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城市,重新表达中国,城市中国、变革未来。

我们从现在就需要立足于将乡村作为“财富”存在进行更完善的分配制度设计,而如果要确保分配制度的动态博弈公平,就需要立足于整个乡村治理的变革来推进乡村社会的整体性变革。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提出“回到乡村治理”的命题。

今天的城市品牌营销效果的评估,越来越体现为超越纯粹的传播效果评估,而是必须要与区域和城市的招商引资、产业发展、人口迁徙相结合,追求更具体更直接的效果。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