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看来,如同所有寄望于科技来发展经济的国家来说,日本无疑是勤奋的学习者与实践者,即便其中不乏时运,但正是日本在二战后有计划地实施科技带动经济发展的策略,最终成就了其经济恢复与经济高速发展的光辉与荣耀。

无论是官员、还是学者,还是农村人,都需要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乡村振兴战略,振兴的是什么?怎么振兴?振兴到什么程度?标准是什么?如果不搞清楚振兴什么,到头来只能是依赖原来的制度、政策路径,各干各的事情,这样就会造成乡村振兴战略的失控。

如果承接地距离雄安新区太近,随着雄安新区的快速发展、生产力外溢和消费外溢,周边的生产生活成本将不可避免的提高,而这些传统产业在这些地方的转型不可能跑赢雄安新区的发展速度,所以,很快可能带来“二次搬迁”的问题,这不仅是这些产业集群所无法承受的,也是雄安新区周边地区的城市发展所不愿意看到的。

人们对乡村,总是会有概念上的误解。在过去,“落后”是农村的代名词,每当将其与城市放在一起,便被认为,是它占了城市的便宜。然而,当将它们两者放在情感诉求而非物质或人生诉求上来看待时,却是另当别论了。人在情感诉求上,总是惊人的相似:爱、人性之善。

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到美丽乡村,到乡村振兴,都是中国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的乡村发展战略。而“乡村振兴”代表了中国对乡村发展阶段的新判断、新表述,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新战略、新目标,以及对今后工作的新部署,势必会对中国乡村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当“北方鞋都”遭遇生死危局,行业协会、专业智库、龙头企业、各级政府,四方发力,快速反应,深度联手,通盘运作,共同推动河北三台制鞋企业主动转、抱团转、专业转,试图实现北方鞋都以“双转战略”(产区转移、产业转型)破局“双失困境”(农民失地、工人失业),并成就一个雄安新区传统产业成功实施腾笼换鸟的典型样本。

在国家战略和世纪工程的加持下,珠海不断在全国视野下刷存在感。现在看珠海这座浪漫之城,已经进入了继1980年建立经济特区之后,最好的一个发展历史机遇期了。海洋强国、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战略,相继在这里投放,珠海的未来充满了想象空间。

沈从文说,“我的情感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心有戚戚,少年时期较美丽的生活,大都不能和平海分离。

一年四季,花木兀自葱茏,一片蔚蓝相接,海天一色,外伶仃岛在珠江出海口,与香港相去十余海里,晴天的时候,可以望见港岛的璀璨灯火。 这片海域自古称伶仃洋,那一星孤岛,便得名外伶仃岛。

页面