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个快速变革,每天都在发生颠覆与被颠覆故事的时代,无论是要占领产业发展的高点,还是要占领区域发展的高点,最务实的战略就是协同各方力量,一起创造高点。

今天,在国内外城市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背景下,其表象是经济的差异,根源是文化的触碰,我们认为宝鸡具有独特魅力的价值符号应该是炎帝文化,这一融入中华民族血脉的民族之魂。然而,宝鸡似乎对这一城市品牌没有深入挖掘和营造,没有将其打造成宝鸡最具影响力的品牌价值。

在我看来,依靠新力量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进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对包括通辽在内的地方经济发展而言,将是必然选择。一方面,对地方政府来讲,以前政府握有的资源几乎可以在当地的发展中呼风唤雨,没有什么搞不定的,完全依赖本地的资源和市场就可以支撑当地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个地方政府所能配置的资金量在市场化的资金配置通道面前,可能微不足道。

无论是从西宁官方还是在民间看来,西宁都应该基于自己独特的资源禀赋,找准自己的战略定位,至少在某些方面与兰州一较高下,甚至赢取这场大西北地区的城市发展赛跑。

一座城市,或许它并不是一座经济发达、城市繁华的城市,但它一定是一座包容性的城市。不论它有多重的压力,它都应该尊重城市里每一个讨生的人。一座尊重城市里每一个个体的城市是城市最合理的存在。

广州是一座伟大的城市,包容开放的城市文化,就像一锅混合了多种食材的老火靓汤。但广州的继续伟大,则决定于每一代人的不甘平庸。广州明天的荣耀,也取决于我们这一代人做对了什么。

咸阳将以县域经济的均衡发展实现整体突围,县域经济的崛起将是关中城市群发展的有生力量,这是当下咸阳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我们站在秦岭之巅俯视关中大地,创新发展轴穿越历史古今,似乎为了使命而来,这个使命,就是大西安、新长安的东方城市之复兴。

在方塘智库看来,作为增量的优质城市空间营造实践,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必然离不开高品质的房地产开发,但是仅有房地产开发显然不是特色小镇建设所追求的,也不是主管部门所期待结果,当然,对参与地产开发的房地产企业而言,也很难实现投入产出的平衡。

今天的中国房地产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天的中国城市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天的中国社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房地产带坏了中国社会,还是中国社会玩坏了中国房地产。

抚今追昔,治水可谓不仅事关关中兴衰成败之根本,亦因历史上关中地区长期做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独特地位,客观上关中水利之治也是国家战略意志的集中体现,也一直是治国安邦的“千年大计”。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