滨海新区,是沟通沿海地区的主要通道。

河北的交通十二五规划中明确,2015年基本实现所有设区市通高速铁路,形成以石家庄市为中心的“两小时交通圈”,环首都“一小时交通圈”,环渤海“一小时交通圈”。与天津相通的有京津唐高铁,起点北京经廊坊、天津至唐山;天津至秦皇岛,西起天津,途径唐山、北戴河,东至秦皇岛市;京沪高铁河北段依次为北京—廊坊—天津—沧州;津保高铁全长157公里。

津冀之间的经济交流与合作一向十分密切。去年京津冀海关办理一体化申报,北京、河北通过天津口岸贸易额接近800亿美元;河北长城汽车等大公司为方便出口在天津设立了生产基地,有的企业甚至将总部迁到天津。河北许多投资者到天津滨海新区注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等。

2014年河北企业在天津投资项目有769个,投资额达263亿元;天津企业在河北投资1037个项目,到位资金总额454亿元。在园区共建方面,包括冀津循环经济产业合作示范区,芦台、汉沽协同发展示范区等合作项目都正在建设中。

从实行“一区多园”到建设“自由贸易带”

据悉,前年在天津申请自贸区时,河北也同时向国务院上报了建立曹妃甸自贸区的报告,在申请无望时,又曾争取与天津合建“自贸区”,在两项努力都被否决后,进入了“静默期”。河北是真的无缘自贸区了?否。

河北作为天津自贸区的直接腹地,如何把握重大机遇,分享溢出效应,打造开放型经济的升级板,是河北乃至北京应该认真回答的重大课题。

河北应该抓住天津自贸区设立的历史机遇,加强腹地意识,积极对接服务国家战略,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促进经济转型升级,主动对接,融入互动,积极作为,借力发展。

一是在“两可”上做文章。认真领会国务院对天津自贸区总体方案批复的深层内涵,其中的“可复制、可推广”、“发挥辐射带动效应”等给周边的河北带来无限机遇。

自贸区作为制度创新的试验田,要开展深化行政审批改革,降低投资准入门槛,改革外商投资管理模式,建立新型贸易方式,完善国际贸易服务功能等一系列制度创新。

这些改革一旦在自贸区试验成功,河北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及时复制到全境,推广到全省。

二是接出“引水管”,种好“自留地”。天津自贸区作为试验田,其功能不可能仅仅局限在119.9平方公里内,需要区外企业,生产要素、园区的互动与参与,自贸区好比一个“蓄水池”,要从蓄水池接出“引水管”,引向区外企业和园区,让外面也能享受到自贸区制度活水的灌溉。

比如,浙江企业家就在上海自贸区附近,打造国际基金小镇,上海虹口区也在自贸区附近成立国际对冲基金园,主动接收自贸区的辐射。

从全球范围内自贸区发展的经验看,很多地方都通过区内外互联互通,享受自贸区的溢出红利,如韩国马山自贸区,区内80%的公司都与国内各类公司达成在岸外包合同,推动腹地经济。

河北的企业和各类开发区、特殊监管区等经济主体要积极主动与区内企业及业务平台开展对接,接受辐射,复制制度。

三是探索“一区多园”的发展模式。我们到国外自由贸易区考察发现,现在许多自贸区都不在局限于“一城一池”,而是在一个几百公里的沿海线布局成一个“自由贸易带”,增加辐射半径。

这次国务院批准的广东、福建两个自贸区也相应布局在几百里的海岸线上。如广东自贸区,其范围包括广州南沙、经珠海至深圳的南部沿海线上,分别设立深圳前海蛇口片区,珠海横琴新区片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福建自贸区也是沿福建省的沿海线分别设立平潭片区、厦门片区、福州片区,形成延绵数百公里的“自由贸易带”。

而天津自贸区目前仅局限在天津的滨海新区,天津港区和天津机场体区的119.9平方公里的有限范围内,没有超出天津的现有行政区划。

如果按照广东、福建的思路架构,天津自贸区应该以天津滨海新区为核心,从北起秦皇岛,途径唐山、南到黄骅的640公里的沿海线,统一布局,按照“一区多园”的体制,分别在河北的曹妃甸、黄骅港设立自由贸易片区或园区,在处于京津冀三角地带的北京第二机场附近设立三省市共用的“自贸园”。在渤海湾形成以天津为中心的“一区多园”格局,各园合理科学布局,明确功能定位,覆盖京津冀,辐射辽宁及山东,形成更大开放的格局,建成环渤海湾的自由贸易带。

我们分析,之所以天津自贸区没有采取象广东、福建自贸区的沿着大海岸线布局的体制,还是没有突破行政区域的桎梏,我国自贸区的设制还是按照依附行政主体设置的思路。

下一步天津自贸区应该站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高度,彻底冲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创新管理体制和运营模式,开展跨界经营,探索自贸区共管、托管的行政管理体制。让“自由贸易区”这个制度创新试验田也协同发展,共建共用,发挥更大的辐射带动使用。

(注:本文部分已刊发于《英大金融》杂志)

重塑京津冀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正在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