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文孟君(方塘智库学术委员)

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再次使乌镇赢得了世界的关注。这个昔日的江南水乡小镇,以其在互联网时代对一个千年古镇的全新营造和诠释,成了一个将传统与现代、文旅与科技、东方与世界完美融合的新型小镇的发展典范。

乌镇的转型背景之一是,近年来,浙江省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大力发展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引领经济转型升级。

如今,信息经济已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新亮点、新动力,互联网已成为浙江经济新的基因。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云计算与大数据等产业已经具备独特优势。

尤其是今年以来,作为浙江省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下对发展模式有益探索并成为省域经济新的增长点的特色小镇建设,更是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

乌镇可谓是浙江本轮经济转型发展的最具典型性的代表之一,小镇因互联网而完善,互联网成了小镇的转型基因。

而且,在方塘智库看来,包括古镇在内的新时期特色小镇建设,互联网将成为必不可少的营造元素,并渗透到各个环节,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小镇特色新兴产业的集聚中一定包括互联网相关的产业。

小镇的社会服务和公共治理一定要充分地体现出对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平台的使用,甚至更彻底的思考是,可以将整个特色小镇当作本地以及周边地区在商品、物流、文化、旅游、体验等综合方面与世界连接的一个平台,特色小镇成为互联网时代连接一切的重要一环,而且,是综合性和社会化的连接。

互联网时代的特色小镇,首先是一个物理城市空间,但又从来不仅仅是一个物理城市空间,而是全球城市和社会价值链中一个关键的节点,这就是“互联网 小镇”带给世界的无尽想象。

产业集聚充分思考互联网背景

以乌镇所在的浙江省特色小镇建设为例,可以发现,这些特色小镇,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功能、社区特征的空间载体,从规划之初,就充分考虑到了互联网时代的产业发展现实和趋势,无不对基于互联网而兴起的产业有充分地思考。

我们的梳理发现,浙江特色小镇所承载的产业,一部分是高新产业,如云计算、互联网创业、基金、电子商务等信息、金融、时尚、环保、健康、旅游、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

具体的小镇案例,如基金机构云集的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以云生态为主导的杭州西湖“云栖小镇”;为互联网创业者提供“众创空间”的余杭梦想小镇;依托良好生态环境的台州仙居神仙氧吧小镇;以高端海洋工程动力装备制造业为主导的宁波江北“动力小镇”等。

还有一部分是茶叶、丝绸、黄酒、中药、青瓷、木雕、根雕、石雕、文房等历史经典产业,如西湖龙坞茶镇,绍兴市越城黄酒小镇,湖州丝绸小镇,湖州市南浔善琏湖笔小镇,丽水市龙泉青瓷小镇和青田石雕小镇,金华磐安江南药镇等。

当然,这些特色小镇的产业,无论是高新产业,还是历史经典产业,“互联网”都是其定位产业的基础设施和实现平台,尝试以新理念、新机制和新技术、新模式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云计算、基金、互联网创业等高新产业自不必多言,即使如茶叶、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也不仅仅是传统产业的简单复制、移植,而是以互联网等创新理念,转换机制,运用信息通讯技术,激发历史经典产业活力,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与文化创意产业、旅游产业、时尚产业、休闲产业等融合,形成产业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特色小镇的产业生态中,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金融、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软件开发、app、动漫设计等,与互联网相关的产业密集呈现,体现出迥异于传统经济的新兴信息经济的鲜明特点。

所以,显而易见的是,互联网成为特色小镇产业创新发展的新引擎,没有互联网的强力介入,特色小镇的产业集聚、创新和升级是不可能完成的。

与国家“互联网+”行动计划异曲同工

《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建设特色小镇“有利于推动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加快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这里的产业集聚、创新和升级,恰恰也是“互联网 ”行动计划的目标。

“互联网 ”首次出现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 ”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

而同时提出的“互联网 ”行动计划,则将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由此可以看出,“互联网 ”行动计划和特色小镇的产业集聚,都指向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实现产业跨界融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创造出新产品、新业务与新模式,构建新的产业和经济生态。

这或许带有巧合的色彩,但绝对不是偶然。

互联网的发展,已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打下深刻烙印:“吃”可团购,“穿”可网购,“住”可智能家居,“行”可滴滴专车……“世界因互联网而更多彩,生活因互联网而更丰富”。

互联网时代,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多地发生在移动互联网上,通信、传播、娱乐、购物等的需求,均与互联网紧密结合起来。

“互联网 ”,已是一种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消费习惯、品牌传播的方式。

时下,任何生产、生活领域的行为,都要重视互联网的意义,都要考虑用户与互联网的粘着度。脱离了互联网,将会使自己的生产和生活处于一种孤立失联的状态。

流行所言的“互联网基因”,其实就是指一种网络生活,一种“连接”生活,一种社交生活,一种年轻态生活,一种快捷、时尚生活。

所以,未来的产业和生活,一定是有互联网基因的产业和生活,没有互联网基因的产业和生活将是无法生存。

所以,汇集产业、文化和旅游以及社区功能四位一体的特色小镇,也将实现与互联网的充分融合。

这一方面体现在前面提到的无论是高新产业,还是历史经典产业,“互联网”是小镇产业的基础设施和实现平台,是产业集聚、创新和升级的新动力。

另一方面,从其文旅开发和社区服务来讲,智慧旅游、智慧城镇又将是特色小镇建设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和发展路径。(详见方塘智库《再造乌镇:特色小镇的互联网化转型全球化表达》一文)

在方塘智库看来,特色小镇建设的互联网化,充分发挥了信息技术对生产、生活、生态的引领作用,推动智慧产业集聚,提升群众生活品质、社会治理水平和生态环境质量,实现了新型城镇建设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路径探索。

让每一个特色小镇都与世界连接

“互联网 ”,是要营造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特色小镇的“互联网 ”,就是要使原来一个相对封闭的内部生态圈,诸如小镇产业系统、旅游系统、生活系统等延伸出去,和外部的生态系统进行交互、融合、协同,利用跨界的力量才能有效地推动创新。

推进“互联网 ”,其中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要把过去孤岛式的节点连接起来,形成小镇生态内外有机交换,各要素间的交互、分享、融合、协作随时、自由地发生,同时允许保持小镇自己的独立、个性与尊重。

这种互联网的生态营造,其实就是“连接”的建构,只有建构起“连接”,才能实现跨界、融合、创新。可谓是,没有连接,就没有“互联网 ”。

“连接”是一种对话方式、一种存在形态。连接的方式、效果、质量、机制也决定了连接的广度、深度与持续性。

而连接的对象,包括技术(如互联网技术,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技术等)、场景、参与者(人、物、机构、平台、行业、系统)、协议与交互、信任等等。(参见《互联网 :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

特色小镇在“互联网 ”时空下,需要一方面将特色小镇的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功能相连接和融合;另一方面其中任一功能内部诸要素间需要相互连接和整合,如在产业方面,“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等。

此外,还要实现跨界融合,跨区域协同发展,甚至是跨国界的连接和协同。

譬如乌镇,将一个东方江南古镇与世界互联互通,从一个东方文旅风情小镇,华丽转身为一个极具现代风采的国际互联网小镇,“乌镇的声音让世界听到”。这一转变都是基于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和实现平台,都是基于“连接”完成产业集聚、资源整合、跨界融合、区域协同直至影响力的扩张。

华为公司曾把“连接”,和土地、资本、劳动力等这些传统生产要素等量齐观,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来看待,并推出“全球连接指数”,据此来判断一个行业,乃至一个区域的竞争力。

特色小镇的“连接”指数,也将是判断特色小镇及其产业的竞争力的一个新标准。

2014年,扎克伯格确立了facebook未来十年的三大发展方向,其中首要方向就是“连接整个世界”。

那么,未来的特色小镇,必将是“互联网 ”与小镇的跨界融合,让每一个特色小镇与世界紧紧相连!

大国小城

“中国之美,小城发现”。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亦是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实践的主战场之一。在此背景下,方塘智库将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挖掘已有小城镇的多元价值,探索新的小城镇的发展模式,深度介入中国特色小镇发展进程。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凯发游戏下载的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